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你问我这几天怎么不上网啦,我跟你支支吾吾,今天告诉你,那几天给人家断网了。具体日子在六月三日与四日两天。起初不知怎么回事,后来扳了下指头,才晓得那几天是敏感日子。断网的感觉,当时倒不觉得怎样,因为没有网瘾,再加上跟你不能裸聊,况且受人威胁,为了儿子的饭碗,也不想写什么狗屁文章,刊在境外网站给大家看了。过了六月四日,五号那天网线通了。我很高兴,也理解政府的难处,为了和谐,为了盛世,我这点牺牲是应该的,因为毕竟是自由主义分子嘛。再者,既然能理解人家在家门口特地安装一个监控头,为什么不能忍受人家的断网呢?毕竟敏感时期他们没有跟踪盯梢、上门站岗啊。

可今天,也就是六月八日,不仅断网,电话线居然也给人家切断了,说真的,这点我不能理解。我一没有打长途,跟外国敌对势力联系,二没有利用电话作案,给人家打恐吓电话,三整天炒股,接送孩子上学,又没有写政府恼火的文章,何况过了六四敏感期,有什么理由断我的电话呢?

老婆打电话通知电信部门,中午12点后,修理工装模作样来了,检查了好长时间,结果电话仍没法打通。修理电话,检查线路,难道难度等于引爆导弹原子弹?吃晚饭的时候,电话总算通了,可网仍不让我上。

我灰心丧气,晓得碰到棘手问题。于是按常规,求菩萨指路,抽了下观音签。得第27根签,是中签。名曰:刘基谏主。诗曰:一谋一用一番书,虑后思前不敢为。到时贵人相助力,如山壁立可安居。注解:改旧从新,寒花遇春。从前阻滞,今得清心。结论:此卦屋好墙立之象,凡事稳当无险也。

我稍稍安心,过后又不放心,于是找了朋友,就是上次告诉你的预测大师,希望能给我指点迷津。大师听我诉说后,闭目掐指算了一下,然后跟我说:既然不写网上文章,忧什么国,忧什么民,那么上网对你来说并不重要。有许多人不上网,不都活得好好的。应该以静制动,看他们下面玩什么。要是连续断网,一个月断网,电信部门是不能收费的,要脸的话,他们也不好意思收费。威胁你的儿子,写文章就敲碎他的饭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每个人都有天命,功名利禄、寿命长短亦是命中注定。既然人家用这个作为筹码,那么他们就不会轻易实践。就象原子弹不过是威慑手段,真的扔了,它就不具备威慑作用了,他们也要提防你破罐子破摔。其实,将你儿子的职业政治化,复杂化,是命运对你的恩赐,对他的饭碗百利无一害。可以断定除非单位破产,或者国家动乱,处于战争状态,你儿子的饭碗是不在话下的。你也不要考虑什么万一敲碎儿子的饭碗,采取什么非常手段,谅每年拿十多万的警察没这个胆!报复是人的天性,这个他们知道。他们的行为,大多是背后捣鬼,其实也告诉你这些人不成大器,就像你所说的,日寇占领,这些人都是领良民证的料。

我问大师,为何不写文章,他们反而抓住我不放呢?以前写文章,他们称我陆先生,还请我吃茶吃酒,对我生气亦不过难得断我的网,更没有给我装监控头啊!大师笑了,他说,拳击台上,一方退出,另一方会失望的,因为胜利都要以失败铺垫。没有对手,怎么开展拳击比赛?拳击取消,观众亦不同意。我恍然大悟,的确,我对世态失望,对文字的力量丧失信心,而置身世外,只顾过自己的日子,线人会没事干,警察会没事干,他们也没有理由制造项目,向上面申请活动监控经费。他们或许为了制造对手,申请经费,才揪住我不放的。

菲丽丝,我怎么这么命苦,以前要求入团,要求参加革命不允许,现在厌倦于写社会义工文章,当个顺民也不允许。我现在就处于这种尴尬的处境:写文章吧,于事无补(以刘晓波进牢房为证),况且,人家都在轰轰烈烈地开枪动刀,写文章也显得不合时宜,不写文章吧,也不得安宁,叫我如何是好。

唉,菲丽丝,要是你见不着我以秘密渠道发出的这篇文章,估计要有很长时间,我与你联系不上了。要是这几天仍不恢复,我准备连电话带网络一起断了,落得省几个钱,也不给人家制造项目了。想念我的话,看看我以前的作品聊以解渴吧。吻你的手!代我向婆罗洲皇后问好!

江苏/陆文
10、6、8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36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