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十九:朗宇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8-06-03

朗宇喊生活区的公公娭毑们领油的时候,我正好下班回到家。起初,以为是打爆米花的牛老头来了,再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朗宇以及他的堂客两口子在给大家发油。黄橙橙的,一大桶,全国人民都知道的那个名牌。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领,有前提条件的——必须用自己的身份证在朗宇手上开一个股票账户。我的母亲是有着近二十年资历的老股民,但想着能免费领一桶油,她就拿着我们全家所有人的身份证,一口气领了三大桶。我在内心里,替朗宇感到不值,因为,很多人显然都怀着我母亲同样的想法,他们最终会沦为“僵尸账户”。这样的账户,对朗宇来说,真不知道意义何在。

然而,朗宇却很是高兴,望着长长的队伍,他不断安慰后来者,告诉他们不要着急,油领完了,他会再继续运新的过来。也就是眨眼功夫,整整一辆“长城”皮卡的货箱空了,朗宇兴奋地告诉老婆阿娇,今天的开户任务圆满完成,不仅如此,还超额6个,我们老总明天开早会肯定会表扬我。阿娇说,大家还不是给我面子哦?否则,哪个会齿你?阿娇说的倒也是实话,朗宇一年到头几乎不在生活区露面,跟大家都不熟,阿娇则不一样,每天做完家务,不是这个麻将馆串串,就是那个麻将馆坐坐,差不多全小区的人都认识。所以,假如不是阿娇极力怂恿,大家还真不敢领这桶免费的油——毕竟,现在诈骗犯无孔不入,诈骗手段花样百出,稍不留神就上当,经过社区民警三番五次的宣传,小区居民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

如果没有记错,我和朗宇认识差不多有二十年时间了。犹记得,那是我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他当时和刘立刚在下象棋,而我也是一个棋迷,不用说,连彼此的名字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加入了大战之中。国有企业到底跟外边的民企不一样,不要说上班下棋,就是打牌都不会有人管。所以,我们三个人每天都是在车马炮的厮杀当中,度过愉快而美好的一天。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无疑是人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

只不过,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没过多久,刘立刚有感于国企工资太低,实在不够养活老婆孩子,空有一手好的仪表维修技术却无用武之地,一咬牙,辞职去了浙江一家民营化工厂,据说薪水翻了好几番。而朗宇,也不甘落后。不知从什么地方进了一大批半新不旧的毛线衣,款式倒还过得去,然后游走于全市各大高校和职校,向穷学生们做起了毛线衣的推销。当然,冬天推销的是毛线衣,夏天推销的则是印了各种稀奇古怪图案的文化衫。只有我,既没有过硬的技术,也没有三寸不烂之舌,只能继续呆在单位老老实实上班。

朗宇很快就发了财。之所以说他发了财,是因为他不但在短时间内,娶了一个漂亮老婆,而且还同时养了一个“小三”。我连一个女朋友都找不到的情况下,朗宇一口气抱回一对佳人,这样的齐人之福,绝对让人羡慕不已。那天,朗宇打电话告诉我一个住宅地址,恳求我立刻过去带里面的人去医院。原来,那里住的正是他的“小三”。其实也不是什么多大的毛病,大概是痛经什么的,喝碗红糖水就好了。“小三”其实想见的是朗宇,结果等来了一个陌生人,那个气愤,可想而知了。她哪里知道,朗宇的老婆此时正在产房,这个时候,就算拿枪指着朗宇,朗宇也不会过来的。事后,我才知道,朗宇每周一、三、五、七陪正室,二、四、六陪“小三”。那天是周六,难怪“小三”会小题大做,一个小小的痛经,就吵着要进医院。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朗宇其实蛮辛苦的,齐人之福,真不是那么好享。果然,仅仅一年多时间,东窗事发。朗宇的老婆当然气愤至极,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带着不满周岁的小宝宝远去了深圳。朗宇的老婆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会计师,据说后来在深圳混到了某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年薪上百万。那个“小三”,自然也不见了踪影。当然,临走时,不忘要朗宇赔了一笔不菲的“青春损失费”。至此,朗宇又恢复了单身。

朗宇恢复单身后,不再干那种陪人笑脸的推销生意,转而进了某证券公司。我说,你又不是金融专业毕业,去证券公司干嘛?肯定是做最低层次的开户经纪了。他说,可以从头开始学嘛,这一行学问大着呢,干得好,上升空间也大。我说,你不搞小商品推销了?他说,不搞了,其实搞那玩意蛮累人的。

其时,我们共同所在的国有企业,因为环保不过关,被市政府勒令关停。我也辗转找了好几个工作,最终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因为不再有工作上的交集,生活上的交集也就越来越少。最终,我和朗宇逐渐失去了联系。

再次见到朗宇,是三年后的某天。那天,他携新婚妻子搬来我所在的生活区。见到我,他倒也并不生分,主动给我发烟。我说,你怎么搬回来了?他说,当初结婚的新房已经卖掉用来炒股,所以只好搬回父母留下的这套老房子住。我说,那你炒股发财了吧?他说,哪里发财哦?现在市道不好,不亏就谢天谢地了。紧接着,他挥了挥右手,说,你也开个户咯,你不理财,财就不会理你。我敷衍道,改天吧,现在没空。他也没有勉强,说,改天一起吃饭啊,我请。

当然,之后我始终没有吃到他的这餐饭。他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他的新婚妻子阿娇并不上班,很快和生活区的老人们混得溜熟。她来的时候,肚子已经微凸,几个月后,诞下了一个小男孩。朗宇终于再为人父。必须承认,再为人父的朗宇,不再像年轻时那般荒唐无稽了。他每天老老实实上班,回到家,挑灯夜读,努力考取各种证券从业资格证书。我不知道他通过炒股是否真的发了财,但他的业务能力突飞猛进却是有目共睹。很快,他就被提拔为营业部的营销总监,享受副总待遇。

又过了不久,再次传来消息,朗宇搬家了。原来,最近的股市走出了罕见的大牛行情,身为高级投资顾问的朗宇,咨询费日渐看涨,巅峰时期,名下会员达到近千人。最高的一个月,光靠会员的交易佣金就进账九万元。他自己早已放弃炒股,依靠会员的交易佣金,已经活的相当滋润。所以,他很快就又在河西买了新房,与此同时,还买了一辆崭新的福特越野车。朗宇通过自己的努力,又一次跨入成功人士的行列。

他搬家的那天,我特下楼送他。他问我小说写得怎样了?我说,还行吧,就是赚不了几个钱。他说,这应该也是命吧。我能有今天,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我点了点头,说,那是,那是。临上车,他忽然说,以后有机会杀几盘?我说,象棋?他一怔,说,当然是麻将啦,现在谁还下棋呀!

我这才发现,原来他早已经忘记了我们曾经拥有的那段快乐时光。

2017年6月3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4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