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民粹主义的心理分析——高呼“人民利益”乃是一种心理脆弱的表现

中国社会在顶层设计的同时,民粹主义也一直在抬头。事实上,凡是民粹主义兴盛的地方,就是民主与宪政最远离的地方。当中共当局不断地丑化宪政民主的时候,正是距离民粹主义最近的时候。

所谓的民粹主义,其实就是民嘴主义或者民肚主义。当政者以满足民众的肚腹为第一要义,以猪栏的哲学来控制着民众的头脑。当很多人明白了其鬼魅伎俩的时候,就要跳出猪栏,投奔西方社会。所以,你们会看到很多的人不再仅仅是为了肚腹而活,而是不断地移民海外。所以,全世界的人,包括海内的海外的,都会发现,贪官污吏都在转移自己的资财,裸官盛行。据估计,每个月贪官转移到海外的资金达到500亿美元。一年就是6000亿美元的资金被转移。长此以往,必然导致更强大的民粹主义的抬头。民粹主义的思路和行动对于那些仇富、仇官、反精英、反专制、热衷于群众运动的人来讲展现出了巨大的吸引力。在民粹主义看来,民主、宪政都是不值得信赖的,唯有群众运动才是惩治腐败获得平等公正的唯一途径。

中国的民粹主义的集大成者乃是毛氏。毛泽东以民粹主义立言并且付诸实践,所以毛氏能够建立起来专制极权主义的统治。毛氏的思维以依靠群众运动,以达到反知、反智、反制的目的。毛氏对制度的建立一无所成。最为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煽动群众、挑拨离间、制造矛盾,以“人民”的利益为旗号,达到一己之私的目的。以建立起毛氏民粹主义极权式的国家社会主义(NZ)为其服务。

如今,中国普遍的低收入者、下岗工人、毛思维的余孽还大量存在。在官方甚至在民间都有市场。民粹主义仍然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的危险。民粹主义总是抬高平民、推崇“人民”、主张“人民第一”或“人民优先”;民粹主义也具有无政府主义倾向,它反官僚、反政党、反权威、反体制,因为这些机构正是精英集结的大本营,也是精英之所以成为精英的依据;他们相信真正的知识和智慧并不属于学术权威、院士、专家教授,智慧只属于人民、只在于民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千百万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高于一切书本知识。所以,以牺牲制度、法制为代价的薄氏的“重庆模式”能够鼓惑人心,使得毛氏拥趸者会如见考妣一般。不能不说,民粹主义在中国仍旧人多势众。

在民粹主义那里,人民不过是他们抬高自己的获得拥护的政治名词而已。当人民对专制政府非常不满意、严重不信任,而又毫无体制性的办法——比如通过周期性改选或临时启动弹劾、信任投票等宪政程序——来更换政府,那么,有“正统资源”的民粹主义就成了一个可行的选择。在中国社会目前的政治情境中,民粹主义的抬头有着丰富的社会基础。

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是什么?笔者认为,其社会基础乃是基于民粹主义者内心的虚弱而来。正是因为民粹主义者的内心的虚弱,他们才需要追求一个象征性的世俗的“伟人”作为他们的标的物,并在自己对于社会改造的“理想”寄托于此“标的物”之上。此“标的物”代表了他们的思维和灵魂。他们却失去了自我的灵魂和独立的思维方式。他们以自己的“思想自由”为代价来换取“伟人”对他们的“三观”的改造。他们自认为的崇高实质上却是被奴役的崇高,也是被打折后的高尚,他们被他人的思维奴役反觉得舒适泰然,坐稳了奴隶反而感到自由。这种畸形的心态正是民粹主义者虚弱灵魂的映像。

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还有来自中国自古以来的“圣贤崇拜”和祖宗崇拜有关联。所以,对具有强大意志力的(包括圣贤和恶魔)都具有一种盲目的崇拜基因。这种基因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之中,一直在作乱,并使得更多的人远离真道(真神)。约翰福音里面说的很清楚:道就是神。道就是上帝。所以,我们会看到得道的老子会遁去,对于社会采取的是消极避世的态度。也有孔子会致力于社会的道德建设。但是对于愚昧的弟子们,不谈论“乱力鬼神”。并不是孔子不懂得真道,而是“不知生焉知死”的态度决定了他的教育态度。上帝在孔子的心智之中,只是到了孔子有病的时候才“丘祷亦久矣”,求助于上帝。孔子刚愎自用,把与神的交往的事情没有广泛传播,导致后世的国人对真理的隔绝有其先天性的不足。后世韩愈乃是明白文章千古事的道理,所以他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把人类追求真道的事情作为第一位的事情来推广。后代的人并没有真正了然韩愈的真实意图,所以,教育的堕落和腐败,教育的工具性特别是政治工具性属性得到了不断的加强,以至于共产中国在假借“人民利益”和使用教育作为政治工具进行愚民这个方向上走的更远。

