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斌:祸起金平,根在则冬

Share on Google+

2020 年 05 月 12 日

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已经在世界范围肆虐数月。按FOX NEWS,迄今世界范围已有2310572 人感染,死亡158691人。

世界经济机器几乎停止运转。人们生活在恐慌之中。不管是在呼吸机里奄奄一息的,还是隔离在家无所事事的,都被病毒笼罩,看不到天日。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让措手不及的人们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对小小的病毒,航空母舰、原子弹、氢弹和跨越半个地球的洲际多弹头分导都失去了威力。一个个垂头丧气,无可奈何。我们不能不说这实际上是一种新型的战争,毁灭人类的战争。

种种迹象表明,这种新型的杀伤武器起源于中国武汉的P4生物实验室。荒唐的是,当这种人传人的病毒被辨认出来后,中国政府自上而下采用了鸵鸟战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北京照开团拜会,武汉照办万人宴。还要把敢于揭示真情的医生训诫打压。可以说从2019年12月底到2020年1月20号,冠状病毒是无拘无束,自由扩散的。让本来可以遏制于摇篮中的病毒越传越广,残害人民。

当病毒像火一样燃烧之后,中国官方却对病原、病例和病毒的危害极力保密。他们拒绝国外科学家的参与,同时通过被他们控制的世卫组织传达不实信息,误导各国对疫情的警惕。他们为了保住首脑的安全,严禁武汉人进入北京。另一方面,他们却又大开绿灯,让武汉人走向世界,贻害于人。

为了逃脱罪责,他们一方面急于寻找替罪羊,制造病毒是由某国开始的谣言。一方面美化自己,把中国塑造为挽救世界的天使。他们的这一丑恶行径向全世界宣告,这一代中国人不敢担承,不够爷们,毫无信誉可言。

这次瘟疫涉及的国家和地区远远高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从它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和在人民中造成的恐惧,在客观上已经等同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表面上看,这次大战的共同敌人是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但病毒本身不会铤而走险,与民为敌。因此这次大战的启动者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研制病毒的实验者,还有对病毒不闻不问任其泛滥传播的政府。这个政府就是西金平为党魁的中国共产裆和他的独裁政权。既然他自称定于一尊,把所有的成绩和机构都揽于一身,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次横扫世界的灾祸起于金平。可是,追究起来,根子又在则冬。

从金平博士上台后的七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全身都附着着猫则冬的阴魂。

他上台伊始,就搭起了联饿抗美的架子。俄国是他第一个访问的国家;他与俄国多次联合军演;他崇尚武力,把西方制度当成邪路,他在对美国的贸易谈判中出尔反尔,用尽手段。当他意识到瘟疫的严重性后,又鼓动外交部的几只疯狗一通狂叫,重复使用“病毒来于美国”的谣言惑众。 蒙蔽本来就没有自由思考能力的百姓。在中方步步紧逼的情况下,川普不得不直接了当地称之为中国病毒。

联俄抗美的外交方针不过是49年猫则冬一边倒政策的延续。美国在抗日战争中无私地帮助过中国,即使在内战烽火燃烧的时候,美国人也多次奔赴延安,为和平谈判奔走。可是猫氏取得政权后,认苏俄和斯大林为父,赶走了对挚爱中国文化的司徒雷登。1950年,他又在斯大林的指示下出兵朝鲜,为后来的金家封建朝廷白白地葬送了几十万中国青年的宝贵生命。1970年5月20日,又通过黄炎培老先生之口,把美国说成“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然而猫意识到中苏关系的破裂后两面受敌的窘境,终于接受了美国总统尼克松的破冰之旅。从此中美间存在22年的铁幕终于拉开。猫则冬在垂老之际竟然为中美人民做了一件善事,不管他的主观意向如何。

