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台湾问题中的“三头对六面”

Share on Google+

一、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的悖论

如果说,“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那就意味着我们对美国的唯一要求和全部要求应该是“不干涉”,即:美国应该在台湾问题上无所作为。在这个意义上,美国向大陆施加压力、阻止大陆攻击台湾,或者向台湾施加压力、反对台湾走向独立,都构成事实上的“干涉”:不是在干涉此岸,就是在干涉彼岸。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7款,台湾问题是实质上应由中国内部管辖之事务,美国和国际社会不应主动介入,中国大陆或中国台湾也无权要求国际社会的介入,除非台湾问题导致了中国国内的“人道主义灾难”、大规模侵犯人权或将部分后果扩散至国际社会。

然而,不论两岸的中国人是否乐意承认,美国的“干涉”却正在受到两岸当局的热烈“欢迎”,两岸都热切地盼望着美国政府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干涉”(即制约、阻止、“干涉”另一岸),都将最终解决台湾问题的希望或多或少地建立在美国的态度之上。温总理此次访美,重任之一就是要借布什的嘴去“干涉”海峡对岸。大陆方面认为,如果台湾走向独立,美国“有责任”反对,台湾方面认为,如果大陆动武,美国“有义务”制止。至于美国必须为中国“内政”承担责任和义务的依据,大陆方面认为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台湾方面认为是《与台湾关系法》和美国对“民主国家”的天然义务。

这表明,美国的“国际警察”身份倒也不完全是自封的。如果美国真的在两岸关系中无所作为,两岸实在只有一条道路可走,便是走向战争,五十年前是“解放战争”,五十年后是“统一战争”,再过若干年,当台独发展壮大之后,甚至可能是“独立战争”。美国在两岸关系中的角色,有时是搅拌器,有时是减压阀,有时是催化剂,有时是灭火器。美国对台海和平有功、对两岸统一有害,海峡之间脆弱的和平局面、两岸分裂分治的难堪处境,正是美国五十多年来“干涉中国内政”的结果。

二、台湾问题的“三头对六面”

台湾问题之形成与发展,罪在战争。一系列的外战和内战——甲午之战、二次大战、国共内战、东西方冷战,一次次地改变台湾的“现状”,最终造成两岸长期的分裂分治。究其原因,帝制中国的衰弱、凶邻日本的侵略、中国政党的武斗、美国强权的干涉,造就了今日的台湾问题。

今日之台湾问题,既非魁北克、北爱尔兰、车臣那样是在既有的统一之下谋求独立的“内部事务”,又非昔日东西德、今日南北韩那样是在既有的独立之下谋求统一的“准国际事务”。台湾问题极具“中国特色”,它是在“不统不独”的状态下,一方求统而另一方求独,求统的一方希望将问题“内政化”,求独的一方希望将问题“国际化”,最终形成了一种“三头对六面”的半内政、半国际化格局。

台湾问题的“三头”即大陆、台湾和美国,“六面”是统一与独立、和平与战争、民主与专政这六大分歧点。

对于大陆而言,国家统一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如果和平不能促成统一,那么战争便是合理的手段和工具。此外,大陆当局对于台湾的民主化转型缺乏好感,主要原因亦在于台湾的民主化给台独思潮提供了自由表达、争取民意的广阔空间,同时也对大陆现行政治体制造成压力。大陆的立场一直以内求稳定、外促统一为最高原则,多次表示必要的时候为统一“不惜一切代价”,并以对待统一的态度在台湾岛上确定“统战”对象和打击目标、以对台政策之差异在国际社会中划分“友好人士”和“反华势力”。

在台湾,台独主张在两蒋时期是“逆流”和“暗流”,经过李登辉陈水扁的不断“开拓进取”,现在已经成为政治主流和民意主流。台湾民心之倾向于台独,在于台湾民众渐渐接受了“本土利益高于国家利益”、“民主的价值高过统一的价值”,并笼统地视大陆政权为台湾本土利益和人民民主权利的外来威胁。民进党当局明推民主、暗销台独,成功地实现了民主化运动与本土化运动的合流,其“独立建国”的中长期目标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陈水扁当局与大陆当局在统独问题上没有共同语言,没有谈判基础,“听其言,观其行”是可笑的,阿扁虽有闪烁其词、欲说还休、进二退一、犹抱琵琶之作态,但其台独“伟大目标”本应该一眼看透。面对大陆的压力,急欲独立的台湾的“国家安全”只能依赖美国,也只有美国敢于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

