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圣诞歌声中的情吻

Share on Google+

玛丽是位秀丽清纯的女孩。13岁那年,她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双双身亡。成为孤儿的玛丽不得已投奔了她的一位远房叔叔。

叔叔住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他性格粗暴,为人自私,待小玛丽如同佣人,成天喝令她干一大堆家务杂活,玛丽被迫中止了学业。

几年后,小镇上开设了一个小阅览室,免费对镇上居民开放。在孤独寂寞中的玛丽非常高兴,每晚一做完家务,她就直奔阅览室。在那儿,玛丽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书籍和杂志。阅览室柔和的灯光和宁静的氛围轻轻抚慰着玛丽那伤痛的心灵:书本中知识的芬芳细细密密浸润着玛丽饥渴的欲求。小小阅览室成了玛丽孤独人生与寂寞花季中的精神慰藉。

一天,当玛丽步入阅览室时,发现一位陌生男子占据了她通常坐的位子。灯光下男子捧书端坐,眉宇间透射出一种小镇上罕见的高雅气质与书卷气息。玛丽不禁怦然心动,她面色一红,慌忙移开目光。

当晚,玛丽心神不定,不时偷偷地从杂志上方向青年男子投去一瞥。只见他时而持笔疾书,时而凝目沉思,那充满生气的脸上透射出一种摄人心魂的光辉。

“从哪儿钻出这么一个白马王子?”玛丽心慌意乱地暗想。

几天后,玛丽发现,这位“不明飞行物”同她一样,每晚都要读到阅览室关门才离去,而且,出门后他们还要同行一段路。

自然而然地,他们交谈起来。

玛丽惊喜地发现,这位叫作杰克的青年男子简直是一座知识的宝库,他渊博的学识令玛丽赞叹不已,他那娓娓讲述的风采使玛丽心醉神迷。从阿基米德到伽利略,从古希腊哲学到拜占庭艺术,从渺渺人生到迢迢宇宙,杰克在玛丽眼前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窗户”,透过

这些“窗户”,玛丽窥见了—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她的心灵仿佛升华到一个灿烂的空间,受到一种美妙而神奇的抚慰,整个生命充满了新奇与激动。

每天,玛丽都急不刊—待地盼望黄昏的到来,盼望灯光下夜空里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天越来越冷了,圣诞节渐渐临近,阅览室里的读者也越来越少,到节前关门那天,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回家的路上,他俩并肩走着。杰克一反常态,一路沉默不语,但他眼中闪烁着—种奇特的光,似乎饱含着爱意,又似乎困惑犹豫。玛丽有种预感,她心中一阵潮涌,脸蓦地红了。

走到他们通常分手的路口,杰克停下米。四周杳无人踪,静谧的夜空里雪花飞舞。杰克转身面对着玛丽,眼中饱含着无限柔情。“玛丽,你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我没料到会在这个偏僻小镇上遇到让我如此动情的姑娘。”

玛丽心中一阵狂跳,双颊火热。她垂下头,等待那巨大幸福的来临。

“我本是路过这儿,只打算在这宁静的地方读读书,休养几天,但你让我整整呆了一个月。明晚就是圣诞之夜了,我不得不回去……我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我妻子和小女儿在急切地盼望我回家……”

霎那间,玛丽眼前一片白雪迷茫。

“……玛丽,你不属于这个小镇,你非常聪明,你应当出去求学,也许我能帮你,我住在……”

泪水涌入玛丽眼眶,她再也听不清杰克发出的声音。

“再见了,玛丽”,杰克说完拥住她,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

杰克的身影消失在纷飞的大雪里。

泪水终于从玛丽眼中滚出,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雪地里,任白雪在她肩头堆积。远处传来优美深沉的圣诞颂歌,歌声在雪花飞舞的夜空里回荡……

圣诞节后,阅览室重新开放,然而玛丽却觉得很难再踏上那条小路,很难再进入那灯光柔和的阅览室,因为到处都是他的身影,到处都是他的音容。

一天傍晚,叔叔家来了不少客人,吃喝到很晚。玛丽侍候客人时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盘子,喝得半醉的叔叔扬手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玛丽捂着脸奔出屋去,在寒冷的旷野里对着茫茫群山连连呼唤:“杰克,杰克……”

一个多月后,玛丽出现在—座海滨城市。她恍惚记得杰克分手时告诉过她他的地址,可惜当时她心慌意乱没有听清更没有记住,只隐约记得是一座沿海城市。她盲目地在几个城市流浪了两个月,待用完了最后一分钱后,不得不到一家工厂打工。

她拼命地干活,友好地待人,业余时间便去夜校读书。很快,她的工作和为人赢得了人们的赞许,同时,也赢得了不少男人的爱慕。在追求者中,一位叫马丁的青年工长奋勇当先,他一有机会便接近玛丽,围着她鞍前马后大献殷勤。然而大半年下来,玛丽仍未给他——个肯定的答复。

又一个圣诞节到了,马丁知道玛丽无家可归,便盛情邀请她去他家过节。

“不,谢谢你,马丁,我想独自过圣诞夜。”

“那我也不回家,我陪你!”马丁坚决地说。

在一家临海宾馆的顶楼上,玛丽与马丁相对而坐。庆祝圣诞的灯火在远处五彩缤纷地闪烁,纷纷扬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马丁揉了揉冷得发红的鼻子,他不懂玛丽为何要选择如此冷清偏僻的地方过圣诞夜,但他还是为玛丽终于同意与他共渡圣诞而兴奋。马丁边喝酒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玛丽。

玛丽静静地坐着,在夜色与闪烁的灯光里显得非常美丽,非常娴静。她那微微翕动的红唇、晶莹秀美的眼睛和—头金色的长发强烈地诱惑着马丁。他情不自禁一把握住玛丽的手。“玛丽,你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我爱你,嫁给我吧!我已经挣了一大笔钱,我保证让你幸福……”马丁说着欠身准备亲吻玛丽。

突然,马丁看见玛丽脸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奇特的神情,一种他所从未见过的神情。那神情如圣母般高洁,似乎蕴含着无限的柔情,又蕴含着无限的忧伤。海风轻轻吹来,微微浮动玛丽的长发,闪烁的灯光映照着她泪光晶莹的眼眸。

马丁蓦地僵住了,眼前仿佛是一尊无比圣洁而又美丽的塑像,使他的嘴唇无法去触及那玉洁冰清的脸庞。

玛丽含泪的目光慢慢越过马丁的肩头,投入那迷茫浩瀚的大海。

“马丁,对不起,我无法答应你。你是个好人,真心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不过,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寻找另一个人,或者说另一种人,他也许很穷,但他能用一种东西抚慰我的身心,让我的心灵得到一种升华,一种超越。我觉得,那种幸福才是我所渴求的幸福。也许,这一辈子我都找不到他,就像在这茫茫大海上徒劳地寻觅一枚贝壳。但我要寻求。我没有办法抗拒那召唤我生命的力量……”

海水哗哗地冲打着岸边的礁石,一串晶亮的泪珠悄然从玛丽的眼中滚落,融化了她胸前飘落的雪花。

远处,传来深沉感人的圣诞颂歌,歌声在雪花飞舞的夜空里回荡……

(补记:1982年,我在达县师范专科学校教英语。一天,在《美国之音》周末的英语故事中收听到了这个故事,当时就很感动。后来在教学中我多次用英语给学生讲起这个故事。1999年,在我离开讲台7年后,我把它编写出来,发表在《重庆晚报》和《重庆与世界》杂志)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0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