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度才:打压许章润,能堵众人之口?

Share on Google+

许章润教授被封口已演化为中国知识界的群体性事件,许多清华校友和国内外良心人士发起联署在声援他。

他在2018年7月24日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提出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平反“六四”、杜绝援外撒钱等建言。这些内容不过是常识的表达,并无什么惊人之语。但在日甚一日的严酷形势下,他的表达确实需要惊人的勇气。

进入2019年,中共当局对政治风险的调门骤然升高。习近平在省部级领导干部研讨班的开班讲话中强调要有底线思维,防范化解来自各个方面和领域的重大风险,确保政治、意识形态、科技、社会等安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更是直接将“颜色革命”作为今年的主要挑战。这些风声鹤唳、严防死守的现象,表明习近平直接感觉到危机就在眼前。

3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强调“必须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有用人才”。他说的“要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就是一记发令枪,意味着学校——从幼儿园到大学——面临着一轮新的整肃。

许章润就成了打压的靶子,虽然他不是唯一的一个。近两年来,因“言论不当”而受到处理的高校教师很多多,如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史杰鹏副教授、山东工商学院李默海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谭松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翟桔红副教授、北京建筑大学许传青副教授、厦门大学周运中教授和尤盛东教授、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等。

按中共的逻辑,许章润属于“老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中的“右派”,属于“新黑五类”(维教异网弱)中的“异见人士”,也是最近出现的“六种人”(潜伏在内的第五纵队、异己分子、买办资产阶级、社会民主派、惶惶不可终日的腐败分子和被打倒的反动派的余孽)中的“异己分子”和“社会民主派”,是必须严厉镇压的对象。

许章润是法学教授,是法律共同体中的一员。法律共同体中的“公检法”早就完全沦为党的工具,成为了习近平扫除终身独裁障碍的“打手”;一直坚守法治理念的维权律师,被抓捕被审判被关监狱被吊销执业证的人数众多;法学教学研究领域也不会成为例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注定要成为被惩治的“典型”。

许教授有个职务: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在中国,只要真正研究人权,一定会得出与中共宣传完全不同的结论。这也预示他迟早会成为中共的”眼中钉“,必定会被清除。他被停职停课接受调查,一点也不意外。

许章润还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特约研究员,《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就发在天则所的网站上。天则所一直被打压,多次遭遇封门困境;去年10月22号,天则所的营业执照被吊销。他和天则所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废掉天则所之后,就会消灭他个人的声音。

对于那些激烈的反对声音如李承鹏等,早就封号禁言了。对于温和的反对声音如贺卫方、张鸣、于建嵘等,也被打压得无声无息了。许章润教授属于后一类,只要他发声,也是一定要被封口的。那些中立的声音,如娱乐节目(内涵段子、抖音和咪蒙等),也在被逐步清理,只要不表示效忠,也是不行的。接下来是必须效忠,比如必须下载“学习强国”,类似“早请示、晚汇报”,效忠不积极如积分垫底的,也是要受处罚的。

这样,“定点清除”许章润的脉络就清楚了。中共绝不会因为他发表文章已有八个多月而忘掉这件事,也不会因为有那么多人联署声援就放过他。

六年多来,习近平对民间社会的每一次镇压,都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但每一次的镇压都是“成功”的。例如,对新公民运动群体的镇压、对NGO人士的抓捕、709事件、佳士事件、打压基督徒、新疆集中营等,国内民间与国际舆论的压力无论多大,都如同用脚踢到钢板上,一点不会让中共有所收敛。从习近平处理刘晓波事件的过程(如面对154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呼吁释放刘晓波)来分析,习近平是一个根本不在乎反对意见的人,一个毫无人性的人,是一个彻底反人民的独裁者。
许章润教授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中说:“都说你能干肯干,这八项你只要干一件,我们就欢喜。你要是干三、四件,我们就心服口服。你要是全干了,则普天同庆。”看来,教授还是与人为善的态度,苦口婆心地劝诫习近平改恶从善,作一点真正利国利民的事情。仍然怀有这样一点善意的期待,说明完全没有看清习近平“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狠毒底色。

很多人被“收拾”了,许章润教授也不会例外。接下来还有很多人会被“收拾”,新疆集中营模式可能在其他地方铺开,夹边沟可能重现,社会环境不断恶化的趋势还会延续。

真有一天寂然无声,也并不可怕。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先例,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以至于“道路以目”,结局是:国人暴动!

有人说,习近平的政治难题不是“万无一失”,而是“一失万无”。确实,习近平的“敌人”,不仅是许章润们,也不仅是秦永敏们,也不仅是咪蒙们,还有中共的官僚,更有习近平的亲信们,谁都可能成为引发习近平终身独裁妄想崩溃的“蚁穴”。

公民:范度才
2019年4月5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阅读次数:1,1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