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7

话说1917年红军赶走了俄国立宪会议,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而列宁与苏俄布尔什维克另一领袖托洛斯基的矛盾却进一步加剧了。用俄罗斯布尔什维克党史专家的话说,他们的矛盾不仅是对立的,而且是不可调和的,这个矛盾甚至比俄国社会革命党人扬言刺杀布尔什维克领袖,对列宁更具危险。因为列宁与当时位居布尔什维克党二号人物的托洛斯基,并非志同道合共产主义者。列宁将世界革命的蓝图绘制成企图肃清资产阶级,建立世界苏维埃共和国;而托洛斯基却与列宁不同,他是美国犹太银行家雅各伯·希夫(JacobHenry Schiff)在俄罗斯的代理人。他从19世纪末就投资俄罗斯革命,希望托洛斯基把俄罗斯变成一个大监狱,让托洛斯基监狱长,变成一个拥有几百万红军武装的独裁者和大军阀。托洛斯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竭尽全力砸烂俄国的国家机器,摧毁民生,挑起内战,发动红色大恐怖,建立集权统治。

在此,我们不能提及托洛斯基计划的忠实执行者,布尔什维克的一个重要领导人斯维尔德洛夫。

斯维尔德洛夫是苏维埃俄国犹太裔领导人之一,是苏联?第一个名义上的国家元首。1917年俄国发生革命的前几个月,他还是乌拉尔地区恐怖活动的组织者和实施者,十月革命后没几天,他竟摇身一变成为革命斗争经验丰富的老布尔什维克。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荣升布尔什维克中央执委会(ВЦИК)主席一职,而原来在职的恰是社会革命党领袖人物戈茨(А。Гоц)。托洛斯基、斯维尔德洛夫与列宁的革命轨迹,在历史某一个点上确有交融,那就是推翻资产积极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并且组建了一支强大的红军部队,伺机发动俄国国内战争。1918年,托洛斯基、斯维尔德洛夫眼看时机已到,便预谋刺杀列宁,借以激发内战,这是俄罗斯学术界目前较为流行的观点。

一段时间内,托洛斯基和斯维尔德洛夫都曾支持列宁,因为那时,他们需要借助列宁的威信推翻私产阶级临时政府,依靠布尔什维克政党夺取政权并且创造发动俄国内战的条件。1918年年中,托洛斯基和斯维尔德洛夫觉得俄国内战时间已到,可开战条件却不够成熟,遂决定对列宁行刺,试图以此点燃战争烽火。那时,斯维尔德洛夫已取代戈茨,当选布尔什维克中央执委会主席。不过知情人透露,他们两人还时常见面,这就意味着,斯维尔德洛夫对社会革命党人憎恶列宁的情绪了如指掌。也有关专家提出,卡普兰本人行刺列宁的可能性不大。理由是,她和斯维尔德洛夫的妹妹萨拉(СарраСвердлова)是闺中密友,萨拉是列宁办公室秘书处的秘书,她俩不仅经常见面,萨拉还给卡普兰搞到过克里姆林宫的出入证。萨拉作为列宁的秘书,不可能不知道列宁的行踪,而卡普兰又是萨拉的密友,她不可能对列宁的行踪一无所知,非要在骄阳似火的六月,汗流浃背地在莫斯科满大街寻找列宁,甚至还要向汽车司机打听。

1917年10月革命之后,社会上确实流传过刺杀列宁的说法。据记载,1918年1月1日,在彼得格勒曾经发生过一次未遂的刺杀列宁事件。因为,每当列宁后来外出做演讲的时候,都有一车持枪的拉脱维亚枪手随行。列宁在讲台上演讲,他们也站在讲台的四周担任警戒。“契卡”人员此时也身着便衣混在人群之中。所以,很难想象,当时列宁出行没有安保措施。更有甚者,捷尔任斯基和别杰列斯从那时就提出了实施“红色恐怖”的设想,他们认为,不实施“红色恐怖”,不足以制止敌人对革命领袖的刺杀,也不足以引发他们的恐慌。列宁自己也曾说:“你们难道以为,我们取得胜利不需要最残酷的革命恐怖吗?”这句话,也成了列宁的宿命。

列宁遇刺当天,即1918年8月30日,托洛斯基不在莫斯科,他在位于喀山的东部战场忙得不可开交,布尔什维克的“契卡”首领捷尔任斯基(Ф。Дзержинский)因为中央委员乌里茨基被暗杀匆匆赶往彼得格勒。“契卡”正在忙于揭发敌人的各种阴谋,莫斯科的气氛骤然紧张,列宁的亲朋好友和同事都劝列宁暂且不要外出演讲和参加活动。莫斯科巴斯曼区区委会秘书亚波尔斯卡娅(Е。Ямпольская)回忆说,当天,莫斯科各区区委书记接到通知前往莫斯科市委开会,有关人员宣布,列宁将在巴斯曼和莫斯科河后街两个区发表演讲,上级要求这两个区采取安保措施。亚波尔斯卡娅说:“我们奉区委委员沙博罗夫斯基之命在演讲现场保卫列宁,并在演讲之后将他护送至莫斯科河后街。但是在列宁演讲开始前2-3个小时,我们又被叫到市委,上面宣布由于形势紧张,列宁的演讲今天取消了。”

