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聚源中学,一对双胞姐妹的凋零

Share on Google+

琦琦佳佳遗像

5·12地震的当晚,我便在网上看到都江堰聚源中学的垮塌,其伤亡的惨烈震动了所有国人的心。18个班,每班60多名学生(最多的70多名),除了3个上体育课的班级,其他的都被瞬间坍塌的教学楼掩埋。

在端午节那天,我来到聚源镇,走进了在地震中失去了一对女儿的赵德琴的家。赵家很破旧,这种破旧的老房子很容易被地震摧毁,但它居然没倒塌。聚源中学四周的房子都没倒,包括那幢与它一步之遥的小学教学楼。可是,只建了十多年的聚源中学教学楼整体“粉碎性骨折”了,据说,它只支撑了7、8秒钟。

“地震前我就知道教学楼质量很差。我去开家长会,发现走廊的栏杆很不结实,上面的水泥都散了。我向老师反映,他们说,知道这个情况,已经给娃娃们打了招呼。我不放心,一再叮嘱两个女儿,叫她们课间时不要去靠走廊上的栏杆。”

赵德琴女士生了两个女儿,今年16岁,姐姐叫赵雅琦,读聚源中学初三(7)班,妹妹叫赵雅佳,读聚源中学初三(6)班。

走进赵德琴的家,迎面的红砖墙上挂着一张双胞姐妹的像,像下面的桌上,点着两支红烛,供着一些瓜果。红烛的中间,摆有一碗粽子和一碗盐蛋。

“今天是端午节,我给她们两姐妹摆上她们喜欢吃的粽子和盐蛋。”赵德琴站在女儿的像前低声地说。她看上去比较平静,也没掉眼泪。但是,她双眼下陷,面色蜡黄,嘴唇发紫,整个人明显憔悴虚脱不堪。

“别人痛一次,痛一个,我要痛两个,痛双倍。”赵德琴沙哑着嗓子说。“我一提到女儿,双手就发麻,心揪紧了,很难受。”

但是,她还是坚持往下说。

“地震时,我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一反应过来我就往学校跑。一进学校就看见地上到处躺着受了伤的孩子。他们看见我,叫喊:‘嬢嬢救我!’一些家长也赶来了,拼命叫娃娃的名字。不管叫谁,埋在下面的娃娃全都答应。我还救了两个学生,一男一女。他们被压得不重,掀开几块石砖就拖出来了。但是我没找到我的女儿......下午5点多钟,大女儿琦琦被挖出来了,她是挖出来的第六具尸体......

第二天继续挖,小女儿佳佳是在上午快10点时挖出来的,又是当天的第六具尸体......

有多少学生遇难?政府对外公布的是284人,失踪5人,受伤住院85人。但是,家长们都认为不止那个数。究竟多少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大女儿所在的初三(7)班只有一个男生幸存。地震时老师叫大家不要慌,不要动,只有那个男生没听招呼,他说,这么危险了,快跳!他推开窗户跳了下去,腿摔伤了,但命保住了。这个男生我认识,他叫向前成,一向比较调皮,不大听老师的话。他们班上,除了向前成,60多名学生,包括老师,全部遇难......这儿有我大女儿在班上几个好朋友的照片,你看看吧。”

赵德琴从一个小皮包里掏出几张女娃娃的头像,我注视着那一张张秀美生动的面容,刹那间竟不相信如此鲜活的生命已不存在。我把头像一一摄下来,并记下她们的名字:张延、周捷、张玲玥......

......我爱人说,我们去抱养一个地震孤儿,我不干,我心中装满了我的琦琦佳佳,她们那么乖,墙上那张像,是她们遇难7天前照的......

门外的暮色越来越浓郁,母亲的声音越来越沙哑。最后,她无力地垂下头,双手索索直抖。

我站起身,走到琦琦佳佳的遗像前,注视着她们遇难前7天留下的容貌。

两姐妹头靠着头,含着少女清纯甜美的微笑,睁着青春晶莹剔透的眼眸,满面阳光地面对着未来的人生和前面的世界......

烛光摇曳,红墙寂冷;

音容尤在,花季不存。

“黑暗,从地底升起,遮住了你明亮的天空。”

悲愤,在心头翻涌,冲塌了我无助的堤岸。

......

......

木公的博客2008-07-07

阅读次数:2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