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子:缅怀悲壮而响亮的王实味

Share on Google+

王实味被毛泽东所害

去年,旅居英国的作家张戎女士与她的夫君乔·哈利戴(Jon Halliday)和她的弟弟张朴三人访问美国,有幸在一图书馆大厅聆听张戎介绍她与夫君合着长篇政治传记《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听后大为动容,多年来萦绕我脑际的困惑,终于理出个头绪。我想这本书也许最终可以吹响瓦解中共的号角。

已经有读者介绍了该书很多具体的鲜为人知的故事,如强渡大渡河,卢沟桥事变纯属虚构等。是的,经过仔细阅读,我对于1942年所谓的延安整风——文艺座谈会的理解最为刻骨铭心,尤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红色恐怖让我寝食难安,虽说曾经私下有人提起过,但都是些皮毛;二次书作者花11年功夫,搜集大量实证,描画出毛泽东那种病态的、喜欢毁灭的“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其实就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直到亲眼看着他的对手活活死去时所感受的快感。

因为先夫王若望在1942年也在那红色恐怖中挨批,1943年被发配到山东,当时他们党内就流传说王若望是山东的王实味。早在国内时我也问过:王实味究竟为何遭杀身之祸?若望说过:“当时投奔延安的我们,都有受骗上当的感觉,都觉着死气沉沉,王实味是位敢言的作家,他在延安的小砭沟墻报上公开挑战毛泽东的权威,很快就成了毛泽东的俎上肉;接着我在延安的大砭沟编辑的轻骑队墻报也成为批判对象。王实味被抓后,我接着也被贬到山东,成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整个延安,政治空气凝固了,人人自危,我无法提供你更多资料,我祇明白,王实味的被杀,实际是毛害的(我还记得他压低嗓音说——羊子注),本来我也没命的,是罗荣桓救了我”。

上述背景,使得我对书中描述王实味的章节读得更加认真。

王实味对共产党内邪气的批判激怒毛泽东

王实味是年轻有为的党员作家,曾经翻译过恩格斯和托洛茨基的著作。延安的《解放日报》连载他的文章“野百合花”,毛泽东一看就留神并警觉起来,王实味写道:延安青年近来似乎生活得有些不起劲,而且肚子里装得有不舒服。

为什么?我们生活里缺少什么呢?有人会回答说:我们营养不良,我们缺少维他命,所以……。另有人会回答说:延安男女的比例是‘十八比一’,许多青年找不到爱人,所以……。还有人会回答说:延安生活太单调,太枯燥,缺少娱乐,所以……。这些回答都不是没有道理的……但谁也不能不承认:延安的青年都是抱定牺牲精神来从事革命,并不是来追求食色的满足和生活的快乐。

那意思是,延安青年失望了,对等级制度失望了,对革命队伍缺乏‘爱和热’失望了。王实味又引用路上听到的两个青年女子的一段对话:‘动不动,就说人家小资产阶级平均主义;其实他自己倒真有点特殊主义。事事都祇顾自己特殊化,对下面同志,身体好也罢,坏也罢,病也罢,死也罢,差不多漠不关心!’‘哼,到处乌鸦一般黑,我们底ⅹⅹ同志还不也是一样!’‘说得好听!阶级友爱呀,什么呀——屁!好像连人对人的同情心都没有!’……

王实味的《野百合花》在《解放日报》上的连载,日益尖锐,毛泽东猛拍办公桌上的报纸,厉声说道:“这是王实味挂帅还是马克思挂帅?”立刻,报社受到整肃。

王实味于是在毛泽东还允许的墻报上发表自己更尖锐的思想,他大声疾呼:“党内的邪气必须消灭”。“我们还需要首先检查自己的骨头。向自己发问:同志,你的骨头有毛病没有?你是不是对‘大人物’(尤其是你的‘上司’)有话不敢说?反之,你是不是对‘小人物’很善于深文罗织?要了解,软骨病本身就是一种邪气,我们必须有至大至刚的硬骨头!”

一天晚间,毛泽东打着马灯去看了王实味的墻报。他看到激动的人群,感到了王实味极大的号召力,当即决定狠整王实味。他曾说:“不少人,从很远的地方跑到小砭沟看王的文章,但没人看我的呀!”……

从此,王实味厄运连连,当年身居北京、看不惯国民党的腐败,一心向往延安的新民主主义理想,积极追随延安、奔赴延安的有为青年王实味,从此被迫禁声、被抓。直到1947年中共撤离延安时,带上了王实味,7月途经山西兴县,一个漆黑的夜晚,背后一把大刀,砍死了这位勇敢坚持理想的王实味,将他扔进了一口枯井。

纪念公开挑战毛泽东权威者的英灵

至今绝大部分人不明白:王实味死得忒冤! 至今国内大多数人照样不明白王实味,而且由于是秘密处死,60年前的延安,鲜有人知道那个红色恐怖发源地的真相;中共夺权后,官方又讳莫如深,延安活下来的人,正派人几乎都噤若寒蝉,权棍们则效仿毛泽东,继续迫害自己的反对派。广大民众呢,就不明不白,加上年代远去,淡忘了这位先贤。王实味惨死60年了,面对中共党内第一位敢于公开挑战毛权威的人的英灵,作为后人的我(可悲者我也年近古稀),读罢毛传后,才深刻了解一些王实味真实的冤情,原来这是毛泽东首先引用红色恐怖处死他忌恨的能人,毛都死了31年了,而我们至今对毛泽东思想还是战战兢兢,缩手缩脚,人生有第二个60年吗?我觉悟得如此缓慢,在王实味英灵面前,我感到羞愧,当今国人,恐怕像我一样,也不一定意识到纪念王实味其实就是讨伐并清算毛泽东的开始;笔者以为,祇有全民公开声讨毛泽东思想的那一天,中国方得救。

我想说,王实味是首先揭露毛共欺骗、虚伪的党内自由知识分子,用今天的眼光看,王实味是首先为中国自由文化而遭杀的精英。他是中共党内早期死在中共刽子手屠刀下的知识分子冤魂,可以说正是从对王实味大开杀戒,加上60年来掩盖真相成功,导致全国日益疯狂的政治迫害运动,如后来的三反五反,反右运动的引蛇出洞,文化革命以及邓小平们制造的六四惨案、江泽民们疯狂迫害法轮功信众祸延至今。这些都是继承毛泽东衣钵的作为,都是一脉相承的呀!当1957年自由知识分子大灾难临头时,单纯的知识分子们并不清楚毛的“阳谋”究竟为何物,还积极鸣放,结果是一个不漏地遭到清算;如今虽说全国人民经历过灾难深重的痛苦,可是中共又迫使全民忘却记忆。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直接的后果是自由文化雕零,民族精神萎靡堕落;当年青年人热衷“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优良学风安在?

中华民族不能萎靡,不许堕落!有幸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决定率先纪念第一位为此丧生在毛屠刀下、长达60年无人关注的孤独的屈死者王实味,他是我们60年前自由文化的先知、圣贤,我们必须纪念他,承认他的历史地位。想来至今王实味的尸首都无人善后处理,在山西兴县,后人们是不是应该为他建立一个纪念碑?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都是当代俊杰大才,希望用你们的聪明才智纪念王实味,一慰泉下孤魂,二慰忍辱至今的遗属,三向世人还原真相,是神归庙,是鬼归坟,对历史负责。

(2007-3-23)◆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5,3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