盛言:两个国庆节,不同的感受

Share on Google+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被学校的“政治辅导员”硬往颈上缠了一条红布,被称作“少先队员”的时候,曾多次参加过所谓庆祝“十·一国庆”的活动,也曾莫明其妙地激动过。然而随着年岁与知识的成长,随着一次次政治灾难的光顾,我终于对这个“十·一国庆”失去了激情直到漠不关心,转而对当今大陆官方禁止提及、却在民间被不断关注与热议的“双十节”越来越有感情。

被毒害心灵的孩子

自从一九四九年中共在大陆夺取政权,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澎、金、马以后,不仅在台海两岸都各自庆祝自己的国庆节,而且世界各地的华人,由于不同的政治观念也分别在十月一日与十日这两天各自挂出五星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各自奏响不同的国歌,各自举行自己的庆祝仪式。但与此同时,双方又各执一词互相贬斥,或称对方为“伪庆”,或骂对方为“匪帮”,出现“汉贼不两立”的态势。尤其是中共官方在毛泽东暴政年代,为了强调其夺权和执政的合法性,更把中华民国及其政府说得一团漆黑,称其为“万恶的旧社会”,而将它本身自封为“光明的新中国”。

然而就在刚刚过去的“十·一国庆”,发生在北京的两件事,却令人无语。九月三十日,中共中央领导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篮,一群十来岁的学生在仪式开始前排成队列高唱赞歌,歌名就叫《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结合大陆当今权贵当道、金钱至上的现实,已足令人啼笑皆非,再细听其歌词竟有“顽强学习,坚决斗争”。才十来岁的孩子,叫他们去与谁“斗”?令人难解。接下来更离谱:“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乾净”!这首歌出笼于文革前,鼓吹的是阶级斗争天天讲,对敌人冷酷无情。历史早已证明这些谬论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一场浩劫式的大灾难.时至今日又被搬了出来,以如此暴力的语言,强行灌输进童稚的心灵,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心灵能不被扭曲么?

接下来再请看被尊为“最高学府”的“北大”,十月一号一大早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这样一条博文:“今天是祖国母亲六十五岁的生日,在这六十五年里,每一个艰难险阻都与每一次前进和成就相伴,岁月变迁里母亲的容颜依旧,中国也更加精神焕发.祝福你我亲爱的祖国!这里是北大,早安!”堂堂第一高等学府低眉折腰事权贵发出“媚文”,立即招来网民一片嘲讽与驳斥。网友@叶秋寒评论道:“你自己都一百一十六岁了,却要祝你祖国母亲六十五岁生日快乐,莫非这个祖国母亲是你的后妈?”有网友回帖更尖刻:“北大你自己都一百一十六岁了,你妈才六十五岁?你妈是充话费赠送的吗?”

更有网友义正词严地驳斥道:“‘祖国’是祖宗之国,是从古到今的血缘认同。‘祖国’是所居之地,这是对‘国’的确认,是从家到国的地缘认同。辽阔的土地,众多的人民,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这就是‘我的祖国’──一座文化的江山,是在血缘地缘怀抱中生成的文化中国,而非皇帝轮流做的王朝江山。”在民众一片驳斥与调侃声中,北大官方只好连忙将此条微博删除。把一个政党建立政权的纪念日,“拨高”和“拟人化”为“祖国母亲”的生日,拍马屁的技巧堪称出神入化。

幸亏中国还有台湾

台湾的“双十节”却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受。本来这辛亥(一九一一)年的武昌首义是结束中国千年皇权帝制,首开中华共和,从而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将此称为新中国诞生确是实至名归.岂是毛皇夺鼎登基所能与之相比的。然而在台湾虽有热烈庆祝,却无此类谀词出现.特别在今年的“双十节”当天,马英九总统更发表了力挺香港民众争民主、争取真普选的诉求,并响亮地喊出北京方面应让香港这一部份人先民主起来的主张,“充分实现十七年前大陆对香港的承诺:港人治港,普选特首,五十年不变”。马英九更称:现在是“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最适当的时机”。他还表示,台湾愿与大陆及港澳人民合作,共同探索中国大陆推动政治经济改革的最佳方案。

马总统在今年双十国庆节上这番义正词严、合理合情的讲话,堪称振奋人心。借用大陆官媒体常爱用的一个词,那就是全篇讲话“充满了正能量”。二十一世纪是一个以民主精神为时代主流的世纪.民主浪潮已席卷全球,一党专制绝对不得人心,且已气息奄奄。因此中国民众应“以民主为傲,以台湾为荣”,台湾已成为民主宪政的华人社会典范。中国民众也从香港民众的奋起,看到了中国绝不会是被民主遗忘的角落。因而这样的双十国庆,才应为全世界华人普天同庆!

“民国热”正在大陆兴起

随着邓小平的所谓“改革开放”和为了对台湾进行统战的需要,过去把中华民国和民国时期一笔抹黑的作法终于维持不下去了。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时间,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人们逐渐知道,即使在民国的二十年代,中国就有了民间办报刊和广泛的言论自由。这从鲁迅、胡适、林语堂、梁实秋……等人的文章中都可反映出来。人们也知道抗战八年,中华民国政府才是领导抗日的核心力量与中流砥柱。早在一九四七年至四八年,即使在国、共内战期间,中国已有了多党派的一人一票的普选,并颁佈实施了宪法。民国时期的教育,即使在八年抗战那样困难的时候,大学也是免费的,并培育出了多名终获诺贝尔奖的人才。那时的公立医院与公立中、小学收费都是低廉的,穷人是看得起病,读得起书的。今日已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大陆,却反而让广大民众为就医、为孩子上学愁断了肠,甚至家长为交不起学费而上吊,病人为无钱医病而自行“了断”!民国时期没有谁敢强拆民房、强占农地,也没有如潮的上访冤民和拦访、截访的“专业队伍”……。

现在中国人得以一点一点地从书籍、互联网等“缝隙”中得知民国时代的实际情况,于是“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的!这使中共当局忐忑不安,让官媒体《环球时报》跳出来破口大骂“民国热”,企图再把民众的眼、耳捂住,再让他们的谎言来控制民众的大脑.然而正像露出了“马脚”的魔术就无法再上演一样,被揭穿了的谎言是无法修复的,民众不可能再长期受骗.

二○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阅读次数:1,0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