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你前天裸聊跟我谈起“裸照门”,由于我全身心关注你细腻洁白的胴体,还有那高耸的乳房,没好好回答,今天抽空跟你说一说。

说实在,我自己私生活不检点,比如跟你裸聊,还玩“老咸菜”,真不好意思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议论人家的性爱好。再者,我不了解陈冠希底细,此人有没有良知、正义感、责任心;他做过慈善事业吗,还是焦头烂额时才想做慈善事业;他是唱歌的,还是拍电影的,还是跑龙套的,还是吃软饭的,是专吃名星的软饭,还是专吃富婆的软饭,还是两者通吃,到现在我仍没搞清楚。

我只晓得他擅长扬言放血,不,割腕,以此胁迫女方答应婚事,而且不止一次扬言,尽管他至今腕上没一个疤。就外貌来说,此人虽是情场老手,外表却似小白脸,却似初出茅庐的后生,比较清纯,的确能迷惑女人,尤其水性杨花的女人。

此人双重身份,既是西门庆,又是摄影师。他一边玩女人,以各种技法玩女人,一边拍她们的裸照,以及视频。而现在这些影像不知怎么泄露了,搞得不少女人狼狈不堪。网上传说,倾国倾城的张柏芝也被老公赶出家门,估计谢先生不愿戴绿帽子,才狠心让如花似玉的婆娘流落街头。菲丽丝,你莫怪,假使我去香港,定愿收留这个女人,一则怜香惜玉,二则不愿浪费性资源。你说,这么漂亮的女人,扒分一级的女人,难道没人收留吗?一个沦落风尘的野鸡,也被你的老公收留了,让她当了婆罗洲海滨度假营的主管,可见性资源的紧缺,可见“废物”也有人利用!在这个人欲横流的世界,扒分为重的夜郎,谢先生拘泥于面子与伦理,真是傻到了头。

网上流传上千张淫照,我搜索了半天,有幸看到二十多张,下载过程中,电脑中毒,只好重新将系统更新。其中一张,一个娇娃将雄性生殖器当棒糖舔吮,那含情脉脉、津津有味的样子,要是我是女的,也想凑近屏幕吸一口。下载目的,一是好奇,二是有备无患,在没有性的粮草的日子里,学李敖的样,看着淫照打飞机。

一个朋友说,你看到的不过沧海一粟,且是皮毛,欲欣赏精华,除非到他那儿拷贝。还有一个朋友说,不要看了,单位一同事已受到电讯部门警告,衙役已当回事了,贪图眼福,一不小心进谢桥宾馆的(拘留所)。报上说,有人转帖了一篇淫秽文章,目的激活网站人气,并非为了赢利,结果给衙门判了半年徒刑。还有的衙门宣称传看“艳照门”图片违法,向朋友赠阅200张以上者要判刑。我不知啥时候,他们订了这么些土政策。陈冠希玩了那么多的女人没判刑,佳人将生殖器当棒糖舔没判刑,网民看了些照片倒要判刑,说真的,我搞不清衙役脑子是怎么想的。这算不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只许自己公款咬酒,不准人家自费吃饭?只许人家贪污受贿,不许大家看他点钞票?从他人淫乱的乐趣中,寻找偷窥的乐趣,这有啥过错?这跟叫化子吃酒客的残汤剩饭有什么两样?有谁禁止叫化子吃人家的下脚水?即便传媒报道这类丑闻,大赚其钱,也没啥过错,只要不是造谣。美国“拉链门”可以报道,夜郎的“裸照门”,当然也可以图文并茂地报道。网上的淫照,并非网民手脚不干净,从陈冠希那儿偷窃的。也没人半夜爬到他的窗台,观看他的性游戏。我认为,网民尽可以理直气壮看那些照片,因为既然朝廷默认草民有权在家观看三级片,那么当然有权观看网上所有的图片。

我还搞不清陈冠希凭什么把那儿多的美女、名星玩弄于股掌之中。是因为有钱有势,还有因为小白脸,还是因为他有武则天的情夫──张家兄弟那么大的阳具,还是因为这些女人智商极低、淫商特高,人生处于颓废状态。不过,我觉得此人有点像“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有点像“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唐明皇,还有点像好奇心极重的隋炀帝(他曾问老婆:好头颅,由谁来砍),还有点像事急,抱着两个婆娘下井的陈后主。我这么说,不是说陈冠希不能玩女人,也不是说不能玩那么多的女人,我的意思是玩女人悠着点,至少不能抱着世纪末的心态,至少不能大跃进、放卫星,至少不能以帝王的心态玩女人。因为他不是帝王,不是老人家,做爱、磕药、通宵跳舞,将性爱当事业,他有这个福份享受这么多的艳福吗?此外,陈冠希的摄影嗜好,凭心说,跟那个写乱交的性日记,收集情妇阴毛的色鬼其实没什么两样。

两情相悦的床上戏,多好的人间乐事啊!不检点而天下尽知,你说,性伙伴的脸面置于何地?她们的后半生如何度过?事情败露天下,证明老天也妒忌他情场上的多吃多占与贪污挥霍,他的性游戏走到了尽头。如果有一天报道说:陈冠希被干掉,或者死于不明不白的车祸,我不奇怪,因为晓得杀手是谁。杀手是老天,以及君临天下、无处不在的因果律。

江苏/陆文
2008、2、26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5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