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海: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Share on Google+

2019年5月16日

因“一带一路论坛”,从4月22日被软禁到28日。因“世界园艺博览会”,从4月29日被软禁到30日。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从5月12日遭软禁,还不知道要被软禁到什么时候。

正好在5月7日这天,我们是自由的,我和高洪明去看望了王连禧。高洪明曾和王连禧一同坐牢,很是牵挂王连禧,在这个见面时,他送给了王连禧2百元钱。

高洪明是一个良心犯,也曾坐牢10年,目前近70岁。原是外交服务局干部,因为是良心犯,没有退休金,仅靠低保生活。还好,因有家人,他还能正常生活。

1、王连禧曾是六四中的死刑犯,因智力低下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家也遭拆迁了,而且对王连禧拆迁补偿也不知去了那里。2007年8月1日,出狱后的王连禧无家可归,曾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曾被关进精神病院里。

1年后,离开精神病院的王连禧被街道临时安置到北京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一间不到十平方米,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又黑、又潮的小房子里。

2017年11月,王连禧患了肺炎。2018年2月王连禧骨折,住院做了手术。出院后被街道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周家巷社区卫生服务站所办的金山养老院里。2018年5月3日,因尿储留,在北京老年医院急诊室住院几天。目前长期住在金山养老院里。

2、这些年来,一些朋友没有忘记王连禧,他们尽自己的能力帮助王连禧

王连禧出狱后,父母去世,他独自一人,智力低下,靠低保生活,十分艰难。这些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众弟兄姊妹,一直牵挂着王连禧,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帮助王连禧,来写文章希望大家关心王连禧。

2016年底,加拿大的一个朋友(DONG弟兄)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通过微信给我转来3千人民币,说是几个朋友、弟兄姊妹一起奉献的,希望能够帮助王连禧改善一下生活。为此,我先后几次转送给了王连禧,并每次转交后都写了文章。因看到我写的文章,一微信好友(主内肢体)通过微信转给我6百元人民币,也让我转交给了王连僖。

2月10日,在得知王连禧骨折住院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给王连禧的一点奉献(600元)。并写了文章《29年前的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希望大家来关心王连禧。

2月22日,王荔蕻大姐通过微信转来5百元钱,让我转交给王连禧。为此,在26日我来到了北京健宫医院骨科,再次看望了王连禧,将5百元钱,转交给了王连禧,后我写了文章《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给予帮助》。

4月4日,我曾去来到金山养老院,带去了高洪明对王连禧的问候,并将高洪明的200元钱转交给了王连禧。

3、在得知王连禧手术后孙立勇、周锋锁送来了爱心,这段时期我们间断地转送去爱心

王连禧确实真的需要大家关心了,他年纪老了,6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了。

去年2018年春节,在得知王连禧手术后,澳洲的孙立勇弟兄,美洲的周锋锁弟兄,转来了一些经济上的帮助,让我转交给王连禧。

今年2019年春节,澳洲的孙立勇弟兄又转来了一些经济上的帮助(澳元1千,折合人民币4816元),让我转交给王连禧。

因王连禧情况,我们不得不来分次的转交给王连禧。

(1)、2018年4月4日,我带着孙立勇、周锋锁这些弟兄的爱心,来到金山养老院。我在养老院会计那里存了1千元钱,王连禧可以随时去会计那里去取,来买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后我写了《养老院里的王连禧感谢高洪明孙立勇周锋锁的关心》。

(2)、2018年5月8日,王连禧因尿潴留在北京老年医院急诊室住院治疗,我和陈洪旺弟兄来到北京老年医院,因夏天了,我买了一些夏天穿的衣服和一些水果,花去近500元,并给王连禧留下500元,共1千元钱。后我写了《看望又住院的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等朋友的爱心》。

(3)、2018年6月26日,我和周磊弟兄去了西山,先去看望了也在西山住养老院的李克老牧师,之后去看望了王连禧,周磊弟兄买了水果。我转交给了王连禧1000元钱。后我写了《六四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4)、2018年9月13日,也就是在中秋节前,我和周磊弟兄、周梅姊妹,先是看望了李克牧师,之后看望了王连禧,周磊弟兄买了水果。我转交给了王连禧1000元钱。后我写了《2018年中秋节前基督徒看望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5)、2018年10月30日,我和周磊弟兄、周梅姊妹、李青姊妹,先是看望了李克牧师,之后看望了王连禧,周磊弟兄买了点心。因天气凉了,用200元给王连禧买了秋衣、秋裤、内裤、棉鞋、袜子,并转交给了王连禧300元(因住在养老院里,花钱的地方并不多,还有不少钱在养老院会计那里存着,故只转交了300元),共500元。后我写了《天气凉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6)、2018年11月14日,我和周磊弟兄去看望了王连禧。上一次看望王连禧时,王连禧希望能给他带个小电视来,养老院的电视很不清楚,无法看。为此此次去,周磊弟兄带去了一个小电视,我转交了500元钱,后我写了《给王连禧送去小电视和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7)、2018年12月18日,在圣诞节前,我和周磊弟兄去看望了王连禧。因近来天气很冷,周磊弟兄给王连禧送来一些保暖的衣服。我给王连禧买了一双棉鞋和几双袜子,花去100元,并转交了400元钱,共500元,来带去了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现我已经转交给了王连禧5千5百元钱,后我写了《圣诞节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8)、在2019年1月30日(昨日),我和周磊弟兄去看望了王连禧。因快过春节了,给王连禧买了一身棉睡衣、2条秋裤花去571元,2条内裤花去59.9元,糖果122.36元,点心24.35元,香肠15.66元,共793.27。并转去200元,共1千元,来带去了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后我写了《春节了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9)、在2019年2月21日(阴历正月十七),我去看望了王连禧。给王连禧买了烧鸡(42.17元)、糖果(30.97元)、咸菜(13.11元)、饮料(16.40元),并给王连禧账上存上了400元。共502.65,即为500元,现我写了《春节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10)、在2019年3月27日,我和山东访民李玉(单身母亲)去看望了王连禧。给王连禧买了运动裤两条(150元)、内裤两条(58元)、点心(66.82元)、多种食物(166.94元)、熏鸡(42元)、熟食(29.10元)等,大约共计500元。现我写了这《我和访民李玉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11)、在2019年5月7日,我和高洪明去看望了王连禧。给王连禧买了运动裤两条、跨栏背心3件(共250元)、T桖1件(30元)、多种食物和电插座(364.68元)等,大约共计644.68元。现我写了这《我和高洪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锋锁的爱心》。

现我已经转交给了王连禧8144.68元钱。

现写此文,还望大家都来关心王连禧。尤其是,王连禧原来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他的父母和他居住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并且家也遭拆迁了,家也没有了,成了现在的金融街。(在拆迁中,对王连禧的补偿去了哪里?还请有法律知识的朋友,尤其是律师朋友,帮助一下王连禧。)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6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