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霜舟:香港主权移交22年:“一国两制”还有保障吗?

Share on Google+

香港——1997年,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殖民统治,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对北京而言,那是一个无比自豪的时刻,而对一片长期享有比收回它的国家更大的自由与繁荣的领地而言,那却是一个无比忧惧的时刻。

中共统治的专制国家将接管的,是一个有着独立法院、正在萌生的民主和对公民自由权利给予广泛保护的全球金融中心。中国政府是否会信守未来50年保持“一国两制”的承诺?它是否会让香港继续保持本来的面貌?

北京做出承诺时很爽快。

据英国政府一份解密的备忘录记载,“中国将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诺言,”该国总理对英国首相说。

但在周一香港迎来主权移交22周年之际,中国近年来的一些行动并非他说的那样。

香港人或许依然享有让中国大陆羡慕的自由度,享有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和不受干扰的司法体系。但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证据表明,这些自由正在悄悄溜走,这片领地正进一步笼罩在北京的阴影之下。

近几周来,香港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他们上周一又回到了抗议队伍中。在这里,很多人都有一种时日无多的感觉。

“会有那么一刻,中国大陆将完全接管香港,”参加了近期一次抗议、现年25岁的小学助教丹尼·陈(Danny Chan)说。“作为香港公民,我们最多能做的,就是推迟它。”

如何走到这一步
一场鸦片战争,一座成为战利品的岛

17世纪末,专注于贸易与帝国扩张的英国人来到了中国,他们很快发现自己与中国的统治者存在分歧,后者乐于出口他们的产品,但几乎没什么兴趣进口西方产品。

英国将鸦片作为打入中国的途径,无视满清皇帝的反对,强行将这种毒品输入中国市场。

通过两次战争,英国人从中国人手中夺走了香港,后通过一份为期99年的租约,占据了香港部分区域,租约于1997年7月1日到期。

在1980年代的香港移交谈判中,中方驳回了英国继续统治这片领地的想法,转而建议让香港成为中国的一个半自治地区。时任中国总理赵紫阳曾告诉当时的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对北京的信誉可以尽管放心。

北京在1997年接管时,一开始确实采取了一些温和的措施。

香港许多人担心到1997年,他们的权利会一夜之间消失,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有些言过其实,然而自那以后,对自由的侵犯逐渐升级。

“和1997年不同,我认为今天的一些不安来自确定性,而不是不确定性,”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副教授张赞贤(Peter T.Y. Cheung)说。

自2012年习近平执政并开始着手加强对全国各地的控制以来,中国对香港采取严控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特别是在过去六、七、八年里,我们看到北京收紧了对香港的控制,”在香港回归前和回归后的头四年里担任政府二号人物的陈方安生(Anson Chan)表示。

我们的发现
被拖延的民主进程

在英国统治香港期间,殖民政府的总督是任命官员,立法机构的直选席位直到1990年代初才引入。

相当于香港宪法的《基本法》于1997年生效。《基本法》宣称,“最终目标”是由选民选出行政长官和整个立法会。2007年,胡锦涛任领导人期间,香港设定了投票日期,称2017年行政长官可以通过直接选举产生,随后是整个立法机构。

但这并没有发生。

2017年,香港特首再次由一个一直听命于北京的委员会选出。将近一半的立法会委员是由职业界别选出的代表组成的,而不是由广大选民选举产生。第二年立法机关再次选举时,这种情况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

“受侵蚀最严重的是1997年后20年香港应该能够直选行政长官这一承诺,”伦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at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所长曾锐生(Steve Tsang)表示。“显然没有兑现。”

2017年成为特首的林郑月娥经常说,她有两个老板:北京和香港。但北京在选择香港特首时所扮演的角色,引发了关于谁在香港说了算的广泛质疑。

中国政府确实曾经支持香港实行某种形式的直选,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陷阱:中国立法机构在2014年决定,香港人可以投票选举自己的领导人,但候选人必须首先得到亲北京的提名委员会的批准。换句话说,香港可以选举自己的领导人,但只能从少数共产党认可的候选人中选出。

于是,所谓的雨伞运动诞生了。这些限制在香港引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者占领城市街道近三个月,抗议他们所称的“假民主”。