美国是两岸分裂分治状态的维护者。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重要性来自于两岸的不和,如果两岸在统一立场上有基本的共识,那么美国的作用便无足轻重。对美国在两岸的政治经济利益而言,关键之处是和平,至于统独与否,并不是美国所关心的主要内容。“扶台不反中”、“防独不促统”是美国台海政策的核心,一方面保持台湾的防御力量并承诺在大陆无端攻击时协防台湾,另一方面压抑台湾的独立势头以避免刺激大陆不得已使用武力,使分裂分治、不统不独的所谓“现状”长期化、稳定化。仅仅以利害关系看待美国政策是不够的,美国对共产党国家的天然反感、对民主国家的天然同情,往往抵消掉美国在反恐、朝核和其他全球事务中对中国合作的感谢,也部分抵消掉中国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巨大贡献。美国不仅不可能成为大陆统一台湾的“说客”,也不可能对两岸“一碗水端平”,其反对大陆动武是严厉的,不惜以舰队相威胁,而反对台独是虚弱的,不过是不软不硬的口头警告而已。

三、台湾的最终地位与中美关系的走向

到目前为止,“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是美国的官方观点,也是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官方观点,这是台湾问题的国际环境。这个环境难道会因台湾“正名”、“公投”、“制宪”而改变?美国、日本和主要大国会择机承认新独立的“台湾共和国”吗?不至于!

大陆当局谋求国家统一,大陆人民希望国家统一,台湾当局谋求台湾独立,甚至台湾的多数人也极有可能支持台湾独立,这是台湾问题的国内环境。这个环境会因台湾“正名”、“公投”、“制宪”而改变?大陆会被迫承认台湾的脱离吗?答案很明显,绝对不会!反而会激化两岸的情绪,使双方的立场更加对立,使两岸的极端势力更加嚣张。

目前弥漫于网络的“武统”言论,还有部分学者“异常严峻”、“十万火急”的高论,实在过高的估计了几个台独小动作的实际意义。台独高调其实并不可怕,李登辉陈水扁的算盘有问题,不过逞口舌之快、行无谓之举而已。台湾问题的真正危险并不在于几个台独政客的冒险言行,反正只是自娱自乐的独立游戏,真正的危险其实存在于中国大陆,如果大陆因改革受阻、发展停滞、内部混乱而自顾不暇,因错误的政经、外交或军事举措使国际、国内环境根本逆转,到那时,台湾又何需正名,还怕得不到名正言顺的“承认”?

如何处理当前的台湾危机?如何对待明年的3.20台湾大选?如果陈水扁继续当选并将其“小儿科”式的台独主张公开化,是和、还是战??我们姑且不论台海内战的战争伦理,仅以两岸军力论,武力攻台绝不可能一帆风顺,否则早就乘风破浪而去了。动武必然意味着“死多少多少人,倒退多少多少年”,换来的可能是一个受国际制裁的统一大中国(这个统一中国不排除将由繁荣昌盛、歌舞升平到饿殍四野、战乱频仍),或者也可能是中美热战、台湾顺势便“绝尘而去”。战争之后,两岸关系的现状是改变了,也许全中国的现状和全世界的现状都将改变,此种后果,既非小小台湾所能承受,亦非中国美国之“国家利益”所能容许。

摆在大陆面前的,也并非一道令人绝望的难题。温家宝总理试图说服美国抑制台独,就是一个恰当之举。当前,大陆与台湾的关系陷入僵局,考虑到美国对台湾承担的特殊“国内法”义务、考虑到台湾当局对美国“协防”的特殊依赖,美国的调停人角色还是适当的。让美国政府不仅理解台湾人民的自主愿望,也充分理解大陆人民的统一要求,在台湾问题上改“积极反战、消极反独”方针为“谋和促统”,说服台湾永久放弃其极端主张,帮助两岸走向谈判桌,并推动两岸最终以民主、宪政的方式实现统一,这便是“双赢”乃至“三赢”之道。当两岸吃紧时,中美关系更至关重要,美国所能帮助两岸中国人之处甚多,她若为善,是大善,若为恶,是大恶。

但愿美国能有这样的胸怀,但愿两岸中国人能有足够的智慧和理性,但愿寻求多赢之道成为“三头六面”之共识。

爱思想2003-12-11

阅读次数:1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