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8日 16:27
丁力

华盛顿 —
一系列迹象显示,被关押两年后而在今年2月28日获释的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仍然处于当局的严密监控下。他的目前旅居美国的妻子金变玲介绍了最新情况。

金变玲表示:“4月28日上午与国内联系,知道刚刚派出所到江天勇律师父母家,希望江律师配合他们的工作,改善关系。江律师说:‘你们总是骚扰我生活,侵犯我的权利,每来一个朋友邻居你们都拦着查证件,还不出示自己的证件,连姓名都死活不肯说,既不依法办事,也不符合基本人情事理,我怎么配合你们的工作?配合你们就是配合违法。你们只要依法办事,我们关系自然就和谐了。公务人员只要依法办事,全国都和谐了。’

“江律师妈妈也说,‘那些看守的人也不像是公安的呀,完全是黑社会。’派出所的人说江律师回来以后给了他们很大压力。真是好笑,江律师自从刑满释放回家,就应该有去医院看病的自由,有看望朋友和朋友看望他的自由,现在你们天天有二十几人五六辆车,24小时看守和跟踪江律师,倒说江律师给派出所压力了!”

​此前,3月14日,人权团体国际特赦组织发布紧急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停止监控和限制已经服完刑期的江天勇,还有他的家人,还他们自由。

金变玲表示:“江天勇律师刑满释放到今天整整两个月了,中国公安仍然严密监控江律师,不允许见朋友、不允许自由行走或离开老家、江律师无法进行体检、不能自行找工作维持生计(江律师也需要抚养孩子、赡养年迈体弱的父母)、不让江律师出境与妻子孩子团聚。

“最近,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忙着在江律师父母家附近租房子,开始时邻居不租给它们,它们又威胁马路边上一户人家,要在人家屋山头(朝马路的山墙)上搭棚,人家被迫答应,但邻居们议论太多,该户人家又不同意了。现在它们又出高价2000元每月租一居户房子三年,准备长期控制江律师。 ”

江天勇律师2004年开始执业,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山东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案、2007年山西黑砖窑奴工案,以及法轮功案等。2015年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发生后,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

江天勇2016年11月在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人权律师的家属后被失踪,2017年6月被依“煽颠”罪名批捕,8月被庭审,11月被判刑两年。中国当局称江天勇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发表抹黑中国司法机关言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多个国际人权组织曾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江天勇。

VOA

公安再制造“东师古” 拟长期看守709案律师江天勇

2019-04-28

709案获释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出消息,公安周日(28日)再到江天勇父母家作出威胁,而国保已在江家附近租房意图长期监控。金变玲认为当局再制造类似关押陈光诚的「东师古」孤岛,她呼吁当局兑承诺,还江天勇旅行、就医等自由;有维权律师批评当局对江天勇实施非法软禁。(吴亦桐 / 刘少风 报道)

在2月28日刑满获释的709案律师江天勇,至今仍然未获真正自由。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周日(28日)对本台透露,江天勇父母所在地的公安,再到他们家中作出威胁,要江天勇配合他们的工作。怀疑是当局报复近期709案家属、维权律师探望江天勇。

江天勇怒斥公安对友人探望设置障碍、侵犯合法权利并骚扰全家生活;而江母亦指负责看守江天勇的人,有如黑社会。

金变玲透露,目前政府每天出动二十多人及四、五辆警车,全天候24小时看守和跟踪江天勇;国保亦在江天勇父母家附近,高价租用民居派驻看守入员,租用合约为三年,显然当局有长期监控江天勇的意图。

金变玲说:派出所的人到家里来,让江天勇配合它们的工作……江天勇也很生气,他说:你们老骚扰我的生活,阻止朋友来看我,我出去你们就贴身跟著,也不让我去看病……江天勇已经知道国保在邻居那地方要高价租房,签三年的合同,准备长期看守江天勇,很担心江天勇像陈光诚那样成一个「东师古村」孤岛。

曾突破看守成功探望江天勇的709案妻子王峭岭早前透露,江天勇腰椎受伤且记忆力严重衰退,是酷刑带来明显的后遗症。

金变玲周日向本台指出,709案律师在被羁押和监禁过程中,都受到巨大的心理创伤,无法就医使他们的身心健康继续恶化。金变玲强烈要求当局,给予江天勇自由就医、旅行、工作等权利。

金变玲说:中国政府既然说你是依法治国,你就要按法律来还给江天勇自由。我也更希望江天勇来美国看病、治疗。但是连出它那个村都是很艰难的,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江天勇。

这次并非江天勇获释后首次遭到公安威胁,早在4月初,国保一度对江天勇和家人作出死亡威胁。上周三(24日),维权律师张科科、闻宇和基督教传道人阿锋再探望江天勇,虽然看守人员百般阻挠,最终得以见面一个小时。

张科科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当局目前对江天勇采取的措施,是非法的变相软禁。

张科科说:江(天勇)律(师)出来之后应该是一个自由身,所有人都可以去看望他的,官方对他就是一种非法拘禁的软禁状态。这样是剥夺他的人身自由的,相当于换了个地方羁押了,非常的不合法,这样对他的身心也是折磨,整个形势就不太乐观。

目前旅美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早年遭打压入狱,2010年出狱后当局在其老家山东临沂东师古派驻数十人员看守,而得悉陈光诚专案维稳经费每年逾三千万,几百名网友曾发起探望行动。「东师古」亦成为良心犯被当局继续变相羁押的象征。

本月初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中欧人权对话上,欧盟向中国当局提交促释名单,其中包括江天勇、周世锋、吴淦等709案律师和公民;而国际特赦组织3月中向江天勇老家的河南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局长发出紧急呼吁书,要求停止监控和限制江天勇及家人的自由。

现年48岁的江天勇,2004年开始律师执业,曾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案件,遭当局多次报复和秘密羁押;2015年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后,他为营救被捕律师奔走, 2016年11月在长沙遭秘密拘捕,其后被以「煽颠」罪判刑两年。据悉,江天勇期间遭受酷刑、服用不明药物、及被逼电视认罪。

本应2月底刑满的江天勇,当日被国保带到秘密地点与外界隔离,后来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下他被送回父母家,目前仍被国保持续监控。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