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获知,郭飞熊因太石村事件囚禁几个月,无罪释放后,隐居于广州某住宅小区。按理双方纠葛告一段落,即便官府有啥仇恨,牢里对他报复也十分尽兴了。再者,郭飞熊出狱后也没有出格的举动,他在安心过着小家庭生活,根本没理由再朝他张牙舞爪。广东张德江却无事生非,将他的秘密住址提供给黑社会成员。随后郭飞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贼头贼脑,盯梢跟踪,警告了仍一如既往,就像赖皮癣那样贴得人家紧紧的。在此情况下,郭飞熊才往太石村给村民拜年。就凭以上事实,可以说,要是不采取上述手段,他不会去那儿。

张德江的无事生非,是在炮竹声声的春节时分,中央电视台张灯结彩,举办春晚之类其乐融融的联欢,元首为社会和谐,不辞辛劳,跑到延安访贫问苦,给老区人民送温暖的背景下发生的。

起先,我还以为广东衙役想在春节期间多捞几个加班费,但想想京都衙役,放弃了加班费和出差补贴,没随高律师出征陕西。我想广东光凭暂住证的出售已赚得盆溢钵满,钱财上没必要这么急吼吼吧。

随之手段升级。不仅监视跟踪,而且对郭的婆娘、儿女骚扰拍照。给人感觉,不仅想搞得郭飞熊走投无路,还想动人家家眷的脑筋。暗杀?活埋?绑架?这可是人的软肋呵!不要说人,凡是有爱心的动物都怕这一招呵!恐怕张德江也害怕老婆子女有个三长两短吧!在我记忆中,好像只有明代方孝儒,为了原则不怕牺牲他的十族。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还殴打探望郭飞熊的同行唐荆陵律师。行动成员十分复杂,有衙役有便衣,还有一些黑社会成员。这些人员估计都有前科,有的说不定曾在田野凶猛地追击过艾晓明教授,有的曾可能殴打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大概劳动力紧缺的缘故,他们还动用了原来审讯郭飞熊的皂隶。我为此人抱屈,觉得这有点大材小用。人手紧缺,其实可以雇几个民工,几个社会小混混,没必要劳驾审讯专业人才。

最让人难以相信的是,他们居然在明镜高悬的大堂门口,当着衙役的面殴打郭飞熊,踢他的肉身薄弱环节,踹他的肾脏及腰部。殴打完毕,还给他戴好眼镜,挂好相机。弄得郭飞熊对法律一无信任,连报案的欲望都没有。设身处地想想,假如你是郭飞熊,遭受如此毒打污辱,且无处申冤,会产生什么心情。郭飞熊的忍耐,已证明他具备胯下受辱不怒形于色的素质。

在此情况下,与其在广州给人敲敲打打死于非命,还不如铤而走险,前往京都新华门绝食递请愿书。

在戴三只手表和学习保鲜技术中,我们常听到耳熟能详的两句话:一是“给领导分忧”,一是“守土有责”。张德江不仅不分忧,将烫手山芋扔给朝廷扔给元首,并由此引发了全世界的绝食声援运动。另外,守土无责,老是丢城失地。一会儿打死孙志刚,一会儿太石村事件,一会儿霸王硬开弓,在汕尾动刀动枪。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使用的兵器计有:拳头、腿脚、电棍、水枪、装甲、枪弹、运尸车……

话说回来,张德江此人倒没等级观念,不管教授律师,还是人大代表大学生,他都一视同仁,往人家的脸上打,朝人家的屁股踢,假如是村民维权者,他更无所顾忌了,还要给人家的胸脯添枪眼。

怪不得一高人言:郭飞熊上京绝食请愿,是给广东地头蛇──张德江逼上梁山的。此人唯恐天下不乱,喜欢动手动脚,给官府抹黑,帮朝廷倒忙,还喜欢跟黑社会成员勾勾搭搭。他说此人官运不长,不可能进政治局,更不用想当什么常委。如若不信,可打赌。进去的话,输一碗羊肉面。他的理由是,傻子才不顾民心,重用这种臭不可闻的人。他还说,要是郭飞熊回广州,张德江仍一意孤行,郭飞熊应重返京城,让全世界再一次看到他那圣雄甘地般的风采。

郭飞熊关在京城派出所,不久释放,给衙役送往广州家中。这一充满理性的善举,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估计蹲十天半月班房,让他再次尝尝冷空调的滋味,如怯于舆论,至多软禁于宾馆,待事情平息再释放。由此可见,朝廷不是傻蛋,他们才不会接受张德江扔过来的烫手山芋呢。

郭飞熊的举动,重现了“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场景!在我眼里,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民众!他让我们在孤独无依、任人欺凌的丛林中,看到了自由的可能,和一抹情感上的暖色!也让我们在平庸的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看到了一个舍己为人的当代英雄!

江苏/陆文
2006、2、11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