2,追寻上帝的意志才是拯救之途

中国社会自老子以降,一直在偏离真道的道路上行进着,到了近现代,前有义和团匪帮祸乱人心,后有嫁接上帝之名的洪秀全祸乱民众,现有红祸蹂躏和横行神州大地。所以说,中国民众的上帝启蒙还远远不够。上帝的意志意志被这个社会驱离。刚硬的心肠难以获得世界的怜恤,同样也难以得到上帝的恩膏。自从神呼召马礼逊来到中国开拓神的疆土,中国才逐渐开始接受神的祝福,这种祝福会一直延续到神州变成真正的神州,让上帝的意志真正地主导中国社会的前进和辉煌。任何假借人民意志行事的政治必然会被唾弃进入历史的垃圾场里。

中国社会自古以来从来没有真正的意识形态。如果说有,只有一种畸形的奴役思维的意识形态存在于骨子里面。这种奴化了的意识形态是总是以“人民”的名义来施行其暴政。自以为是的虚妄和脱离上帝之道的邪恶在他们的意识里总是并行不悖。以人民为上帝,乃是为了架空人民,架空上帝,以所谓“伟人”的意志取代上帝的意志。所高喊的“人民万岁”乃是将人民为刀俎的欺骗性宣告而已。

什么是上帝的意志?简言之,上帝的意志乃是分辨善恶的唯一准则。上帝的意志乃是关乎上帝创造人类的目的和上帝需要人类行为为未来的事情负责。个人的、人类的、国家的行事准则要受到上帝意志的约束,并指导我们谨守遵行。上帝意志乃是上帝本性的启示,由此,我们世人可以知晓上帝的无限智慧和良善。此也是社会道德和国家道德责任的终极基础。人类对于理性的追求乃是求真,人类对于意志的追求乃是求善,在上帝的意志里,有无限的荣美,认识上帝乃是求美。在圣经里面,自始至终,都是在讲上帝意志。圣经里有上帝的律令、目的、旨意和命令。作为人类中的每位个体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都拥有上帝赋予我们的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乃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最美好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来追求上帝的恩典。但是也有与上帝隔绝的人没有追求上帝的恩典,反其道而行之,导致这些人被撒旦所俘虏,助纣为虐,最终被历史所唾弃。

所以,在基督教普及的国度里面,对于人性之恶的深切审察所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可以有效地防止政府对上帝子民的侵害。基于“天赋人权”理论、“自由意志主义”理论所倡导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乃是一种自然权利。基于这些权利的不可让渡性所建立起来的民主国家制度乃是人类进步的一个标志性的里程碑。

但是,在中国这个世界里,和挪亚的时代一样成为了邪恶强暴的时代,自以为是而且违背上帝的意志。大型城市不断出现,楼房也越来越高,每个人都在梦想着建造自己的通天塔,古代城市索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正在各个城市里上演。被牵涉到妨碍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百姓的生命、自由和财产被随意的剥夺和侵害。正是因为违背上帝意志的愚妄的统治集团导致在这片大地上不断地上演着各样的人间悲剧,他们的愚妄自信正在为自己发掘着墓穴。

挪亚的时代是一个又吃又喝的时代,是一个注重吃喝嫁娶的时代。我们的这个时代和挪亚的时代何其相似。末后的时代不过如此!在这些没有信仰的地方,他们的肚腹就是他们的上帝,据称,每年的官僚所喝的酒相当于一个西湖的水量。败坏的时代都是人所败坏的,因为这个时代是远离了神的时代,所以,中国的红十字会就和郭美美有了十分亲密的联系。城管、拆迁公司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

