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霜舟:抗议《逃犯条例》,香港爆发大规模游行

Share on Google+

香港——周日,数十万民众涌上香港闷热的街头,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反对政府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大陆的计划。午夜过后,抗议人群与警方发生了冲突。

这是香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之一,它惊人地展现了民众对公民自由遭到侵蚀不断加剧的忧惧与愤怒,公民自由长期以来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有别于这个国家其他地区的特征。组织者称,据他们统计,有超过100万人走上街头,几乎占到香港人口的七分之一。

此次抗议活动令人回想起五年前的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当时那场运动曾导致香港的几个主要商业区陷入瘫痪,但未能说服政府作出任何让步。此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一直在逐步对香港施加更大影响。

地方当局拒绝了自由选举的要求,并将反对派议员赶下台,批评人士称,北京的支持者正在削弱香港法院与新闻媒体的独立性。

香港周日的抗议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很多人表示被困在地铁站,等待加入抗议队伍。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面临的压力也表明,在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各地的管控力度不断加强。

抗议队伍绵延近两公里,体现出民众对共产党领导人的强烈谴责,也表明北京及其挑选的香港最高长官林郑月娥面临潜在的政治危机。

“我认为这项法律如果实施,会剥夺我们的自由,”16岁的高中生彼得·林(Peter Lam)说,他指的是林郑月娥在北京的支持下,正竭力推动通过的引渡法。“我们将失去表达自己的权利。所以今天我们必须站出来,表达我们的意见。”

警方估计,示威高峰期的抗议人数为24万人,但组织者称,这是自1989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会,当时100多万民众聚集在一起,支持天安门广场上遭到镇压的学生领导的民主运动。

市中心林立的摩天大厦间人潮涌动,以至于很多人表示只得困在地铁站,等待加入抗议队伍,部分列车则因担心过度拥挤甚至过站不停。

此次抗议活动的直接焦点,是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国大陆的提案,批评人士担忧当局会利用它将香港的异见人士、活动人士及包括外国访客在内的其他人送到由中共所控制的大陆法庭受审。

一些抗议者把金属路障用力推向警方,警察则以胡椒喷雾回击。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专家表示,虽然参与者众多,但不大可能动摇香港官员的立场,官方已确认,该法案的二读将按原计划于周三举行。

但参与人数之多,也暴露出人们对北京在1997年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时所承诺的自治权日益受到侵犯的更大挫折感。

近年来,中国大陆的警察获准在连接香港和中国高铁网络的新火车站中的一个区域执勤。一项惩罚不尊重中国国歌行为的法律草案引发了人们对言论自由的担忧。在香港,足球球迷在播放国歌时发出嘘声是出了名的。许多书店已经停止销售批评北京领导人的出版物。

周日大部分时间里,示威活动都是和平的。但是随着中央政府驻港办公室附近一些街道上的游行队伍越走越慢,快要停滞下来时,一些游行者敦促警方腾出更多车道,愤怒情绪开始爆发。

大约凌晨1点。大多数抗议者离开很长时间后,戴着头盔和盾牌的防暴警察介入,驱散了数百名试图占领立法会前一个区域的抗议者。一些抗议者推动金属栅栏,向警察扔瓶子和棍棒,大喊:“共产党的走狗!”

警方采取了行动,向人群喷洒胡椒喷雾,用警棍殴打人群,并将抗议者驱离政府综合大楼。

许多人身着白色衣服,它是正义的象征,在中国文化里也代表哀悼。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后,一些示威者暂时封锁了告士打道的部分路段。冲突一直持续到周一凌晨,抗议者和警察中都有人受伤。

香港中文大学政府与公共行政系高级讲师蔡子强(Ivan Choy)说,尽管抗议规模很大,但政府不太可能动摇。

“主要问题是,中国掌权的习近平是个铁腕人物,”蔡子强在提到中国最高领导人时说。“他会支持林郑月娥推动立法的决定。”

“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现实,”他还说,“但他们已经向世界表明,这项立法不是香港公众的意愿。”

抗议者是在下午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的,当时的气温在30度左右,零星的降雨让天气更加潮湿难耐。许多人穿着象征着正义的白衣,它在中国文化中也象征着哀悼,他们举着写有“反送中”和“反恶法”的标语。