可惜,在文革中长大的小学生金平同志没学过“刻舟求剑”的课文。当他登基大位的时候,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早已偃旗息鼓,镰刀斧头也在1991年变成了三色国旗;而美国在中国的崛起中提供了资金、技术和市场,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合作互助关系。舟已行矣,聪明的金平却在失落的“一边倒”之剑的船帮旁,打捞猫则冬甩掉的钝刃。

他要退回的不是80年,也不是70年,而是他还在穿屁股帘的50年代。他在把改革开放后形成巨大动量的中华火车换成倒档。从力学的角度,遭受这么大的逆向冲量,翻车是肯定的。瘟疫后他的死不认账、嫁祸于人、亲自指挥和亲自部署成了翻车的直接因素。他想学毛,可惜他学了连猫都放弃了的错误。

文革中的猫则冬被意识形态的梦寐冲昏了头脑,他把北京当成时间革命的中心,把自己吹成世界人民的领袖。其实他身边只有北韩、北越、阿尔巴尼亚和远在加勒比海的卡斯特罗,何况这些国家还各怀鬼胎明争暗斗。江青同志借样板戏之口唱出了毛皇的理念,“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那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可惜蚍蜉撼树不量力,自己麾下的7亿百姓吃了10几年的定量口粮,多年不涨工资。即使他有精神变物质的魔法,哪里有本钱去发动世界革命?到了69年中苏直接动武后,他望而却步,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他终于意识到,背后有苏修的牵制,大洋彼岸又有美帝的虎视眈眈,不得不把称霸的伟业留给后人。

然而这一天大的野心被他的学生和继承者铭记在心。面对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和外汇储备,他异想天开地认为实现先皇称霸的历史任务义不容辞地落到他的肩上。这个肩可太不一般,挑200斤走10里山路都不带换肩膀的。

于是他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国策,把几十年累积的人民血汗洒向亚非拉,拉拢那些叫花子为他呐喊助威。这实际上就是猫当年农村包围城市的世界版延阔。他在跟胡锦涛接棒的时候,与前任达成共识,即五不搞和六不要,把西方民主国家几百年走顺的康庄道路污蔑成邪路。他们藏在肚里没说的就是完成猫未竟的使命–埋葬资本主义。

猫提出过中国是世界革命的中心,金平又发展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不伦不类的名词充斥着矛盾,一个任意假想夸大的乌托邦机构。从中国本土说,向来以阶级斗争为社会发展的动力,所谓人类一词包含了所有的阶级,连监狱里的政治犯都不在其外;从地球上说,有的国家高度发达,还是你心目中的敌人;有的国家饿殍遍野,愚钝落后。你能把他们一起装进你的共同体吗?连刚进校门的小学生也吹不出这样离奇的牛逼。可是中国的报纸、电视把圣旨当成皇帝的新衣,天天鼓乐齐鸣。好像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在国际歌里唱到的“明天”。

能把昆仑裁为三节的猫则栋审时度势,放缓称霸;摸着石头过河的邓屠户自惭形秽,糟践自己为韬晦。一个停止了抗美,一个跟美帝度起了蜜月。不管二位老革命家的内心思虑如何,中国毕竟交上了美国这给有钱且又慷慨的朋友。中国开始在经济上腾达。土房变为高楼,小路改为高速,自行车改为宝马,小圆口变成耐克,考不上清华北大的也都能越过高考的门槛到欧美留学。

遗憾的是金平同志好像刚从监狱里出来,看不到活生生的美好现实。他居然要对助中国崛起的友邦亮剑,他要重金收买侵吞中国领土的北极熊为朋友。他重新拾起猫则冬放弃的路线,钻进意识形态的死胡同。

金平昏庸,可说来说去,根子还在则冬。他所谓的不忘初心,不过是猫则冬已经放弃的遗愿。因此,西金平之路是一条连死人都不愿走的死路。

从方法论上,金平博士袭用了猫的说一不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行政作风。毛说过,他是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是啊,他的手下可以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秋。文臣武将,不论官职多高,说杀就杀,说关就关。他就是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他可以没收地主的土地,缴获资本家的工厂;他可以让亩产万斤,搞大跃进;他可以饿死3000多万人;他可以让学校听课,工人停产,掀起文化大革命。他可以随时扳倒身边的战友刘少奇、周恩来、林彪。

