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Share on Google+

这几年改革已成时髦口头禅,好像不改革总将给社会淘汰。为了不被淘汰,大家都在使尽全身解数。纲领性改革:纯粹的社会主义,改革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资本家可以入党;理论性改革:从毛润之思想到永不翻案理论,到江总三只手表,到社会和谐和D员的保鲜,基本家喻户晓。还有一些改革,像下岗,打破铁饭碗、教育产业化,土地使用权、租赁经济、物业管理、证照化经济等,大家也略知七八。我没想到,连我两岁的孙子都赶时髦,不想进传统的馄饨店,也不想吃大饼油条,最好进肯德基尝蛋挞。最近一个朋友,与时俱进,染了黄头发,我说一头白发不是很好,要染不如染黑的,他说既然染,应该赶浪头,反正一样花钱。一个舞伴,跳舞时我也发现她十指银光闪闪,在黑暗中分外耀眼,连手机也换了三次,前两年跟人婚外恋,差一点还换了结婚证。我的电脑用了四年,有人也不屑一顾对我说,还用这种破电脑?当然,以上所举例子,好像有的不是改革,不过是以旧换新翻烧饼。

触类旁通,我觉得D旗改革也刻不容缓。几十年了,D旗还是老样子,只出现镰刀锤子。尽管早年靠工农起家,他们的鲜血染红了D旗,值得赞扬,但事过境迁,不能因为以前的功劳,盘踞D旗这么长时间。现在我们的组织已代表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不仅仅代表工农大众,再说全国人民的劳动工具也不仅仅是镰刀锤子。在D旗上继续渲染这些穷人在组织中的核心地位,让他们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里抠着脚趾吃独桌,显得有点厚此薄彼,容易让其它阶层心生失落感,不利于社会和谐安定团结,同时也增加了工农大众对组织的期望值,不想贡献,只想索取,过多依赖,而不想甩开膀子,走自己的路。具体表现,一有事就端着瓷饭碗,恃宠而娇、恃功而傲,找组织诉苦,组织没时间答理,或解决得不满意,就高唱《国际歌》《咱们工人有力量》,串连上街拦马路、睡铁路,像泼皮牛二,真的不知天高地厚!我就担心,其它阶层跟人学样,也要创作自己的歌曲,比如《咱们资本家有力量》、《黄世仁也有力量》、《难道商人没力量》、《锦衣卫更有力量》、《公务员也不是好惹的》、《城管力量力薄云天,呼儿嗨哟》,一旦以上歌曲在全国响彻云霄,工农大众受了刺激,又唱起了《半夜,鸡又叫了》、《赖你房租又如何?》、《造反有理,造反有理》、《民工奔跑在铁道线上》……你想想,这个社会像什么样子。

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社会才公正、全国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今晚我吃了点老酒,想到两个D旗改革的点子,我认为,不妨将镰刀锤子换成其它物件,可以换成中国的算盘,跟烟雾袅袅的古巴雪茄,算盘代表经济,跟全D的重点放在经济建设上合拍对路,古巴雪茄代表和谐休闲和前进的方向,它本身是资本家喜欢用的东西,另外,它的象征意义是国家吉祥、人民幸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用算盘雪茄代替镰刀锤子,工农大众其实没理由不服气。另一个点子,七八个人、十多个人手拉手围成一圈,当中是篝火或火炬,形状像蛋糕金字塔。象征人民共和、民族团结,篝火代表光明,是D的力量的象征,黄黄的篝火或火炬,在血红的D旗中肯定分外醒目,色彩搭配得肯定艺术家看了,也无可非议。

以上这些,当然是粗浅的设想,目的是抛砖引玉,让大家让组织能抽出时间关注研究,从今天开始,有心人也可以加班加点设计这面D旗。前几天,我在《改名换旗号之漫话》拙作中,没想到这个问题,今天补上,让其配套。改了D名,改了旗帜,旧貌换新颜,肯定更显得与时俱进。

江苏/陆文

2005年10月4日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5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