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草原是有文化的

Share on Google+

2013-09-23

上节说到的“藏人整体迁移出所有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眼下正在西藏高原广泛地实行。中国当局把江河上游的生态破坏归咎于藏人“过度放牧”。按照他们的直线逻辑,既然“过度放牧”,生态的敌人就是牧民,而理想的草原应该是没有牛羊的,只要把人和牛羊赶出草原,生态就会万事大吉。牧业的作用不就是为了得到肉奶产品吗?现代的工业化饲养足够提供相应产品,因此就不再需要那种落后的生产方式了。

把牧民迁出草原,当局采取物质吸引的手法——由政府免费提供如军营般一栋栋整齐排列的住房,每家一年还给几千元生活费。这种诱惑开始很起作用,牧民纷纷卖掉牛羊,进城当城里人。而牧民面对市场,如同小孩子进超市,什么都想拿。进城后的牧民买汽车、买电视,学城里人用手机、用化妆品,下饭馆,进娱乐厅,很快就把卖牛羊的积蓄花光。他们学会了在城市花钱,却不会在城市挣钱。他们接受了市场的规则,却没有能力在那规则中竞争和取胜。除了有些人做点小买卖,或是买辆便宜汽车拉活,很多人只是晒太阳,打台球,看电视,睡懒觉,一天天周而复始。原本勤劳的牧民变成了城镇里的二流子。

接下来发现,对于什么都要钱的城镇,当积蓄花光,政府给的一年几千元根本不够生活。何况政府的钱不会一直给下去。而放弃了原本熟悉的生产方式,牧民在市场上只能找到挖沟填土那类最低等的工作,不可避免地沦落到社会底层。他们的子女因此得不到好的教育,从而将会继续留在底层,当构成这种循环,问题就更加严重,成为日益彰显的危机。

其实,藏人祖祖辈辈在草原放牧了几千年,为什么过去生态没有破坏?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为什么就得由牧民承担这个责任?我听过藏人环保人士描述国外专家做过的科学实验——用光照模拟阳光和气候变化,用割草模拟牛羊吃草,长期的观察对比显示,有放牧的草原比没有放牧的草原更有利生态的多样化,因此放牧对草原生态应该是有利的。

在当权者只看物质的眼中,放牧只是单纯的经济活动,其中没有文化,也没有人,因此随时可以用另一种经济方式取代。然而。牧业首先应该被视为是一种人文生态。当决策者认定工业化饲养可以解决肉奶供应时,也许没错,可人的世界在物的层面之外,还有文化存在。牧业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化,也是牧民与生俱来的生存方式,草原是牧民的世代家园,是他们感情寄托的地方,也是他们的能力和自信的立足之处。在草原上,他们是顶天立地的主人而非沦落底层的寄生者,这些都比肉奶生产更重要。尤其是,在天不变道亦不变的西藏高原上,牧业是“天人合一”的藏文明的基础,因此对牧业的摧毁,实际效果等同于对西藏的“文化灭绝”。

RFA

阅读次数:4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