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皮:爱泼斯坦:金钱与权力的魔鬼圈

Share on Google+

自杀

爱泼斯坦自杀了。

2019年8月11日,在纽约曼哈顿一个极严密、极先进、监禁最高级别犯人的监狱,爱泼斯坦上吊自杀了——至少是据称上吊自杀了。

爱泼斯坦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犯人。他的案子上,纠缠着这个国家——或这个世界——最高层的至少几十个人。不久前,7月23日,爱泼斯坦有一次据称的“自杀未遂” —— 狱警发现他失去知觉,脖子上有勒痕。

如果说这个国家有一个犯人需要24小时自杀监控,那么就应该是爱泼斯坦。但是,爱泼斯坦在临死前几天,不知什么原因被取消了自杀监控。

唯一合情合理的解释是:有一些人需要爱泼斯坦自杀(或被自杀);而且,这些人有权力有渠道导致爱泼斯坦的自杀(或被自杀)。

爱泼斯坦是谁?

根据维基百科:爱泼斯坦是美国的投资家、科研赞助人和性罪犯。

今年7月6日,杰夫里 · 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在美国新泽西州被捕。7月8日,纽约联邦检察官起诉爱泼斯坦,罪名是与未成年女性进行性交易。

这不是爱泼斯坦第一次因性犯罪被调查。早在2005年,佛罗里达警方开始调查爱泼斯坦少女性侵案。证据显示爱泼斯坦使用未成年少女为他性服务,历经数年,受害者超过100名。

按照常规,爱泼斯坦可能被判高达终生监禁。

但是,当时在任的佛罗里达南区检察官的阿科斯塔与爱泼斯坦一方达成了“不起诉协议“,结果爱泼斯坦只坐了十三个月监禁。在服刑期间,爱泼斯坦每天可以离开监狱16小时到自己的办公室“上班”。

在爱泼斯坦和他的受害者之间,法律的天平彻底失去平衡地倒向了爱泼斯坦。因为在爱泼斯坦一方有着太重的砝码,而爱泼斯坦的受害者们轻如鸿毛。

在爱泼斯坦一方,有着美国的最高政治权力和英国王室,有着商界的十亿富翁和华尔街的奇才大腕,有着科学界最优秀的大脑和法律界最雄辩的律师。爱泼斯坦的朋友圈无比地耀眼,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现总统唐纳德﹒川普。

而爱泼斯坦的受害者是一些来自贫穷和破裂家庭的无名的妇女。

从退学生到亿万富翁

爱泼斯坦的故事很长。但我们必须从头讲起。

爱泼斯坦1953年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中下层犹太人家庭。父亲是市政园林工人。

爱泼斯坦成绩不错,尤其在数理方面似乎颇有才能。但是他没有上完任何一个大学。

从大学退学后,爱泼斯坦受聘到纽约一所高级私立高中教授数学和物理。美国公立学校教师需要大学文凭,而学费极其昂贵的纽约私立高中,也很难想象会聘请一个没有大学学历和任何工作经验的无名青年。所以爱泼斯坦被聘很例外。当时这所学校的校长是唐纳德﹒ 巴尔,就是现任司法部长威廉姆﹒巴尔的父亲。爱泼斯坦后来和威廉姆﹒巴尔也有私交,这个下文再说。

爱泼斯坦的班上,有当时美国著名投资银行贝尔斯登的主席格林伯格的儿子。爱泼斯坦因此认识了格林伯格,格林伯格很赏识爱泼斯坦,介绍爱泼斯坦到贝尔斯登上班。在贝尔斯登,爱泼斯坦开始是做期权交易。但很快,他开始服务公司的极富客人,为他们提供避税服务。

爱泼斯坦1976年入贝尔斯登,六年后,他离开贝尔斯登建立了自己的公司:J. 爱泼斯坦公司。

爱泼斯坦的公司是一个完全的黑箱操作。多年来他的公司只收10亿级别的客人,号称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很可能主要是避税方面的服务。爱泼斯坦的公司不在美国本土注册,而是在美国海外岛维京群岛。维京群岛是避税天堂之一。虽然很多媒体把爱泼斯坦称为 “十亿富翁 “,但到底他又多少钱谁也不知道。他的公司几乎没有任何公共记录,公司雇员很少,只有几个年轻女性做公关。其它都是爱泼斯坦一人操作,不让任何人参与。