一年后,香港立法会否决了该计划,亲民主议员一致投票反对。一些人认为,民主阵营可能错过了一个逐渐获得好处、在日后渐渐改善局面的机会。

我们的发现
大陆的广泛影响力

1980年代,当英国和中国就香港回归后设想敲定一项条约时,谈判代表们煞费苦心地想要确定中国和香港的权力范围。

外交事务?中国。国防?也归中国。

但根据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规定,其他所有职责都应由香港承担。

然而,近年来有明显迹象表明,这些界限正在模糊,尤其是在涉及司法领域的时候。

香港人已经在担心他们的自治地位恶化,因此,当消息传来,香港立法机构即将通过一项新的引渡法案,为将人送往中国大陆接受审判提供便利时,其结果是自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街头抗议——以及当局暂停推进该计划的决定。

从法律上来说,这项引渡措施将方便中国大陆抓捕香港人,但在没有这样的法律的情况下,似乎也并没有阻止大陆当局的此类行动。

2015年,与香港铜锣湾书店有关的五名人士失踪,该书店出售有关中国大陆政治的八卦书籍。其中一人显然是在香港街头被抓的,还有一人在泰国的家中被绑架。另有三人在中国大陆被拘捕,五人全部被关押在大陆,其中一人至今仍未释放。两年前,中国大陆亿万富翁肖建华在香港一家酒店被带走。最后他也被拘押在大陆。

这些秘密行动看起来无法无天,但吊诡之处在于,它们对香港自治的威胁,可能小于公开的高压统治,因为这些行动需要绕过地方法院,而不是坚持要求法官改变标准。

许多香港人担心,拟议中的引渡法将允许大陆当局直接要求移交政治案件中被通缉的人,尽管有设置人权保护措施的承诺。

该法案提出后,之前曾遭拘押的书商之一林荣基(Lam Wing-kee)逃往台湾。

“从书店事件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想控制香港的言论自由,”他说。“现在情况更糟了。通过引渡法,他们想让这样的绑架行为合法化,把中国的法律带到香港。”

我们的发现
新闻自由成为目标

1984年签署的《联合声明》宣布新闻自由将受到法律保障。但许多媒体机构表示,由于中国大陆削弱了这一权利,它们的处境十分艰难。

施加这种压力的方式有很多。

发声最多的亲民主报纸《苹果日报》的高管们表示,中国政府的联络办公室已要求大公司撤下在该报的广告。

去年,香港驱逐了《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一名编辑,此人主持了座谈,嘉宾是一名呼吁香港脱离中国的活动人士。

驱逐一家有影响力的西方媒体的代表,这一决定让这座城市的许多人不寒而栗。一些记者开始说,长期以来预言的“香港之死”终于到来了。

独立图书出版业也受到了重创。铜锣湾书店事件震惊了许多业内人士,导致一些商家关门停业。剩下的少数人表示,他们在香港印刷和销售政治和历史书籍遇到了严重困难,他们认为这是由于来自大陆的压力。

中国国有企业联合出版集团目前控制着香港几乎所有的图书出版和零售市场。在中国大陆被禁的书籍,在其书店的书架上也是找不到的。

我们的发现
一个受人尊敬的司法系统现在受到威胁

香港的司法系统是当地最受尊重的机构之一,因其独立性而备受赞誉。它的法官通常在英国接受教育,倾向于做出保护公民自由的裁决。

北京曾经承诺保护这一切。然而这种保护正在逐渐减少。

中国中央政府在2014年的一份白皮书中明确表达了对香港法院的看法,白皮书称法官是“治港者”,他们必须是爱国者,对他们来说,“爱国”是一项基本政治要求。

“香港人习惯了三权分立,”香港民主党创始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李柱铭(Martin Lee)表示。“这令人担忧。”

尽管多数观察人士表示,香港法院仍保持独立,但其根本弱点在于,北京扮演着最高法院的角色,该地区的法律该如何解释由它决定。

2016年,在对付宣誓就职时进行抗议的亲民主立法委员时,北京正是使用了这种权力。在中国立法机关裁定宣誓必须“真诚、庄重”后,这些立法委员遭遇了什么?他们被罢免了。

结论:理论上,香港的自治还将得到28年的保障。从实际情况看,现实似乎远没有那么确定。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负责报道该市新闻以及地区和突发新闻。他曾自台湾和北京报道亚洲重大事件。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austinramzy。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7月1日

阅读次数:959
Pin It

关于 “王霜舟:香港主权移交22年:“一国两制”还有保障吗?”的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