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仲、羊子:为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加砖添瓦

Share on Google+

共产主义的幽灵在世界上游荡了150多年,给许许多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人类终于越来越清醒地认清了共产主义给世界犯下的罪恶。终于,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市中心矗立,昭告全人类,共产主义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个消息让我们想到了位于华盛顿市区中心的“美国二战大屠杀纪念博物馆”(American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在博物馆中的一面墻上,写着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埃利 ? 维索(Elie Wiesel) 在他的见证《夜》这部书中的一段话: “我决不会忘记那一夜,那将我的生命推进漫漫长夜的集中营里的第一夜 …… .我决不会忘记那硝烟,我决不会忘记孩子们的小脸,我看见他们的身体在寂静的蓝天下被化成烟雾。我决不会忘记那永远地毁灭了我的信念的火光。我决不会忘记那夜的寂静,它吞噬了我对永恒和生命的渴望。我决不会忘记那谋杀了我的上帝,我的灵魂,将我的梦想化为灰烬的瞬间。即使我被宣判将活得和上帝一样长,我也决不会忘记那一切。决不。”所有去过那里的人们都不会忘记那一本本见证一个个生命被屠杀,被迫害的小册子;不会忘记奥斯威辛集中营里的毒气室;不会忘记那些嵌刻在一面面玻璃上的,密密麻麻的被害人姓名;不会忘记那承载过犹太人生命的见证了死亡的数千只鞋;不会忘记《安妮的日记》和《夜》…… 这所有的这一切告诉我们:“为了死去的和活着的,我们必须作证”。

是的,为了那些在共产主义的罪恶中死去的和活着的,我们必须作证:为那些在古拉格群岛中被屠杀,被践踏的生命;为那些被苏军的坦克碾碎在布达佩斯街头的生命;为那些被红色高棉残害的涓涓的鲜血流成了河的生命;为那些千千万万倒毙在夹边沟,青海湖的生命;为林昭,遇罗克,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的生命;为八九六四饮弹的生命;为1959到1962的三年间倒毙在中国广袤大地上的数千万条的生命;也为那些中越边境数万坟冢下无名的生命;…… 为所有的被共产主义吞噬的超过了一亿个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生命,我们, 必须作证!

当人类进入到21世纪,我们更充分意识到共产主义的邪恶性。其中,中国共产政权堪称之最。当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曾受到、和正在受到共产主义摧残的国家的人们在一起探讨了十余年,最后一致赞成将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造型,从三个草案中确定为曾经于“八九六四”前屹立在天安门广场的,惨遭中共坦克蹂躏,推倒的《民主女神像》,我们感悟到八九六四虽然被残酷地镇压了,但她的影响绵延深广,她是催化剂,催化了共产主义在东欧各国如摧枯拉朽般的灭亡;同时也知道了世界没有忘记中国人民还在共产主义幽灵的掌握中,全人类还需共同的努力,无疑这是对苦难中国民众的道义上的声援。为建这座纪念碑,美国政府提供了土地,而修建资金全部来自私人捐款。越南人,爱沙尼亚人,拉脱维亚人,立陶宛人,和台湾的民主基金会慷慨解囊,据说还没有收到多少从中国大陆来的中国人的捐款。在美国,受共产统治迫害的中国人不在少数,因着八九六四,因着我们的同胞的牺牲而拿到居留身份的中国人成千上万。我们明白这是经过中共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洗脑,渐渐令人疏远了…… 我们寄望并相信在美国的华裔,华侨们都明白,至少会知恩图报。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当得知《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建造费和维修费共需75万美元,尚差20万美元时,我们觉得我们这些在美国享受自由,民主就像享受水和空气一样的曾经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应当为这座纪念碑添一块砖,加一块石,让我们捐5美元,10美元,50美元……,让我们为共产统治的受害者们作证,为了我们的后代,我们后代的后代不再生活在共产统治的恐怖中。

我们两人渺小又普通,但是我们见证了共产主义给中国带来的灾难,我们见证了共产统治对中国人民的扼杀。我们知道:“为了那些死去的和活着的,我们必须作证”。我们向《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捐款1000美元,为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加上一块砖。

这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将和美国二战大屠杀博物馆一样,见证着共产主义和法西斯的残暴。并“在这死亡与泪水的祭奠中,成千上万的朝圣的脚步持续地努力,去踏碎人类重复罪恶的可能。 ”

请大家行动起来,上网捐款。

(羊子女士的先夫王若望先生生前一直期望能建立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纪念碑或纪念馆。羊子女士捐款也是为了实现王若望先生的遗愿。九天之上,王老必将深感欣慰。编者谨记)◆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06年2月28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4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