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26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6日,常伯阳律师、许艳,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我问余额多少,还是不告诉,存钱的工作人员态度一种不屑的表情,无法和他计较,存钱后,我们走了。

后来,常伯阳律师和我,去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

过了重重安检,达到立案大厅查询,工作人员输入《余文生》的名字后,电脑里依旧没有余文生立案信息。我们让她联系办案法官刘明伟,她不联系。我们说,她自己联系,问问案件情况告诉我们也行,她还是不联系。工作人员说,只有电脑里有立案信息,她们才联系。可是电脑里又没有立案信息,所以我们根本无法从大厅查询到案件信息。

大厅里有法官电话,可是无人接听。用大厅电话给刘明伟法官打电话,也是没人接听。

我用我的手机,拨打刘明伟法官打电话,他也没有接听。

常伯阳律师和我出来,到工作楼大门传达室,希望他联系刘明伟法官,问案件情况,他打了一个,没人接,后来电话响了,他听后也没有让我们接电话,挂了,但是告诉我们是另一个地方电话,告诉我们这个电话,常律师打电话过去后,又无人接听。

我们告诉他,想知道案件情况,家属和辩护律师有知道案件情况的法律权利。因没有立案信息,大厅查不到,法官电话不接,所以让他们联系法官。后来,他告诉我们,可以到附近的信访接待室,他们可能联系。

常伯阳律师和我,找到第三个地点,信访接待室,门口就有二个工作人员,要填表,基本信息就是需要案件号,我们说,不知道案件号,没有告诉我们。工作人员说那不让进楼上办公区。我们告诉他们,是法院电脑里没有立案信息、是法官不接电话、是没有告诉我这个妻子就把庭开了,那么多法律权利被侵犯,现在想依法的查询案件情况,难道要继续剥夺吗?工作人员说,不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这样的事情,也没有遇到过。常律师说,多年以后,你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你们在阻止最基本的法律权利。我说,多年以后,你们也会知道,你们就是亲历者。突然,他们说,那你们上楼吧,我还挺高兴,以为可以到楼上办公区,找到办案法官呢,结果到达楼上,只是一个信访办公区,依旧不帮助联系法官,只是填了一个表,说转告,原来到信访接待办公区,都是如此艰难的事情。

几个地方跑下来,得知,刘明伟法官每周二下午,在信访接待室领导办公室接待,说他是副庭长。周二下午,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信访接待时间。

26日,一天跑下来,除了被一个个大门的工作人员和安保的工作人员,以也联系不到法官为由,一个个推开后。什么案件情况也没有查询到。

常伯阳律师和我,跑的满身大汗,一趟徐州之行,投入路费等约2000元钱。不要说想见办案法官了,连想电话联系法官或者请他们工作人员自己联系,只是转达一下话也行,查询下案件情况,都成了中国梦!请问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职人员,什么时候,可以保障老百姓的法律知情权?什么时候,可以从你们的办公桌上下来,听一下自己办理案件的当事人的声音?

把当事人法律权利剥夺,当事人无力解决,不是当事人的弱,是公职人员在破坏法律、制造不公平不正义。

请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级有关部门,能立即告诉我,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保障家属的知情权。我也在此要求中国司法机关,请让每一个人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6.26

阅读次数:1,7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