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敌人是谁?

Share on Google+

快四年了,九一一那天,美国人从电视屏幕上见到两架客机冲进纽约世贸中心大厦,几百名无辜的乘客顿时葬身火海。那时,人人莫不咬牙切齿,痛恨那些恐怖分子灭绝人性,死有余辜。布什总统讲话,宣告发动一场反恐怖战争,对象当然也就是这些暴徒和他们的总头目宾拉登了。

现在,连美国政府的部长们都不再用“反恐怖战争”这个词了,只有布什总统一人坚持不改。这是因为对于恐怖分子是些什么人、全球性的反恐怖战争能否解决问题,有了进一步认识。七月间,伦敦发生了两次爆炸,四个嫌疑犯中,一个名叫穆罕默德∙汗,是巴基斯坦人,住里兹市的一个南亚人聚居地区。他今年三十岁,从少年时代起,他就是有名的好孩子。青少年游手好闲,多在街头鬼混,汗不肯与他们为伍。他本人不吸毒,不吸烟,不饮酒,还规劝他人改正。南亚人自己成立了青年会和各种基金会,引导青少年改邪归正,汗是积极分子,他本人还得过两次奖学金。于是,很多青年人便聚集到他身边来了。其中有一位二十一岁、另一位十五岁,都和他过从很密。

想不到,正是这三个人,今年七月七日成了伦敦地铁爆炸案的主犯!当场死去的五十六人中,有三人就是爆炸犯自己。调查中还发现,在南亚青年里,有类似动机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随时可能成为恐怖分子。

现在,这就成为全欧洲议论纷纷的话题:这些人生于斯、长于斯,甚至已经是英国公民,自幼享受到各种社会福利,也受到一定教育,怎么竟然成为本该是祖国的英国的敌人,把应属于自己同胞的英国人当作杀害对象呢?何况,他们原本并不是坏人,还做过很多有利于社会的事。

就这三人而言,也许正由于他们是好人,才走上恐怖主义的道路。伊斯兰教加重了他们憎恶求善的本能,对于不公道、不合理、不道德的事分外敏感。白人的失业率是4%,而巴基斯坦人就是8%。四周人追求肉体和感官享乐,大众文化里充满靡靡之音和引人堕落的种种东西。他们企图改变社会,却发现根本不可能。没有其他出路,就投奔到恐怖主义这边来了。欧洲有五百万亚洲和非洲的侨民,怎么办?靠一场或几场“反恐怖战争”就解决得了人们内心里的问题吗?事实证明只能加重那些人的离心倾向。“反恐怖战争”打了不到四年,从伊拉克到世界各地,恐怖分子不是越打越少,而是越打越多了。

有意思的事,这个问题不是由美国人、而是由欧洲人提出来了。欧洲毕竟有五百多年人道主义的传统,所以能够摆脱眼前的得失爱憎,而设身处地把人当作人去思考。然而提出这个问题又是很不简单的,因为多年来欧洲白人对于外来人口的歧视和排斥已经相当严重,为后者说话,就势必得罪前者,而前者却是人口里的多数!

无论如何,这件事值得我们重视,因为他们不是从眼前的狭窄的需要出发,而是为了追求真理,追索事情的是非和公道。其实,在中国人看来就很傻,因为事实上是为自己出了一个难题,一时根本找不到答案,徒添苦恼,但是,难道不是正由于此而需要及早探讨吗?中国20世纪的历史就恰好相反,只见一人之私、只求一党之私,一切从眼前的需要出发,又必定要冠以美好的名目,这就必然地越走离真理越远,直至不能自拔,最终毁掉自己!

2005年7月27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阅读次数:5,3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