爱泼斯坦在纽约的办公室和他的私宅连在一起。奇怪的是,办公室里没有计算机。据说计算机在“计算机房”。另外酷爱科学与技术的爱泼斯坦,从来不用电子邮件。整个办公室像一个巨大的画廊。镀金的办公桌是大银行家摩根用过的。桌上只有一本书: 法国19世纪哲学家、作家萨德侯爵 (Marquis de Sade) 的《美德的不幸》(La Nouvelle Justine ou Les Malheurs de la vertu)。萨德以描写色情和性虐待著称,以其姓氏命名的 “萨德主义” (Sadism),成为性虐恋在西方语言中的通称。

办公室当地放着一座9英尺长的黑檀木施坦威大钢琴。爱泼斯坦本人钢琴弹得很好。地上有一方极大的波斯地毯,爱泼斯坦说:“这是你在私人住宅中看到的最大的波斯地毯 —— 如此之大,它必定来自一座清真寺。”

爱泼斯坦的客户们到底是谁,始终是一个谜。多年来,爱泼斯坦只公布过他的一位客户,就是萊斯利 · 維克斯納。             【人物:維克斯納】萊斯利 · 維克斯納(Leslie Wexner)是美国十亿富翁之一。知道 維克斯納名字的人大概不多。但是如果我们说起“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个品牌,几乎家喻户晓。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老板,就是維克斯納。維克斯納1937年出生与俄亥俄州一个俄罗斯犹太人移民家庭。父母开一间小服装店。1963年,維克斯納的姨母借给他5000元钱,他用这笔钱开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生意逐年发展。1982年,維克斯納花一百万美元买下了加州邮销内衣生意 “维多利亚的秘密” ,数年之内,发展称为全球首屈一指的内衣连锁店。

1987年,維克斯納雇佣了名不见经传的爱泼斯坦为自己的金融顾问。很快,两人发展起一种极为奇特的关系:爱泼斯坦搬进了维克斯纳买的豪宅,操控了維克斯納的财政权,代维克斯纳在支票上签字,阻隔在維克斯納和他的家人和最亲密的发小之间。爱泼斯坦的友人还以招聘维多利亚模特的名义,将少女骗到爱泼斯坦的公寓,然后对他们性侵。

用維克斯納朋友的话说:維克斯納像是 “被爱泼斯坦的魔法控制了 “。

很长时间,維克斯納这位被世界上最漂亮的女模特环绕的亿万富翁没有结婚也没有为人所知的罗曼史,直到1993年维克斯纳55岁时,他才与一位31岁的女律师结婚。有人怀疑維克斯納有什么与常人不同的兴趣,而雇佣过大量少女性奴的爱泼斯坦为維克斯納提供过什么服务;爱泼斯坦因此敲诈維克斯納。当然,这种说法被維克斯納的发言人一口否认,目前也没有任何指控和证据。

但是,有指控表明,爱泼斯坦派他的性奴为一些高层名流服务,爱泼斯坦要求她们在服务中保留证据,以作为将来勒索之用。可以想象,爱泼斯坦有很多名人“朋友“不遗余力地替爱泼斯坦脱罪,恐怕有这个原因。当然,今天爱泼斯坦之死,大概也是因为爱泼斯坦手里有太多邪恶的秘密。

魔鬼

2015年的一天,一个不肯透露姓名的妇女给佛罗里达警察局打电话,说她14岁的继女告诉朋友:她和一个中年男人发生了性关系。那个中年男人叫杰夫,长脸,粗眉,住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后来,女孩子的老师在女孩子的钱包里发现了300美元。

