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时间的馈赠

Share on Google+

桃花潭李白 2019-06-10

一、

老先生问我:最近画画没?
心下惭愧,老老实实,答:没有。
老先生笑笑,安慰我:没关系。想画了就画。不要有压力。老天爷不会给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以整块的时间。除非是这个人不行了,躺床上了。如今,大家的时间都是碎片化的。尤其是你们现在这个年纪。但,你要有把碎片化的时间,化零为整的能力。

我点点头,没作声。老先生知道我什么意思:化零为整,好难的。

他拍拍我胳膊,轻声说:只要你足够专心。

是的。做人做事,难在专心。

贪心如我,总有太多的东西,不肯舍弃。太多琐碎,不肯将就。活到这把年纪,还陷于贪心,难免一事无成。我指的成事,不是狭隘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或者说,跟外界认可的名利,没有关系。它只是一个人能精于一技,乐于一技。安放身心的“技”。这个技,是纪昌学射的“技”,是老叟粘蝉的“技”,是根本不屑与人比较,关起门来,自娱自乐,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东西。

二、

拜访一位艺人,技艺与生意皆风生水起。

不长不短的三四十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人生的每个节点,时代的每一波潮水,他都赶上了。人当然是极聪明的,但聪明的“变现率”,也是惊人的。我好奇起来,问:时代和人生的每个节点,怎么就都被你卡上了。

他答:主要是运气好,加上自己喜欢。从十几岁到现在,没改过初衷。就做这个,钻研这个。我很清楚,离开这个行业,离开这门手艺,我啥都不是。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做到极致。

人学本事,仿佛风雪夜行。有人只能走到傍晚,有人走到半夜,有人咬牙走到凌晨两三点,有人甚至四点,但大部分人,都不再往前走了。止于天明前,止于夜最暗黑处。但,总有人,埋首前行,不问前路。走到东方既白。

那是时间,对正念的馈赠。

三、

我相信,世界是一种能量运转。

你顺着这个能量走,就是走运,像赶潮水一样,七分力气,三分助推。但我也明白,一切的顺风顺水,都建立在个体圆满的基础上。你本身的能量不足,赶不上潮水。

林语堂最喜欢苏轼,说苏轼是个“元气淋漓”的人。20来岁,读到这个词,只当“意念顽强”来理解。现在明白,好的东西,它不是刚强、顽强,它是圆融。而这个元气淋漓,是指一个人生机盈满。好好坏坏,高高低低,它都去得了,通得过。中医里,管这个叫“一气周流”。在西方,这种概念体现在心理学,称为“独立完整的自尊体系”。佛经文采好,翻译为:“圆融无碍”。

从中到西,从古至今,所有这些,都在教我们:在自己的身上修炼佛性。去构建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完整的小宇宙。

四、

人一旦开始接纳自己的软弱、无知和恐惧,也就越来越接近自己内心的原点。也只有接近了内心的原点,人才能活得真实而纯粹。而他看这个世界的方式,也不会再局限于某一个范围,某一个象限。

想到这一点,人生中大半的苦难,都成了修炼我们的馈赠。

五、

以上为李白随手记,写给喜欢看的你。

阅读次数:1,5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