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名“老艺术家”,我决定到浙江大学——这座享誉全国乃至在全球都能挤上号位的江南最高学府去摆个摊。

所谓摆摊,就是带着两张塑封过的A4纸(上面写着提供创业、写作、情感、前程、求道等方面的咨询指导,配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及公众号二维码),在校内草坪上一搁。

放好了道具,转身去欣享一下浙大校园的旖旎。非常的美。三月又正值大好春光,草绿了,树翠了,花开了,水波荡漾,学子穿梭。

一回头,却发现一名年轻保安手上拿着我的道具,一边对着对讲机说话。我踱步过去,和蔼地问:怎么了?是不能摆吗?不能摆的话,你把东西还给我,我包里收起来便是。

年轻保安一边对我的道具拍照,一边说,现在还不能给你。我就坐下看书。看了会书再严肃一点儿地问他:有什么问题吗?小伙子说,问题倒是没啥问题,但要等会。

一会儿来了个年长点的约莫五十岁的保安,问了几句,对着道具又是拍照并传给他们的领导,对讲机里一边汇报着情况。

年长保安说,学校里不能摆这些,除非经过学校同意,而且你最好现在就离开学校。

我笑了笑,那我收起来吧,不摆了,但是我要在草坪上看书,看完这个章节自会离开。

或许是看我上了一定年龄,手上又拿着书,道具上又写着是“林老师”,且回答身份时说是浙大校友,所以对我还算稍微“客气”。

就这样,他们把林老师“请”出了校园。我在浙大摆摊的计划只进行了三分钟。

出校门,看到浙大老校长竺可桢的题语:“诸位在校,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第一,到浙大来干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做什么样的人?”

我心想,竺校长太认真了,也不看钟表,以为还在民国的时空。不过,我也和竺校长一样认真,一样忘了钟表的指针停在哪,因永恒的事物超越人定的规则。

我在浙大摆摊三分钟,说来平淡无奇,倒是见怪不怪。

无论是职业院校、普通本科院校还是名校,相比几十年前,校园大多了、美多了甚至焕然一新,学生人数也多了数倍,但孩子们除了埋头读书,或耽于娱乐、恋爱,还能干什么呢?就像一个被写好的程序,成千上万的学生们在程序里面活着。这也是我们鼓励孩子们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欧美读大学的原因之一。走出程序,发现世界。

另,幸好才只三月份,若在五月底、六月初,恐怕更要“如临大敌”、“外松内紧”一些了。但我还是要继续“摆摊”的。

让我们同行 2019-03-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