这位中年妇女所说的叫杰夫的中年男人,就是杰弗里﹒爱泼斯坦。他在佛罗里达棕榈滩有一所房子。是他的很多住所之一。

警察后来找到了这个14岁的女孩子。她说爱泼斯坦让她自己脱了衣服裸体给他按摩;而在女孩子为他按摩时,他会自淫。

这是爱泼斯坦玩弄少女的基本方式。但是他有时会要求女孩子用口替他服务,有时会把手指戳如女孩子身体。少数时候他会像一般男人一样把女孩子按倒,进入她的身体。

另外爱泼斯坦醉心于一种奇怪的行为:他有一个常年替他服务的年轻女孩,叫纳蒂亚 ﹒玛钦科娃 (Nadia Marcinkova),爱泼斯坦声称玛钦科娃是他花钱在斯洛伐克从她父母那里买来的“性奴”。爱泼斯坦会让玛钦科娃会和前来服务的按摩少女之间进行各种奇怪的性行为,他自己站在旁边指点。直到两个少女精疲力竭。“每次我几乎无法走上出租车”,一个当年的女孩子回忆说。

纳蒂亚·玛钦科娃

爱泼斯坦对女孩子有源源不断的需求。他说:“我一天需要有三次高潮。如同一个人一天要吃三顿饭一样。” 新的女孩子多是被现有的女孩子招募来的。如同金字塔传销。她们多是附近低层白人家庭的女孩子,很多出自单亲家庭,有的几乎无家可归。

爱泼斯坦让人帮他找女孩子时,总是不断强调“越小越好”。被他糟蹋的女孩子最小只有12岁。爱泼斯坦病态地不喜欢成年女子。有一次一个女孩子被招到爱泼斯坦处,爱泼斯坦让她脱掉衣服后,马上把她赶走了,因为她 “胸太大了 “—— 其实她不过是一个健康发育的年轻女孩。有人看见另一个类似的女孩子,伤心地哭着被赶出来,因为他们连她回程的出租车钱也不肯付。

在美国,成年人用金钱、恐吓、诱骗或任何即使看似合法的手段与未满18岁者进行性行为都属非法。这是任何一个人性国家应有的对儿童的保护。因为性侵对儿童的伤害是巨大的、多数会延续终身。

对多数爱泼斯坦的受害者来说,她们的一生被分为“爱泼斯坦之前“、和“爱泼斯坦之后“。柯特妮 ﹒维尔德被爱泼斯坦性侵的时候只有14岁。当时她还戴着牙箍,是中学体育队的拉拉队长。她21岁时离开了爱泼斯坦,然后她开始吸毒,因为毒品坐了三年监狱。

“你永远不可能忘记那些事,”另一名受害者简-莉萨 ﹒琼斯说,她也是14岁时被爱泼斯坦性侵的。她说:“有些词会触发你的记忆。对我来说,‘纯洁‘(pure)是这样的词。因为爱泼斯坦叫我‘纯洁’,所以后来每次听到‘纯洁’这个词,我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出现他在那个房间里对我做过的事。”

一个被爱泼斯坦糟蹋的女孩子成年后不能忍受任何人碰触自己的乳房。生第三个孩子时,她又一次试图哺喂婴儿,但每一次都变成了不可忍受的折磨,她终于悲惨地放弃了。

至少有一名爱泼斯坦的受害者已经不在人世。她死于海洛因过量,留下一个年幼的儿子。

爱泼斯坦在佛罗里达棕榈滩糟蹋的女孩子,只是他受害者的一部分。爱泼斯坦的密友从国外给他送来很多女孩子供他玩弄。

【人物:布鲁奈尔】爱泼斯坦和法国模特经纪人让﹒吕克﹒布鲁奈尔 (Jean Luc Brunel)是好友。布鲁奈尔曾是是很多名模的经纪人,包括中国名模刘丹。据说布鲁奈尔创办MC2模特公司时,爱泼斯坦投资了一百万。几年间,MC2成了相当规模的模特公司,在纽约、迈阿密、以色列的特拉维夫都有分部。

