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宗教圣城再燃民主薪火

Share on Google+

右起:法学家马丁·萨特勒教授,廖天琪会长、狄雨菲、海涅·罗泽教授(Prof. Dr. Heiner Roetz)。图/田牧

世人有个误解,科隆是因为有了直入云霄的科隆大教堂而扬名,其实不然,在尚未兴建科隆大教堂之前,科隆已经与耶路撒冷、君士坦丁堡以及罗马一般,同被列为基督教的圣城。

五月的圣城科隆,阳光明媚,湛蓝晴空。20-21日,第九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国际研讨会,在位于科隆莱茵河南岸的古城区道依茨市民中心举行。

远方的朋友聚集圣城

昨日,来自于世界各国的与会朋友,络绎不绝的抵达科隆会址,他们是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董事黄嵩立,监事魏千峯,公民力量的杨建利,中国民联的薛伟,民阵总部的唐元隽,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力夏提,维吾尔作家诗人凯撒,法学家马丁·萨特勒教授(Prof. Martin Sattler),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记者狄雨菲(Didi Kirsten Tatlow),《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独立中文笔会的张裕等50余位与会朋友。

本次研讨会的组织者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全球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民主中国阵线召集人费良勇,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等一直忙于接待远方来客,不亦乐乎。

共同走过的十余年历程

昨晚,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也从柏林赶来,对“民主论坛”来说,他一半是主人,一半是客人,这个组织当年是他帮助创立的,“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组织名称,还是谢大使与台湾外交官唐小莉的建议。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也从柏林赶来,在“民主论坛”致辞。图/田牧

该组织成立于2006年,在这13年中一共举办了十二次这样的国际论坛会议,在德国的柏林、科隆、慕尼黑,在日本的东京,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等都举办过国际研讨会,特别是2007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大厦中举办过论坛会议,2010年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举办过论坛会议等等。

中国的民主之路艰辛与坎坷,需要依靠全球的正义力量、民主力量的支持、促进与推动,这是我们这个“民主论坛”的起源与历程,同时也与台湾朋友支持与相助分不开的。

命运共同体风雨同舟

前些天,谢大使就给大会发来了贺辞,文中写道:‘科隆’(Köln,Colonia Claudia Ara Aqrippinensium)这个名字,众所皆知,其来源系基于罗马人在日耳曼人地区之殖民作为。Köln即Kolonie(拉丁文:colonia,英文:colony),而可远溯自印欧语的‘*kwel-’,本意则为‘revolve,move round,sojourn,dwell’,乃‘翻转(泥土)’、‘四处打遛’、到‘暂留’,再到‘居留’下来之意,亦即,除了我们所熟悉的‘殖民’之外,这个字其实亦可用来形容一个在异乡从落地到生根的过程。

‘科隆’的相对实则乃离土断根的家乡,今天许多在家乡不愿随波逐流、不愿趋炎附势、更不愿出卖灵魂的中国人,被中国共产党所迫而离土断根地在外聚集于这个叫做‘科隆’的城市,继续集思广益地为中国寻觅一条通往自由、和平的大道,就此看来,‘科隆’这个城市的确是有意思的,因为,无巧不巧,‘科隆’有时亦被译为‘古龙’,如‘古龙水’,也就是说,今天,众人就站在中国这条‘古’老的巨‘龙’上,准备翻转它,——不是革命,而是颠覆中共在中国铺天盖地的谎言及教条:言论自由、多党制度、宗教自由、集会自由等皆与中华文化不相容。实情则是:和这些自由不相容的不是中华文化,而是中国共产党。值得一提的是,流亡在外,有家归不得的中国人、图博人、维吾尔人、南蒙古人、香港人和捍卫民主灯塔的台湾人等,因同受中国共产党之迫害或威胁反而成了真正命运共和体的兄弟姊妹,互相扶持,共同在‘自由’的概念里寻觅到共享的‘原乡’,等待圆一个美梦。乃贺之,有诗为证:

“奋为自由不顾身,离乡背井泪水吞。中国民主何日真?就等老共腿一伸!”

祝贺与期待

著名记者、报刊与网络专栏作家高瑜也发来了贺信,信中写道:“科隆‘民主论坛’要召开了,这是令人兴奋的消息。我和姚监复、李伟东两位先生一起参加过两次‘民主论坛’,结识了很多朋友,是我们一生美好的经历。科隆‘民主论坛’适逢中国89民主运动30周年,三十年来,中共政权并没有停止对民主运动的屠杀,刘晓波和许多民运人士都被迫害致死,新闻自由、司法公正、人权保障遭遇越来越严重的践踏,中共对自由民主的威胁是世界性的,不仅针对中国人民,也针对各国公民。祝贺科隆‘民主论坛’成功!你们的会议一定会对世界是一种启迪和警醒!

“中国特色的人权”

发来贺信的还有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林培瑞教授(Eugene Perry Link,Jr.),贺信中写道:“世界今日尚未意识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对人类生命本质威胁的严重性。如果他们的专制统治的愿景,在二十一世纪通过数据化技术成为现实,并传播到世界,这将意味着人类将需要适应另类生活模式,即个人总是会受到监视和控制。如果这种调整被接受的话,生命将活在一个很可怕的新答案中,并徬徨于”人的意义是什么“的困惑……。非常遗憾我不能参加这个重要的会议。”

16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刊载了专题采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左起:费良勇(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民主中国阵线召集人)、谢志伟大使、台湾民主基金会董事黄嵩立、维吾尔作家凯撒。图/田牧

民报2019-05-20

阅读次数:9,7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