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最怕被约谈 我是清白的!

Share on Google+

(2018.01.23)

特别检察官Robert Muller针对我的政治迫害变本加厉。这位法学博士已经质询了我的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我的女婿Jared以及此前被我开除的FBI前局长Comey。我感觉,他约谈不到我,誓不罢休。我已拒绝过这一请求,目前看来,对于这种约谈,他势在必得。最让我恼火的是,今天,我竞选时期的助理Rick Gates被爆已经开始和Muller“谈判”,为自己找后路,并增聘了华府知名律师,为自己辩护。但我要强调,Rick Gates被查,和我无关,和通俄无关,而是因为他洗钱、骗税和违规游说。

今天Muller方面告知我法律团队,我需要配合他们的调查,形式最好是坐下来、面对面和他交谈,主要是回答问题。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我的团队预估了几个问题,大致问我为何开除前FBI局长Comey、是否干预过Comey对我亲信调查等等。我觉得这种问题是对总统的侮辱。

对于Jeff Sessions被Muller质询,我丝毫不担心。我开除科米,就是采纳了Jeff的建议,所以调查他很正常,不必大惊小怪。Jeff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的建制派议员,第一个对我效忠的共和党人。他和我女婿Jared一样,不但和俄罗斯大使见过面,而且也和中国、中东某些国家的大使见过面,这都很正常。有些见面,我不知情。但问题不是Jeff之前见了谁,而是在去年通俄门调查中,他竟然不顾我的反对,回避“通俄门”调查。他作为首席执法官,在其位不尽其责,在关键时刻并没有站出来替我辩护。这种姿态,在我看来,就是背叛、无能和失职。他其实不配担任我的司法部长。我和他好久没有过直接交流,他已经失去我的信任。

我开除Comey不是因为通俄门,不是因为我通俄,不是我通敌卖国,而是我就是不喜欢这种调查,不喜欢这种调查本身,因为它影响我的名声,是左派恶意栽赃。我只是希望其在去年尽早结束而已,谁料到会拖到2018年。

我不愿意和Muller面对面。他可以见我,和我交谈,但性质不是质询,一问一答。或者我准备好书面答案。我的法律团队正在做各项准备。当然,如果满足我的条件,我不排除接受约谈的可能性。我暂时拒绝约谈,不是因为我通俄,而是因为我本就清白。还是那句话,美国人民应该向前看。我也希望这一页尽快翻过去。

多维客2018-01-24

阅读次数:66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