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4月22日-4月28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4月28日

编者:本周占中九子被宣布全部罪成,其中戴耀庭、陈健民、邵家臻、黄浩明分别被判囚16个月及8个月实刑。2014年9月26日至12月5日发生的港人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在历经四年多后,运动的主要发起者及领导者被控有罪。《国歌法》在香港进行立法以及修订《引渡条例》,加之北京对香港的蚕食和霸凌,令香港失去了自由和法治的根基。占中九子被宣判后,曾因“铜锣湾书店案”遭强迫失踪8个月的林荣基担心《引渡条例》实施后遭到进一步的政治迫害,选择避退台湾。而本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召开,让身处“敏感时期”的公民再次成为潜在的“敌人”,不仅北京,各地被限制人身自由者众。

本周良心犯的狱中境况再次成为本网关注的重点。仅从吴淦、陈云飞、杨恒均、纪斯尊等个案中,让我们看到良心犯遭受酷刑的普遍性及严重程度。如何有效地、持续地关注狱中良心犯的健康及生命安危,如果保障良心犯在狱中的基本权利,如果让良心犯的家属勇敢地面对当局的威逼利诱,也是每一位抗争者必修的课程。

一、吴淦受酷刑后遗症折磨,陈云飞拟就狱中遭酷刑提起申诉。正在福建省清流监狱服刑、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8年的吴淦,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期间,长期遭受酷刑折磨虐待,腰部承受无力,弯腰直起时有拉扯刺痛感及腰部僵硬,提物时出现闪痛,因在狱中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目前腰部情况更加严重。颈椎部位长期剧烈疼痛,以致夜晚都难以入睡,因颈椎疼痛引发的肩部剧烈疼痛及手臂无力,甚至连抬手都十分吃力困难。血压出现异常,经常伴有头晕头疼,心脏不明原因跳痛,等等。而申请材料也被监狱方扣押;另外,3月25日出狱的公民活动家陈云飞,在关押期间曾遭受酷刑折磨,其中包括“鸡啄米”(即将手和脚铐在一起)、“龙抱柱”(即将手与大腿铐在一起)及“打亲家”(即被迫弯曲对折成大虾状,生活无法自理),陈云飞曾连续14天遭受这样的酷刑,14天酷刑结束时走路艰难,走几步便汗流直下,全身疼痛致其彻夜难眠,陈云飞还被强迫睡在患有肺结核及肝炎犯人的床上。为了阻断外界对陈云飞的关注和声援,陈云飞的上诉被驳回后,监狱方在未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三度将陈云飞转监,致家人及律师无从探视。出狱数日后,陈云飞仍感浑身无力,走路出虚汗。

吴淦、陈云飞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情况并非个案,良心犯因拒不认罪,因坚持上诉及申诉,因控告监狱方侵害人权的行为,往往会遭受更严厉的处罚。他们无法减刑,病痛得不到有效的医治,因为披露狱中遭受的迫害,还常常被剥夺与家人的通信权和亲属的会见权及上诉、申诉的权利。

二、杨恒均被羁押逾三个月,健康恶化仍被禁见律师。被控涉嫌间谍犯罪实行“指定场所监视居住”的杨恒均,自2019年1月19日杨恒均自澳大利亚返回中国时被抓捕至今已逾3个月,至今未获准律师会见,近日传出杨恒均身体健康状况恶化,时常头晕耳鸣、血压增高、消化不良、行动能力退化、身体消瘦、甚至失忆。杨恒均所遭受的酷刑包括剥夺睡眠、不准读书、不准交谈、不能放风、疲劳审讯、不准律师会见,等等。

失去自由后短短的三个月,杨恒均就出现行动能力退化甚至失忆,没有在中共的监狱里坐过牢的人很难想象出,杨恒均到底遭受了什么!近几年中共除了对良心人士刑讯逼供等迫害,还采取禁止律师会见、威逼、株连受害者亲属、强迫认罪悔罪、封锁良心犯在狱中的所有信息等手段,令良心犯在狱中孤立无助,也令外界找不到关注点。

三、“赤脚律师”纪斯尊刑满,生命垂危被直接被送ICU病房。4月26日是福建人权捍卫者、“赤脚律师”纪斯尊刑满出狱的日子,然而,家属因一直受当局蒙骗,拒绝到福建省建新医院去接人。由于纪斯尊在服刑期间一直病情危重,被樟州司法局从监狱医院接出直接送进芗城医院的ICU病房,家人无法自由探视。纪斯尊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等多种疾病,2018年2月在服刑期间,纪斯尊因意识不清、处于半瘫痪状态被转往福建省建新医院关押,此后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处于病危中,律师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遭拒。

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都不被获准保外就医。中共如此漠视良心犯的健康权及生命权,可见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存境况和生命健康已经刻不容缓。

四、“129”教案仍有人遭羁押,无一人获准会见律师。“12.9”秋雨圣约教案发生近5个月以来,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涉嫌“非法经营罪”和涉嫌“寻衅滋事罪”等罪名而遭到羁押的基督徒达49人,其中被刑事拘留人员为28人,除了19人相继被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得自由外,仍有包括王怡在内的8名基督徒被关押中,被关押者无一人获准会见律师。

秋雨圣约教会遭到的逼迫是中共肆意侵害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又一铁证,中共不仅对基督教强拆十字架和教堂,还对所有不服从的其他宗教实施迫害和严控,中共所谓的“公民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前提必须是在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之下。

五、桂林网友蒋晓松因推特言论被行政拘留。中共对网络言论自由的钳制一直未有放松,4月19日,桂林网友蒋晓松疑涉推特言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行政拘留15天。而四川网络活跃人士程爱华(网名佩利)于4月16日中午被警方传唤留置24小时后处以5日行政拘留,因病暂缓执行。程爱华被处罚亦是因为网络言论。

在推特、微信上发言而受到处罚的人士越来越多,曾因言多次获罪的高瑜在推特上表示:为啥单选7日鲜啤酒?因为发推特被拘留7天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是在拘留所相识的。可见因言获罪受惩处在中国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看来中国公民争取言论自由的道路还很漫长。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8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