名模刘丹

布鲁奈尔曾通过自己的模特公司,给爱泼斯坦提供了大量女孩。这些女孩是布鲁奈尔到东欧、前苏联、南美和其它国家地区以招模特的名义弄来的。而布鲁奈尔通过和美国政府的某种内线关系,给这些女孩子办了美国签证,把她们来带到美国供爱泼斯坦玩弄。据说有一年爱泼斯坦生日,布鲁奈尔给了他两个12岁的女孩子作为 “生日礼物” 。

在美国性侵儿童是重罪。例如性侵未成年女孩的前美国奥运体操队的医生纳萨尔,被判一百多年监禁。但在2007年,爱泼斯坦只被判18个月监禁,实际上他只坐了13个月。

为什么?因为爱泼斯坦不是常人。如前所说,爱泼斯坦有一个最强大的朋友圈。

爱泼斯坦的朋友圈

上节介绍了两个爱泼斯坦的密友:1)十亿富豪,维多利亚秘密的老板維克斯納。2)著名法国模特经纪人布鲁奈尔。这一节我们介绍更多的爱泼斯坦更强大的朋友。

【人物:吉斯兰·麦克斯韦尔】吉斯兰﹒麦克斯韦 (Ghislaine Maxwell)是爱泼斯坦最亲近的密友。她被指控多年来为爱泼斯坦拉皮条,诱骗未成年女孩子为爱泼斯坦提供性服务。

吉斯兰﹒麦克斯韦尔是英国以至世界级的社交名媛。是英国报业巨头罗伯特·麦克斯韦尔(Robert Maxwell,1923年6月10日- 1991年11月5日)最心爱的小女儿。

罗伯特 · 麦克斯韦尔拥有报纸、杂志、出版公司,其中《每日镜报》、《伦敦每日新闻报》均为英国很有影响力的报刊,麦克斯韦尔通讯公司则是这个报业集团的“旗舰”。

罗伯特· 麦克斯韦尔生于捷克斯洛伐克山区的一个农村小镇的一个贫寒的犹太人家庭。罗伯特15岁从德军集中营逃出,战后去了英国,并给自己改了一个英国式的名字罗伯特·麦克斯韦尔,由此开始了他的报业家的生涯。一生中只上过三年学的罗伯特利用各种关系进入报业,最终成为报业巨头。

1991年11月5日,68岁的麦克斯韦尔从以他小女儿命名的 “吉斯兰号” 豪华游艇上失踪,不久后他全裸的尸体从大西洋中打捞上来。他的死被很多人认为是谋杀。种种资料表明,罗伯特 · 麦克斯韦尔可能是双料间谍甚至三料间谍:他和英国情报机构M16,苏联的克格勃,和以色列的摩萨德都有密切的联系。

吉斯兰﹒麦克斯韦尔有着她父亲神秘的社交魅力。她1991年在父亲死后移居美国,结识了各行各界的顶级人物。川普的前妻伊万娜和2018年被谋杀的沙特名人卡舒吉家族,都是她的座上客。吉斯兰甚至和她父亲的老竞争对手、报业大王默克多也有私交。下图是两人2010年在一个晚会上的合影,出席那次晚会的有默克多的前妻邓文迪,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她的丈夫库什纳。

吉斯兰亦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有私交。这是她参加克林顿女儿的婚礼。

这是爱泼斯坦、吉斯兰、川普、和川普妻子梅拉尼娅2000年在一个爬梯上的合影。

【人物:川普】川普和爱泼斯坦曾经是朋友。1992年11月,川普在马拉沟开爬梯,只有川普和爱泼斯坦加上二十多个年轻女孩。后来一段当时的视频漏出,视频上川普在评点不同的女孩,可听出川普指着一个女孩对着爱泼斯坦说:“这个够辣(hot)。”

2016年,有一个女子指控川普1996年在爱泼斯坦的爬梯上强奸当时只有13岁的她。这项指控后来被撤诉。

指控爱泼斯坦的受害人之一,罗伯茨(Virginia Roberts Giuffre),就是在川普的马拉沟豪宅被发现和受雇于爱泼斯坦的。

2002年,在爱泼斯坦案发前三年,川普这样公开评论爱泼斯坦的:““我认识杰夫已经十五年了。牛人。和他在一起很有意思。有人说,他和我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杰夫喜欢的女人可真年轻。没错,杰夫会享受生活。“