通过这段证词,也许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列宁前来粮食交易所演讲的时候,有沙博罗夫斯基保驾,而到了米赫尔松工厂,列宁就变成了光杆司令,身边连一个警卫人员的影子都不见了呢?理由很简单:莫斯科市委书记扎郭尔斯基(Загорский)取消了列宁的演讲,但却没有通知列宁,使得列宁掉进了阴谋家们事先精心设计的陷阱。看来有些细节已经无从发掘与核对,比如,多年来历史学家一直追问,为什么列宁前往米赫尔松工厂不带卫兵?为什么列宁迟到了4个小时?让我们试着还原一下历史的真实场景:列宁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漆漆的米赫尔松工厂车间,那里空无一人,既没有区政府的官员,也没有厂委会的干部,更没有期待已久的热情洋溢的工人听众。他遂转身离开,按原路返回自己的汽车。而就在此时,卡普兰手握勃朗宁,像个幽灵似的从不远处走来,向列宁背后举枪瞄准……

根据俄罗斯气象专家提供的资料,1918年8月30日,莫斯科落日时间是20点30分,而列宁独自一人走向自己汽车的时间是晚上22点,可以想象,当时四周是一片黑暗,身边也没有簇拥的群众,他与杀手之间仅几步之隔,即使是个瞎子摸着开枪,也完全可能击中目标。卡普兰就是在这个时候几乎是贴着列宁身体的侧后方开枪,而且三枪全部击中目标。司机基尔根本就没有看见尾随列宁的卡普兰,枪声一响,他慌了手脚,竟然连自己的枪都没有拔出来。调查开始以后,基尔担心调查组怀疑他出事的时候胆怯和犹豫,就编了一些瞎话,说卡普兰枪击列宁之后,很多人听见枪声跑进院子,挡住了卡普兰,他根本无法开枪还击。他还胡诌道,他亲眼看见“卡普兰瞄准列宁心脏射击”,可是子弹却打在了他的肩胛骨上。其实那时医生诊断已经出来,列宁的伤情完全不是他说的那么回事。

基尔说谎仅限于此吗?他到底屏蔽了多少刺杀列宁的关键信息呢?毕竟凶手开枪的时候,只有他一人是目击者。那晚,他载着列宁22点驶入米赫尔松工厂,经推算,卡普兰向列宁开枪的时间大约是22点15分至22点20分之间,那么,根据路程距离判断,他开车将身负重伤的列宁拉回克里姆林宫,无论如何也需要20分钟以上的时间。就是说,按照正常时间推断,基尔在这列宁在22点40分至22点50分返回到克里姆林宫。中央执委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听到消息后,马上起草《全俄中央执委会关于列宁遇刺的通报》,他写道:“几个小时以前,列宁同志遭遇了残忍的刺杀。”这句话是否可以理解为,斯维尔德洛夫早就预知列宁将遇刺?抑或他已经等待列宁遇刺的消息好几个小时了?他与凶手之间到底又怎样的默契?不过这句泄露天机的通报词,很快就改了过来。《全俄中央执委会关于列宁遇刺的通报》的最终版本写道,列宁遇刺时间是“1918年,8月30日,晚,22点40分。”

斯维尔德洛夫还写道:“我们毫不怀疑,将在此找到右倾的社会革命党人的痕迹。”这就更加不打自招:斯维尔德洛夫尚未破案,就已经知道向列宁开枪的是社会革命党人。当然,苏俄所有要案都是“无头案”,列宁遇刺亦如此。没有证据表明斯维尔德洛夫预先知道列宁将在何地被何人所刺杀。但是,列宁当天不知演讲取消而只身前往,迟到4个小时还没有卫兵保驾,这已经是历史学研究的最新成果,这使我们在逐渐接近事件真相过程中,又迈上一个新台阶。

言归正传,再说1918年8月30日,斯维尔德洛夫变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列宁比他预想的时间晚4个小时抵达米赫尔松工厂,似乎打乱了他是前的部署,以至于他在起草《全俄中央执委会关于列宁遇刺的通报》时,如上所述,在列宁遇刺的时间上出了纰漏。他走进苏维埃人民委员办公室,在列宁的椅子上坐下来,给远在喀山的托洛茨基发了一封电报。电文是这样的:“列宁负伤,其状态已无指望。”他又给彼得格勒的季诺维也夫打了个电话,告知列宁遇刺。季诺维也夫事后回忆说,斯维尔德洛夫的不安情绪逐渐失控,以往的镇静心态烟消云散了。因为,按照斯维尔德洛夫的如意算盘,列宁此刻早该变成一具僵尸了,但是,他竟然还活着。