猫的强势手腕和手段印记在小学刚刚毕业的另一个真龙天子的心里。他崇尚猫的威严,他渴望亿万臣民高呼万岁,他把猫当成了他要效仿的旷世英雄。于是他和他的吹鼓手们创造了一尊的称号,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凡事要定于一尊。说来他的确也有成功之处,他只用了几年就当上了胡窝囊10年得不到的核心称号;为了学习普京的变相终身制,他居然顺理成章地修改了宪法;他的思想和照片天天放到党报的头条;他可以宣布中国的传媒姓党;他可以跃武扬威地多次检阅军队,向世界暗示他的霸主地位。除了抗瘟疫领导小组,他兼任了所有的组长。他亲自指挥部署了武汉肺炎的泄露及泄露后的扩散。他又亲自调教外交部的几只疯狗,造谣中伤,嫁祸于人,寻求替罪羊。

西金平博士登基在2013年,此前的历史人物中,他有许多榜样可循。他可以隔代继承孙文先生的遗志,重新推行三民主义;他可以效仿蒋经国先生,解除党禁迈向共和;他可以学习前苏的格别切夫,结束苏维埃的暴政;退而求其次,他也可以效仿乃父,宽宏待人,与人为善。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却师从了曾经迫害他家的和置人民于水火的魔头猫则冬。

从他的选择,我们不难看出,猫则冬的思想毒害在中国流传之深之广。从上世纪的40后到本世纪的00后,猫的传人和捍卫者大有人在。从40后班群三观不同的激烈争吵,和00后在倍可亲网站捍卫中共的留言,我们都会发现一群头脑不会思考,只接受CCTV灌输的人。他们穿着西服,系着领带,拿着刀叉品尝着牛排和红酒。但他们身受驱使的还是一党专政,定于一尊;至于那些小留走进美国的课堂,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没有防火墙的干扰,可在他们恣意享受的自由言论里还是把美国当成敌人,强词夺理出口不逊地为中共辩护;还有那些拿着美国退休金,甚至吃着资本主义福利的,挺着肚子大骂把他喂饱的国家和人民。

猫则冬啊,你残害的不只一代国人。你的思想经过你的残忍统治已经像一颗钉子,深扎到这些良民顺民的脑中,并遗传到几代人。谁要想帮他们把钉子拔出来,他们会捂着钉子,如丧考妣,破口大骂。也许当肉体和痛苦融为一体的时候,就不再能体会到疼痛。他们甚至发誓,愿与把钉子刺入他们肉体的政党共存亡。何等靓丽的豪言壮语!

因此,猫思想已经是中国民主之路的最大障碍。要想在中国宣传民主思想,必须把钉子从臣民的肉体连根拔出。要想拔出钉子,必须斩断毛思想伸向各个角落的魔抓,必须把用猫思想残害国家的君王拉下马来。古老的中国别再沉睡在独裁专制的魔床上了,民族需要猛醒。告别浑浑噩噩的千年苦难,追赶普世的潮流。然而,这个伟大运动的起点就是把猫尸请出天安门广场。那里是中国的心脏。在心脏里停放一具魔王的尸体长达几十年之久,耗资姑且不说,折杀了大好河山的风水。

欧美人民享有言论自由,他们的美好生活已经延续逾百年;苦难重重的中国人没有人权,刚品尝了30年的好光景,就要含泪别过了。事实教训了我们,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一个先进的制度的保障和护航。只有放弃个人独裁一党专制的的旧体制,人民有话语权和选举权,全面批判猫则冬的思想遗产,才能让好日子长在永存。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来源:CND

阅读次数:1,9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