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老鼠独白

Share on Google+

“人类万物之灵,地球的主人。”类似这样的自吹自擂,常惹得鼠辈发笑。我们不知这种夜郎自大有何根据。拿空间来说,天空虽然有飞机,但也有鸟儿;地面上海洋里固然身背猎枪、手提渔网的人类占统治地位,但是水中还有闲游的鱼儿,森林也有一些残存的动物,而且神出鬼没的蟑螂、手舞足蹈的蚊子也与人类的数目旗鼓相当。地下更不消说,人类除了学我们打地洞,挖几条隧道和几个导弹发射井,还有什么更大的作为呢?既然人类厚着脸皮说,天下者,我们的天下,那么我们也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地下者,我们的地下!

再拿生存来说,人类起早摸黑劳心劳力,哪怕贪污掠夺、抢劫贩毒,甚至像娼妓那样动用了生殖器,也不过混饱了肚皮,附带多生产了些钢筋水泥。而我们不必每天八小时劳动,更不必为了明天的生计而操心。想吃的时候,就吃;想喝的时候,就喝;想睡的时候,就睡,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那是何等的逍遥!有时候我们只要发扬愚公移山的团队精神,缸里的油儿,窝里的蛋儿,同样也是我们的口中之物。

鼠辈活得很轻松,很潇洒,没有哪只老鼠待业下岗,没有哪只老鼠制造心理压力,讥笑“别鼠”为“啃老族”和贪吃懒做的“二流子”。我们没有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比如:物业费、收视费、滞纳金、印花税、治安费、摊位费、月租费、注销费……

也从来没有哪只老鼠为了繁殖烦恼,为了繁殖花瘟狲钱,既不用送鲜花巧克力,也不用赠戒指化妆品,更不必为了繁殖,去买什么房子和轿车,以及贿赂所谓的丈人丈母。怀了孩子,我们欣喜若狂,根本不会像人类那样去领什么准生证,也不会像人类那样戴什么环、结什么扎、流什么产、打什么胎。人类精英──蓝弧称赞我们:鼠辈不像人类那样,卑鄙地使用避孕套、避孕药,纯粹从性交中寻找快活,它们只会在繁殖子孙中获得幸福。

按人类的观点,鼠辈不劳而获,坐享其成。这种说法仿佛地球上的资源理应他们享受,最让人可笑的是,他们不经所有动物和植物的同意,便将共同的财产──土地瓜分,占为己有,这儿创设了开发区,那儿建立了卫星城;这儿收门票,那儿缴路费;这儿拉起了铁丝网,那儿筑起了大围墙。

当然,为了生存我们也化了不少代价,乃至死亡的代价。每至凌晨三四点钟,慈爱的父母总是认真地清点鼠数,看看有没有哪个儿女没有回来。在那硝烟弥漫“除四害”的日子里,人类全民皆兵,日夜四处出击熏洞撒药,充分利用他们的帮凶、我们的天敌──猫儿,发了疯似的与我们势不两立。为了一口食物,天知道我们牺牲了多少同胞啊!有的一去无回,有的遍体鳞伤,有的心肌梗塞,有的严重中风。我们的鼠口急剧减少,家破鼠亡妻离子散几乎每天都发生。为了躲避灾难,我们有时几天不吃东西,胆战心惊地躲在洞穴里。口渴难耐,为了一口水,也有一些兄弟中了人类的圈套倒在臭水塘边、水龙头旁。

庆幸的是,当人类作恶多端时,上帝就偷偷赠送我们“鼠疫”这个核武器,让人类谈鼠色变,很短时间内死掉一大批,白白留下那些呕心沥血日积月累的金银珠宝。

挺过了难关,人类就黔驴技穷了。洞穴领袖总结人类与鼠为敌的手段,不外乎:鼠笼、鼠夹、鼠药。它谆谆教导说:只要不贪吃不粗心,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充分发扬“出了事故马上通报”的美德,这种危险总是能避免的;再者,最笨的老鼠也不会因通缉、传唤……像人类那样自投罗网,傻乎乎的向司法机关自首。

洞穴领袖还悄悄告诉我们,人类除了兄弟阋墙同室操戈,给这个戴帽子,给那个判徒刑,给这个切喉管,给那个扁担绑,而且吃子孙,有时儿女成为自己的盘中餐,有时成为皇上的席上珍。此外,还争风吃醋,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小白脸,打得不可开交,严重的甚至决斗。他们宁愿请人吃酒,也不会叫老婆陪人睡觉,至多陪上司睡觉。

人类还有一个弱点,就是不能持之以恒,而且没有物质鼓励,消灭鼠辈的兴趣不高涨。常年居住闹市的,也向农村的同胞传授分享人类食物的诀窍:千万不要在他们举行生日典礼前破坏蛋糕的完整,隔了一夜,再留下细细的牙齿印,就等于打上了此块蛋糕属于鼠辈所有的印记。

江苏/陆文
2008、2、28重写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3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