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开封陷落记(21)

Share on Google+

华云多日不见云雨,想云雨,思云雨,欲云雨,有云不见雨,打雷不下雨,心内烦躁,不好意思主动打电话,不,打招呼,坚持了几天,叫蔡木出面邀云雨吃酒,跟他面谈。碰头地点昌记酒楼。她扮作民妇随蔡木出场。会谈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进行,桌上放了一对大元宝。元宝透亮,发出性贿赂的光芒。临出宫洒了云雨喜欢闻的香水,这有点放下公主的架子,女为悦己者容的意味。有生以来,这算第一次,华云对男人谄媚巴结。

华云意思:和,双赢,不和,两败俱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个孩子是唯一出路。喜欢你爱我恋的“黄河绝恋”,不喜欢你死我活的“床啃灵”。

受了改街名的刺激,云雨对华云心存怨言。原名允雨,意思允许下雨才下雨,掌握主动权,现在叫云雨,名字淫秽,云来就要下雨,由不得你,有肉体不受支配意。作者亦不知云雨算不算性奴隶,只感觉他的性欢娱由公主供应,由华云操纵。但既然改了,吃她这碗,凭她使唤,只好忍受。今天忍不住,说,要公平,对等,不该权势压人,我不喜欢“侍寝”这词眼。侍寝,侍寝,你公主,我成了公猪。双方都有召幸对方的权利,公主也可以侍寝做母猪。不吃皇家饭,拿我奈何?我打算过紧日子。

公主说,原想日日夜夜友好下去,跟我公猪母猪纠缠不休,斤斤计较侍寝这词眼。有多少人想侍寝?你说不对等,我承认不对等,银子哗哗的流出去,没有哗哗的流进来,你何曾给我一两纹银?一只戒指?可记得当初,起床时说何时再相见。徐四跟我进了殿,站在宫外台阶上,一脸惆怅。送我到父王那儿,殿卫不让进,脸色不悦,说外面等,太阳下山了,父王留我吃饭,你饿着肚子在承运殿外面等,呆呆地看茂林修竹,曲水流淌。看见出宫,眉飞色舞。你不是工作,在恋爱啊!好了,金钗扔水里。为国捐躯,赏银五十两。有求于我,一百两!如是听到逛窑子,把你杀了!

云雨说:我不怕死,实在要死,宁可死在你手里,也比城破之日死在闯贼手里强。

没亏欠华云什么,至少王家对朱家一无亏欠。得了江山杀功臣,将祖宗功绩一笔勾销,削职为民,遣返原籍。再者,父母死亡,父亲被绑票,素莲家的不幸,都来自于朱家。给朱家卖命,给公主侍寝没什么意义,倒惹素莲吃醋。目前保命要紧,一家子活命要紧。想把名字改为允雨,念华云旧情,息了这念头。

回家跟细秀素莲说了。细秀说意气用事,有官职,有俸禄,每月陪一次睡觉还是划算的。按当今说法,细秀的意思性价比比较高。素莲说,士可杀不可辱,用陪睡的方式,获取功名富贵不光彩。咱家有银子,犯不着卖身投靠。我宁可过紧日子。

围城一个多月,至六月中旬,开封出现粮荒。一两四钱的两石麦子,现在要花四两才能买到。有一粮商囤积居奇,哄抬粮价,两斗粮卖一两银,被推事知悉逮捕,当即斩首。临死前,愿以八百石麦换条命,推事不理,只要命不要粮。死人的事出现了,惠济河上出现浮尸,不知因肚饥失足落水,还是因饥饿投水而死。大热的天,大相国前有人闭着眼睛晒太阳,一动不动,巡检察看已死了。

官府大开城门让市民自寻生路,蜂拥而出,过吊桥,骑马牵驴的,车上有粮的,官价收购驴马粮食才让出城。难民越过开阔地带,农民军阻挡,不让通过,逼迫逃难人群回城,跪下求情不理睬。开封各城门吊桥拉起,不让回城,哭声连天,吊桥放下,难民入城,隔了一个时辰又拉上了。有些人不愿回城,滞留于开阔地带,试图夜间突围。啼饥号饿,以怀中烙饼与护城河水果腹。坚持几天,哭声小了。躺在地上,白天晒太阳,晚上看星星,坐以待毙。一场夜雨,人淋似落汤鸡。有人捉得老鼠,引起骚动,看他将其生吞活吃,自己直流口水。剥耳环,脱戒指,掏死者财物,没隔几天,掏的人也死了。过了十多天,吸奄奄一息者的血,咬小孩的肉,砸碎死人的腿骨吸骨髓。失去父母的小孩哭不出声,不久命丧黄泉。爬到护城河边喝水,喝着喝着不动了。有的疯了,生吃死人的肉。活着的似孤魂野鬼,似羊儿啃野地里的野菜与青草。骨瘦如柴,赤着膊,跪在护城河边,拍着胸部,仰望天空,央城头上的守军放箭。

六月下旬,城内有人吃树皮草根,吃马粪,捞惠济河里的红虫。马料日渐短缺,原因马夫在偷窃,以为豆饼之类的马料是他的食物。烙饼、牛肉、羊肉炕馍价格翻了三倍。卖吃食的雇佣保安,防止饿极了的疯抢。周王搭起粥棚,每天供应两石,供应了一个月,大户凑银子供应了十天。后来有银子,没粮食,停止供应。没力气挤粥棚的,给踩踏死了。每天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躺在粥棚四周。运尸的走着走着倒在地上,走进了死尸的行列。一天一百文,四个饼,便能召募大批饿汉守城。放下吊桥,允许官民出城割草喂马挖野菜。有一婆子潜入老营,透露开封虚实,说擒贼先擒王,建议奇袭周王府,获得六锭纹银,被守军查获,从此不让妇女出城。

江苏/陆文
2019、6、25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8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