更可悲的是,这个邪恶的世代与学术界互相苟合。目前,学术界有一种怪论:“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刘晓枫所欣赏的对德国纳粹政权趋同的施米特所主张的那样:“从民主的观点来看,除了人民的意志之外,其他均不予考虑;从政治上讲,上帝无非就全体人民的上帝,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把人民的声音等同于上帝的声音,把人民的意志当做上帝的意志,乃是对上帝的亵渎。上帝警告过:“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马太福音12:32)

“你们必认识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如果偏离的真理的道路,必然会被专制和流氓政治所捆绑。使得你们终身难以获得自由。上帝的意志乃是让我们认识真神,并让我们获得自由。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必会遭受更多的弯路和惩罚。中国的社会亦是如此,如今,宪政所倡导的民主自由三权分立等思想乃是上帝给予中国的最好的礼物,如果我们不能够敞开胸怀迎接这么美好的礼物,我们会被再次被专制所奴役。

3、基督教宪政乃是中国自由的必经之路

在个人与上帝之间没有任何有权威的实体,宇宙所有、上帝至尊;上帝之下,个人为尊。而且信仰纯粹就是个人与上帝之间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个人应该优先于教会、政府、社会团体,是团体的目的,根本不是团体优先于个人,团体只是实现个人目的的手段。

凡是独裁的国在个人与上帝之间没有任何有权威的实体,宇宙所有、上帝至尊;上帝之下,个人为尊。而且信仰纯粹就是个人与上帝之间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个人应该优先于教会、政府、社会团体,是团体的目的,根本不是团体优先于个人,团体只是实现个人目的的手段家首先要摧毁的就是个人主义思想,而代之以表示人民利益的某个集合概念如“人民”等等。纳粹就称个人主义为极端的利己主义,把“个人的权利”的概念改变为“人民的权利”这个概念,把人民变成脱离了个体的集合概念,然后以人民的名义开始独裁,让人民这个词成为纳粹对实质人的权利的践踏的一个遮羞布。法国大革命、苏联无产阶级专政时无不以人民或集体的名义行专制的实质。

没有个人的意志自由,人权无法得到保障,民主宪政体制及其意识形态大厦就会轰然倒塌,而个人主义延伸出来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政治自由等等人权和个人主义为基石建构的权利限制和制衡、选举制度、代议制度真正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石。

基督徒的眼光不再盯着圣礼、巫术的世界,而是将眼光关注在现实世界中。而凡是上帝的“选民”,他蒙受的恩典就永不会失去,而凡上帝拒绝赐予恩典的人,不但不可能用带着巫术性质的方法获得恩典,而且也没有任何其他方法来得到它。基督徒必须成为上帝的“工具”,必须用社会生活中的实践来“证实”他是选民,必须踏实作明显的事情。因为除了社会生活以外,其他的一切途径都是我们人所无法干预的。那怎么知道自己是得救的呢,一靠坚信,二靠社会生活证明你是上帝的选民,在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等事务上见证神的荣耀、找到自己得救的凭据。(注:见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自由主义的基础来自于《圣经》。除了神以外,没有人(包括自己)可以拥有或取去个人的生命和自由(参林前6:19-20),我只是这个生命的管家,受神所托去照顾和爱惜它,我们不应藐视我们的自由,也不应为红豆汤而出卖它(参创世记25:34),也不应为稳定的社会秩序而出卖它,即使能够以自由为代价换取稳定的社会秩序也不应如此.因此,人不可以拿自由去与统治者交换军事保护或稳定的社会秩序。因为政府的成立是后天的设计,目的是要保障人先天从神得来的自由(参罗13:3-4),所以当政府有负人民的信托,大规模地侵犯人民的自由时,人民便有权推翻这个政府。这就是自由主义的法理。

基督教也是宪政的唯一的超验源头。如果离开了对中世纪传统、大宪章运动和宗教改革传统着三大历史传统的认识,就很难建立起来对欧美宪政传统的认识。在中国,之所以政治苦难难以结束,就是因为对政府的依附和盲信,被所谓的“人民意志”忽悠,对上帝意志缺乏深入的理解和考量。正因为此,不打破“人民意志”的谎言,遑论宪政是不可能的。近观杨小凯、曼德、王志勇等学者所阐述的基督教宪政主张,乃是中国走向自由的必经之路。

于2013年12月13日

卢泰之,笔名逸风。基督徒,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纵览中国》首发:Saturday,December 28,20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