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听从我的建议,你及时行乐之余读起唐诗来了。唐诗的特点:言简意赅、意境深远,抑扬顿挫,情感丰富。有的唐诗值得经常朗诵,比如祖咏的《终南望余雪》:“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还有王维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一时难以理解,你可以像我的孙子那样,先读些浅显的,比如“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以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裸聊时,你提到杜甫的《石壕吏》,你说首句:“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没法理解,问什么意思,夜郎真的这么喜欢夜捉人吗?老实说,我历史一知半解,诗文也不求甚解,很难准确回答你的问题。这句诗的意思,大概朝廷缺少兵源,临时抱佛脚,半夜上门抓壮丁。不过,你要知道夜郎夜捉人的原因众多,不仅仅抓壮丁,有的是为了送进牢房、催粮派款,有的是为了逼债勒索、结扎打胎,有的是为了捉嫖抓赌、打击报复。

唐诗专家霍松林这么解释:“有吏夜捉人”一句,是全篇的提纲。不说“征兵”、“招兵”而说“捉人”,已于如实描绘之中寓揭露、批判之意。再加上一个“夜”字,含意更丰富。第一、表明官府“捉人”之事时常发生,人民白天躲藏或者反抗,无法“捉”到;第二、表明县吏“捉人”的手段狠毒,于人民已经入睡的黑夜,来个突然袭击。

霍先生忘了一点,古代衙役没有“传唤”这个概念,都是事必躬亲、亲自上门,百姓白天要紧种田养蚕、打渔砍柴,纺纱织布,也不习惯自投罗网,让衙役坐享其成,因此衙役只好夜捉人。当然夜捉人难度较大,环境不熟,瞎灯黑火,还要当心被捉人求生反抗。但考虑到白天捉人更难,衙役才晚上捉人。一则,减少伤亡和捉人的难度,因为被捉人进入梦乡,身心放松,没有戒备,迷糊之中很容易给人连锅端。二则,即使没睡着,就像杨白劳喜儿那样,也逃脱不了穆仁智的手掌,人多势众,堵住了大门,谁有本事插翅而飞呀!

在我记忆中,梁山好汉白日鼠──白胜就是给衙役夜里捉了去的。生辰纲事发,衙役通过白胜熟人的领路,半夜三更径奔安乐村,叫熟人以打火的借口赚开大门,一根索子将白胜捆了,另一根索子将他的婆娘捆了。

有的被捉人负隅顽抗,夜郎衙役也会想方设法捉拿。比如,上海帮捉拿前闸北分局副科级民警张宝亮一案。衙役先“整个包围了张宝亮的家”,并用“四部警车一直堵在张宝亮所住的楼梯门口”,以防他的滑脚,此外,“准备好了两根绳子,准备爬向张宝亮所住的梅川路桂巷新村79号15楼”。

2004年12月,京都衙役曾以传唤的名义,半夜三更捉拿大陆著名知识分子刘晓波、余杰、张祖桦。

2005年7月,南岳衡山脚下的湖南省衡山县一批衙役,夜闯民居抓人,其间将一名怀有六个月身孕的中年妇人暴打致死。

2005年08月,京都“崇文警方捣毁了一个在出租房里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的犯罪团伙。在抓捕行动中,3名卖淫女为逃避竟从3楼跳下,其中一人腰椎骨折,一人抽筋昏迷,一人趾骨骨折……晚上11时许,民警抓获一名出来‘望风’的男子,并以他为‘幌子’敲开了紧锁的防盗门。3名卖淫女跳楼。”被捉人“发现来人中有许多陌生面孔时,极力想关上防盗门,被民警撞开。”此案跟白日鼠案异曲同工。

即便开店的夫妻,亦逃避不了夜郎夜捉人的命运:“2005年9月6日22时许,泸县公安局接到该店有卖淫嫖娼嫌疑的举报电话,即指令当地派出所出警检查,派出所指派两名民警前往检查。民警在敲该店后门未开的情况下破门进入室内,发现白某与一自称薛某的男子已上床就寝……白某和薛某声明系合法夫妻,民警仍要求其出示夫妻证明。”

京都律师李和平也是黄昏时分给衙役捉了去的。衙役给他套上黑头罩,毒打断断续续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大约夜里凌晨一点,被毒打得遍体鳞伤的李和平被命令穿上衣服,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被扔到荒郊野外。“听说衙役不解恨,最近又用车子撞他的车屁股。

两会期间,北京法学博士滕彪下落不明,也是在晚上八点三刻左右。估计这可能是夜郎衙役模仿西西里黑手党捉人绑架的杰作。他的婆娘说:“他是昨天晚上被带走的,我没有看到,根据我的了解,他是下了自己的车之后被绑走的,大约是昨天晚上8:45左右,他把车停好之后,我听到他的尖叫声,很长的尖叫声,而且很大的声音,过了十五分钟我往下张望,发现我家车在人不在。”

就上述情况,愚认为有潜在危险的被捉人,最好睡觉夜睁一只眼,有条件的话,应该设个岗哨。

江苏/陆文
2008、3、8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3,27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