他们把大部分怒火指向林郑月娥,高呼着让她辞职的口号,在经过一个显示她出席新闻发布会视频的大屏幕时,人们发出了嘘声。

拟议中的立法将允许把一些犯罪嫌疑人移交给此前和香港没有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比如中国大陆。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香港其他地方出席公众活动时,林郑月娥拒绝回答有关抗议活动的问题。但该法案将于本月晚些时候进行投票,当前公众的强烈抗议让她陷入困境。

周日晚些时候,政府在回应抗议时表示,该法案将防止香港成为逃犯的避风港。尽管声明承诺“继续接触各方及聆听,释除这些疑虑”,但声明暗示政府正在推进该法案。

拟议中的立法将允许将某些刑事案件中的嫌疑人移交给同香港没有正式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目前的目标是让政府将一名香港男子送到台湾,他在台湾被控杀害了女友。

但该法案也将首次允许将人员引渡到中国大陆,几乎没有上诉渠道。

该法案不包括政治犯罪,香港政府承诺将对涉及人权的案件进行监督。但许多人担心,中国当局可能会利用贿赂等指控,针对那些激怒大陆官员的人。

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交还中国之前,中国共产党曾承诺给予它“高度自治”,但许多人认为,在北京的统治下,香港的自由正逐渐受到侵蚀。

组织者称,100多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但警方表示,高峰期的人数为24万人。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法院的透明度和独立性远高于大陆法院。有人在香港消失,被带到大陆拘押的事件令人们愈发担心北京的影响,被捕者包括一名中国的亿万富翁,以及一家出版公司的员工——该公司出版了许多不利大陆政治领导人形象的书籍。

抗议队伍中,31岁的个体导游、作家乔治·尹(George Wan)在谈到中国大陆时说,“他们的司法制度不好。”他表示,香港政府没有适当征求公众意见的情况下就匆匆立法。

“我们想用我们的脚步告诉政府,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乔治·尹一边说,一边挥舞着一把折扇,上面写着“反送中”字样。

人群中有很多年轻人和携家带口的人,一些父母抱着蹒跚学步的孩子,或者牵着小朋友的手。一个孩子手拿标语牌,上面写着“守护我的未来”。

抗议活动也吸引了那些通常持观望态度的人。46岁的李健龙(Lee Kin-long)说,他和妻子都觉得有必要参加。

“这项法律很危险,不仅仅是对活动人士而言,”他说。“我们不是活动人士。即便是普通民众,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侵蚀我们的自由。”

几周来,这项立法引起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大,其中包括议员间爆发的一次肢体冲突以及4月份的示威活动,那是香港五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示威。

香港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于1997年在“一国两制”安排下回归中国,它允许香港保留地方机构。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已加强了控制。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该提案的担忧引发了学生、校友会、宗教组织和行业团体的数百份请愿书。一些商会担心,该法令会损害香港作为商业中心的声誉。新闻自由的倡导团体也表示反对,指出记者在中国大陆经常遭到关押。

包括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外国政府也表达了关切。

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指出,它记录了“中国的司法体系侵犯和滥用权利的行为,以及在尊重法治方面的普遍倒退”。

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表示:“‘一国两制’框架持续受到侵蚀,香港在国际事务中已确立的特殊地位受到威胁。”

周四,香港的律师们身着黑色衣服参加了一场无声的抗议游行,以此回应这项立法。香港高等法院的一名法官在一份由香港大学校友组织的请愿书上签名,受到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叱责。

香港民众上次就某一个问题举行如此规模的游行是在2003年,当时有50万游行者表达了对拟议中的国家安全立法的反对,该法禁止煽动、颠覆和危害中国政府的行为。

这项名为《第23条》的立法,在许多人动员起来反对之后被搁置。他们认为该法威胁到了香港基本法所规定的公民自由。香港大学的民调显示,反对引渡计划的人甚至还要多。

但民主派议员说,除非政府放弃,否则这项议案很可能在地方立法机构获得通过。在70个席位中,亲北京的议员占据43席。只有一半的席位由普选产生。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
Gillian Wong和Katherine Li自香港、Edward Wong自华盛顿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6月10日

阅读次数:8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