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Share on Google+

作者 法广 17-05-2019

2007年在布鲁塞尔欧盟大厦举行的论坛会场一隅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第九届研讨会,于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国科隆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围绕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展开。2019年,因迎来“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运三十周年而成为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本届研讨会更凸显其重要意义。会议前夕,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谈谈科隆国际研讨会的办会宗旨?科隆会议的主办方由哪方担任?又有哪些机构及个人参加?

潘永忠:2019年是一个特殊之年,对中国人来说,企盼中国的宪政民主,从“五四运动”说起,有100周年了;从“七九民运”计算,有40周年了;从“八九民运”计数,也有30周年了。眼下中国的局势正处于寒冬。从中国体制上来说,确立了习近平的终身制度,中国再次回到毛时代的旧制,对国内人民的控制收紧,所谓的社会保障卡上面纪录了所有的个人资料,每个人都成为一张塑料“卡片”,对民主、维权人士的迫害与打压加剧。

通过这次国际研讨会,旨在唤醒社会对中国专制独裁加剧、人权状况恶化与民族矛盾深化等认知,推广和宣传台湾现代社会亚洲符号,促进和推动德国民众对台湾当下社会的认识和了解,加强与欧洲文化、人权组织合作,协同各民主力量及其他受压迫的族裔,形成一股民间力量,以抗衡中国专制独裁制度,建立起中国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台湾和香港民主力量以及中国各民族民主力量之间的合作平台,面对复杂局面,冷静思考,开拓思路,寻找中国民运的新思维、新策略、新方法。

主办单位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该组织成立于2006年,在这13年中一共举办了十二次这样的国际论坛会议,在德国的柏林、科隆、慕尼黑,在日本的东京,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等都举办过国际研讨会,特别是2007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大厦中举办过论坛会议,2010年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举办过论坛会议等等。

这次会议的协办单位是: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中国共和党,及财团法人台湾民主基金会。

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台湾、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西班牙、荷兰、瑞典、奥地利、匈牙利、丹麦,当然还有我们德国的朋友们。特别是德国的学术界、新闻界、中国问题专家,及社会团体都有派代表出席会议,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也会亲临现场,零距离交流与演讲,台湾民主基金会还特别委派了他们董事会董事黄嵩立博士、监事会监事魏千峯博士等代表与会。

法广:请介绍一下本届科隆国际研讨会关注的焦点话题。

潘永忠:这次科隆会议的主要议题:经历了百年中国宪政民主运动,而中国依然处在独裁统治下,这就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这就有了对当下的中国时局重新审视与判断的必要,对几十年的中国民主运动需要重新反思与研讨新的方略,我们在德国科隆举行这样的会议,也有了近水楼台的方便,请一些德国的学者专家一起来谈,从欧洲社会的视觉看中国的人权状况,审视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及中国民族自治区的自决权等问题。

法广:您如何评判中国目前的政治局势?五四运动百年以及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之后,今天的中国在民主化进程中是否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潘永忠:如何来评判中国目前的政治局势?我们应该举目四望,横向看,纵向看,东欧剧变,1990年前后东欧和中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发生反对派推翻共产党政权的急剧政治变化,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集体转向民主政治。像中国这样的一党统治独裁专制,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除了北朝鲜以外,几乎找不到第三家。说俄罗斯普京集权,但是俄罗斯有反对党,有国家领导人的全民选举,人民有上街示威游行的权力,新闻媒体可以批评政府和国家领导人。而中国再次回到了终身制,这就是严重的政治倒退。

至于回首与五四年代,与天安门事件年代相比较,时代在前进,科技在发展,整个世界都在往前走,要说变化,中国社会的经济发生了变化,但生活改善,并不等于公民权利得以落实与履行,人权得到尊重与维护,言论、写作、出版等权利还是由政府管控,中国境内的一些作家、律师,为了维护社会正义与公平,为了讲真话,还是不断被送入监狱。应该这么说:中国的民主化,自由与人权,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增长而相应地同步发展,却是原地踏步,执政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维护统治阶层的利益,剥夺了原本就属于中国人民的基本民权民生。