列宁中枪未死,已经使斯维尔德洛夫伤透了脑筋;杀手卡普兰活在人世,更使他变得焦躁不安。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他不信任“契卡”,更担心一旦捷基尔任斯基返回莫斯科接手这桩案子,他和托洛茨基的阴谋败露。因此,“契卡”副主席别杰列斯在“卢比扬卡”监狱审讯卡普兰的时候,斯维尔德洛夫迫不及待地跑到审讯现场。一位名叫弗里德曼的“契卡”人员回忆说,斯维尔德洛夫有点歇斯底里,他冲着卡普兰大喊:“我以苏维埃执委会主席的名义,命令你这个向列宁同志开枪的人回答问题!你说,你是谁?谁派你来刺杀俄国无产阶级领袖的?你是社会革命党人吗?”卡普兰狠狠地盯着斯维尔德洛夫,说:“我蹲沙皇大牢的时候都没招过供,更何况对你了!是我杀的列宁!”突然,卡普兰站起身来,声嘶力竭地狂喊:“我把他干掉了吗?他活着还是死了?”斯维尔德洛夫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回答道:“我们亲爱的列宁同志,现在和将来都永远活着!”

斯维尔德洛夫此刻已经彻底明白,对他来说,眼下唯一的机会就是除掉卡普兰,否则基尔任斯基返回莫斯科,卡普兰开口说出真相,他斯维尔德洛夫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于是,他在列宁遇刺翌日,即1918年9月1日下令停止调查案件,9月2日,他一方面仅仅盘算应对措施,一面责令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马里科夫,将卡普兰从“卢比扬卡”监狱转移到克里姆林宫羁押,并且准备执行枪决。众所周知,正是在枪决卡普兰的细节上,后来传出更多的版本,最流行的版本就是,马里科夫奉命枪毙的不是卡普兰,而是她的替死鬼,真正的杀手卡普兰或许就是斯维尔德洛夫的同谋,后来彻底地人间蒸发了。

不过,斯维尔德洛夫还做了另一手准备,即他公开枪毙卡普兰,以免遗祸将来。因为他在列宁遇刺的8月30日那天,就曾与列宁有过交谈,向革命导师保证缉拿真凶和报复敌人。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在她的回忆录中写道:“我们房间里有很多人,衣架上挂着很多大衣,门大开着,斯维尔德洛夫站在衣架旁边,他的表情严肃而坚定。我看了他一样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现在怎么办?’我脱口而出。他说:”我们和伊里奇都说好了。‘我想,都说好了,就意味着都结束了。“有一些学者认为,那时斯维尔德洛夫已经对列宁承诺,侦破此案,报复敌人。

列宁遇刺的直接结果,就是1918年9月2日,全俄中央执委会任命托洛茨基为苏维埃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9月5日,苏维埃人民委员会发出了《红色恐怖令》(Постановлениеокрасномтерроре)。此令颁布之后,红军滥杀无辜,先后夺取了数以万计的无辜者生命。当时红军喊出了这样的口号:“更高地举起阶级斗争的旗帜,让敌人血流成河,让我们踏着他们堆积如山的尸体走向共产主义!”1918年年末,布尔什维克终于点燃了国内战争之火,它很快就烧遍了全国,这火还烧到了国外,比如欧洲和中国边境地区。斯维尔德洛夫取代列宁出任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同时集多项权利于一身:全俄中央执委会主席和俄共中央委员会(布)主席,变成了一位真正的独裁者。

可是,斯维尔德洛夫的好梦不长。卡普兰的枪击并没有让列宁毙命,相反,列宁却在一天天地好起来。对斯维尔德洛夫来说,更大的噩梦是,他发觉列宁已经意识到自己最亲密的战友试图干掉他取而代之。1918年10月8日,托洛茨基召开革命军事委员会会议,添补了一名新的委员,他就是斯大林(И。Сталин)。托洛茨基无论如何没有想到,1940年8月21日,正是这位斯大林,派遣苏联秘密杀手,在墨西哥城用一把冰镐残忍地杀害了他。1919年3月,斯维尔德洛夫死在俄国奥廖尔市一所铁路工厂的车间里,死因极为离奇,公开的诊断是感冒。半年之后,有人往莫斯科市党委书记扎郭尔斯基的办公室窗户里扔了一颗炸弹,这位斯维尔德洛夫的密友被炸得粉身碎骨。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