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最近我要紧游山玩水,好久没与你裸聊,昨夜上网见面,你迫不及待宽衣解带,连乳罩的纽扣都拉坏了,乳房脱颖而出,汹涌澎湃,晃得我眼花缭乱,摄像头一股劲地颤抖。我急忙制止,说今天不要脱了。你不明原因,起初嘟着嘴生气,后来以为温度过低,我生怕伤风感冒,而不愿脱裤子,情绪才渐渐平和。当时,我急于观赏你的肉体,没说不脱的缘由,今天告诉你。

实话实说,夜郎目前形势,裸聊风险太大,这个活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知道好几年前,有对夫妻明明有结婚证,仍被衙役当作嫖娼处理;也知道衙役曾说:处女卖淫,可以口交;还知道陕西有对夫妻,因寂寞无聊,或为了刺激性欲,曾在家中看黄带,结果衙役破门而入,这对夫妻给捉进了派出所,关进了拘留所。此事,搞得夜郎人心惶惶,大家在房事前都宁可做足前戏,亦不敢借黄带以助淫兴。可你不知道最近宜宾南溪县有位男子,在家中下载观看淫秽物品被处罚3000元,吓得草民成了惊弓之鸟。大家尽管骂草泥马,行为却收敛了,色瘾大的,也只是网上看看,哪个还敢下载放在硬盘里细细欣赏。有个网友说看黄图罚款三千元,还不如嫖娼,嫖娼捉住也不过罚款五千元。还有个网友说,既然观赏比行为过错大,看黄带还不如通奸一夜情。通奸一夜情没事,罚款摊不上桌面,至多教育释放。另一网友说,可以贪污受贿养小蜜,为何网友不能画饼充饥看黄带?

前几天采访一个老婆去世已三年的嫖客,他说出了心中的苦恼。他说,只怪自己穷,再婚通奸没本钱,而这个东西又只能疏不能堵,为了排泄真是煞费苦心,只恨自己不会自力更生。真的,嫖娼难度比以前大得多,首先要探脚路,确定美容店附近有无便衣蹲点才敢进门。六七十岁的老汉都是半夜里趁警察打瞌睡去松裤带的。进去且速战速决,嫖客妓女都只脱一只裤脚管,稍有风吹草动就夺路而逃。因此玩起来不尽兴,因为妓女老是说“快点快点”,有个老头心理压力过大,进门时性致勃勃,进去了却软如蜒蚰,妓女见他该软时不软、该硬时不硬直抱怨,最后没玩仍付了钱。照这种状况,嫖客顶多只能说吃饱,不能说吃好。

华西都市报的两位记者报道,宜宾这位男子下载了7G淫秽的视频,衙役说“根据1997年公安部发布实施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复制、查阅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哪怕只是查阅也是犯法。”

让人吃惊的是,衙役小题大作,把它当作一个“涉嫌利用互联网络传播、复制淫秽物品的”案子来侦破,“宜宾市及南溪县两级网监部门的案侦民警由两人组成一组,对多达近30余条的线索进行逐一摸排、查证。”尽管当事人“在家观看淫秽物品,并未向外传播,也没有以此作为谋利的工具”,仍被衙役抓获警告并处于三千元的罚款。

照这种形势,你说我怎么敢在家中堂而皇之与你裸聊?要是你非要裸聊,我要么花费你资助我的三千元婆罗洲币,买只摄像头安装在家门口,以防衙役的袭击。此外,我有必要对电脑里的东东清理一番,美女图片啦、低俗小说啦,对家中的藏书也要检查一遍,以免给衙役抓住什么把柄,像《金瓶梅》、《肉蒲团》,还有明清一些小说,都要扔进垃圾箱。当然,若是衙役说邓丽君歌曲亦是靡靡之音、不良信息,我也没办法,只好束手就擒。

若是衙役以身作则,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倒也罢了。可他们的行为超出屁民的想象。以前听说有个衙役在办公室强奸妇女,现在据河北青年报李记者报道,河北保定一派出所副所长居然开旅馆组织卖淫。他们不仅组织、协助卖淫,并招募、容留多名妇女在旅馆内从事卖淫活动,此外还对嫖客进行跟踪、监视,以防他们离开嫖娼现场后报警,甚至纠集他人,多次穿警服冒充警察到旅馆,以打击卖淫嫖娼为由诈骗嫖客;其他渠道也有反馈的消息说:衙役为了捉赌,不惜跨县在宾馆长期卧底,跟赌徒混熟,进赌场赌博,然后找机会一网打尽,劫取大额赌金及罚款。

衙役的财路极丰富,菲丽丝,他们既可以捉赌罚款,又可以交通违章、醉酒驾驶的名义罚款,还可以嫖娼卖淫的由头罚款,我搞不懂他们为何还要以下载黄带的罪名,登堂入室对草民罚款。真希望有识之士能为我解惑。

江苏/陆文
2010、3、24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3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