东南亚的小国缅甸、老挝、柬埔寨等,非洲的中小国家的百姓,至少在制度上形式上,人民有权利参与讨论国家事务,及选举国家领导人,而我们中国的百姓连这样制度与形式至今仍然被剥夺,无权投票选举自己满意的国家领导者,反而还得被这些独裁统治者们,动辄代表了,代表中国人民的意志反对“台独”、“港独”,问题是中国政府做过这样的询问与调查吗?这就是中国民权的现实。

法广:本届科隆会议提出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威胁问题。为什么把台湾与香港相提并论?

潘永忠: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应该说两岸三地都知晓,维护“一国两制”的基础,一是新闻自由,二是司法独立。但是眼下香港正在讨论修法,列出了“诽谤罪”、“煽惑罪”、“非法经营罪”……其实就是堵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的管道。无独有偶,香港的司法独立同样遭遇了行政介入,所谓的“可引渡罪行”使得人人动辄得咎,随时有被抓捕、甚至在境外被“绑架”的危险。

今年元旦,习近平的告台湾同胞书也提出了解决台湾问题的“一国两制”,台湾独立自主存在了已经70年,是国共两党当年的那场战争酿成后果,台湾经过了经济建设与民主转型,台湾人民享受着自由、民主的权力,成为华人世界民主政治的范本与榜样。眼下台湾同样遭遇中共武力的威胁与恐吓。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谢志伟大使在给会刊贺词中,以“命运共同体风雨同舟”为题,其中写道:“流亡在外,有家归不得的中国人、图博人、维吾尔人、香港人和捍卫民主灯塔的台湾人等,因同受中国共产党之迫害或威胁,反而成了真正命运共同体的兄弟姊妹,互相扶持,共同在”自由“的概念里寻觅到共享的”原乡“,等待圆一个美梦。”这大概是为什么“把台湾与香港相提并论”一种认知。

法广:您如何从中国大力倡导的“一带一路”计划中,解读中国的对外政策?

潘永忠:经济高速发展,每个国家与地区都会面临资源与市场问题,中国也不例外。不过因此由我来解读中国的对外政策,我是无从回答的。但是让我根据西方民主国家的忧虑与困扰报道,我能感受到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及体会出这样的忧虑。

世人都知道中德关系密切,2017年汉堡20国峰会前,习近平还撰文道:中德关系已经成为“全球典范”,而眼下却被这“一带一路”折腾的,显然出现了明显的缝隙。当意大利宣布,就中国“丝绸之路”倡议达成框架协议。德国外长马斯警告人们不要太天真。他说:人们应该看到,“中国也在通过经济政策寻求其战略利益”。

“一带一路”,德国这里使用的是“新丝绸之路”。近年来德国政界一直谨慎面对,这背后掩盖着重重疑点与谜团,欧洲的政治家们熟知什么是殖民套路,无非是“军队、经济加宗教”,这是西方玩腻的资源掠夺游戏,玩腻的“战略利益”。好嘛,所谓的“一带一路”,经济牌打头阵,文化孔子学院紧随其后,中国海军舰艇驶向远海远洋,明摆着的武力作为后盾。在西方人眼里,这岂不是中国人变着花样,遮蔽世人眼球的“古彩戏法”吗?在“毯子”底下掩盖的、与旧时西方人玩的殖民游戏,如出一辙,一言以蔽之,行新殖民主义的路线。这就是眼下西方人的担忧,连德国政界都疑虑重重,我能不怀疑中国的“战略利益”吗?

法广

阅读次数:10,035
Pin It

关于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的一条评论:

  1. 潘永忠的中国民主运动“百年历史观”中,故意把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的民族、民主革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政治历史一笔勾掉,只字不提。完全是共产党党史中新、就民主革命论的翻版。甚至还过头。希望中文笔会官方予以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