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19

想没想过,有一天我们可以把张春桥或者姚文元请出来,把当年受过四人帮迫害的有代表性的人也请来,再把既反对四人帮也反对毛泽东的人也请来,到一个礼堂里,大家伙儿一起当众讨论一下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这不是胡思乱想,前几天,我和几位朋友就见到了文革期间上海工总司的司令潘国平,一起畅谈了文革期间的很多事。很有收获。文革时期的很多事,毛泽东时代的很多事,还没弄清楚。很多老人已经死了,另一些人也不久于人世,重要史料就这样湮没无闻了。

美国人历史比我们短的多,可是他们对历史的态度就不同。一个杰佛逊总统,有关的书就出了194本。几年前,肯尼迪和约翰逊时代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对于越南战争表示忏悔。最近,又有一部电影,叫《战争之雾》公演了,主要内容就是对麦克纳马拉的访问,谈的还是越南战争。一个星期前,又出了一件事,就更有趣了。在旧金山的伯克莱大学里,举行了一次讨论会,请麦克纳马拉出席,也把他的冤家对头、当年反对越南战争运动的积极分子请来,当年的青年俊秀,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了。另有一位著名人物,是埃斯伯格,此人七十年代因把国防部有关越战的秘密文件公布于世而使麦克纳马拉极为狼狈。麦克纳马拉的儿子,克雷格也带着他的儿子来了,而他也是当年反对他父亲指挥的那场战争的积极分子。讨论会的会场选在伯克莱大学,也挺有意思,因为那就是当年反对越战运动的发源地。麦克纳马拉一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人类在20世纪杀死了一亿六千万人,这个世纪里,我们还想那么干吗?我看不会。”那一亿六千万人里当然也包括死于越战的五万多美军官兵。他回答了很多问题,并不能使所有人满意。但是那位《战争之雾》的制片人说:“我看今天来的听众,95%的人是不喜欢他的。但是散场时他们都觉得若是很久前就听到他说这些话就更好了。”大家都觉得麦克纳马拉从过去总结出正面的教训,感到满意。对于他在越战期间极力避免引发一场和苏联之间的核战争,评价很高。麦克纳马拉不愿意公开批评布什政府的政策,但是他表示他反对为了防止核战争就来搞所谓的“先发制人”的战争,推翻一个国家的政府那种做法。这当然就是反对布什对伊拉克开战了。

六十年代开始的反战运动,持续了十年之久。反战的文章和书籍,更不知出了多少。所以你会觉得事到如今,当越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的时候,还来讨论它,是不是还有必要?最近总统选举的竞选活动里出现的一些事,证明远远不是美国人都对那场战争有了正确认识。民主党竞选总统候选人的约翰?凯瑞批评现任总统布什逃避战争加入了国民卫队,却又没去那里服务几天。反对凯瑞的人就说他虽然参加了越战,退伍后却参加了反战运动,那就不能说他是爱国者。很多人至今还认为美国出兵越南未见得就错到哪里。

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对于几十年来的历史,几乎完全无知。这是危险的。当有一天类似文革的动乱又来了,四十岁以下的人就会像他们的父母在四十年前一样手足无措,稀里糊涂地卷进去,或者脑袋掉了还不知怎么掉的,想想看这是多么可怕!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