爱泼斯坦性侵案发后,川普开始远离爱泼斯坦。

【人物:克林顿】爱泼斯坦有一架私人飞机叫做 “洛丽塔特快“ (Lolita Express)。2002年到2003年之间,比尔﹒克林顿曾经多次搭乘“洛丽塔特快“到非洲参加防治艾滋病慈善工作。2006年,爱泼斯坦为”克林顿基金“捐资2万5千美元。

爱泼斯坦案发后,克林顿发表声明,宣称他对爱泼斯坦的违法行为一无所知。迄今为之,还没有克林顿参与了爱泼斯坦的违法行为的指控。

爱泼斯坦朋友圈中的顶级名人,远远不止川普和克林顿两位总统。下面介绍爱泼斯坦朋友圈中被指控性侵的两位名人。

【人物:安德鲁王子】安德鲁王子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次子。1960年生。安德鲁王子1986年与莎拉 · 佛格森结婚,育有二女,10年后于1996年正式离异。此后安德鲁王子并未再婚。

女王夫妇、查尔斯王子、安妮公主和安德鲁王子

爱泼斯坦的受害人罗伯茨指控,在她17岁的时候,爱泼斯坦派她去为安德鲁王子提供性服务。罗伯茨去到安德鲁王子处,王子和她共同沐浴,舔她的脚趾、脚趾之间、和脚背,然后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这是安德鲁王子、少女罗伯茨、和爱泼斯坦的皮条客吉斯兰在安德鲁伦敦家中的合影。

另一位受害人约翰娜﹑舍博格 (Johanna Sjoberg)指控,在爱泼斯坦的纽约公寓中,安德鲁王子摸她的胸。

英国王室声明所有的指控都是假的。这个周末爱泼斯坦出事后,安德鲁王子到女王度假处,女王特地和他坐一辆车让媒体拍照,可理解为对王子的支持。

【人物:艾伦.德肖维茨】艾伦 . 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学的著名法学教授。也是一位极其著名的律师。他在家喻户晓的辛普森杀妻案中代表辛普森打赢了那场官司。

德肖维茨1938年出生于一个中产犹太人家庭。德肖维茨说,他的父亲非常讲求正义,说过 “犹太人的任务是捍卫弱者。”

后来德肖维茨成了著名的法学教授和律师。虽然有些人称德肖维茨是“民权活动家”和“左派”,但是很难证明德肖维茨像他父亲所说的那样,坚持“捍卫弱者”。

事实上德肖维茨坚决捍卫的很少是弱者。从当年代表辛普森到这两年在媒体上力挺川普,德肖维茨捍卫的往往是权力和财富的顶层。德肖维茨还是以色列几乎无条件的支持者。2002年,德肖维茨在以色列报纸《耶路撒冷邮报》上发表文章,建议以色列采取如下策略对付巴勒斯坦:如果巴勒斯坦的一个村庄有人发起伤害以色列的“恐怖行为”,那么所有村民必须在24小时统统离开,然后以色列军队用推土机铲平整个村庄。

2005年,爱泼斯坦案发后,德肖维茨是他辩护团队的主要律师。

后来,有女孩子指控德肖维茨本人对其性侵。

受害者罗伯茨说:我至少跟德肖维茨发生过六次性行为。第一次是在我开始听候爱泼斯坦差遣时早期,在纽约爱泼斯坦的家中。那时我大概16岁,他们告诉我他叫 “艾伦” ,我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教授。第二次是在爱泼斯坦在棕榈滩的房子里。这次,德肖维茨指示我跟他口交和性交。第三次在爱泼斯坦新墨西哥州的佐罗牧场里泳池区的按摩室内。还有在维尔京群岛的小圣詹姆斯岛上,以及爱泼斯坦的飞机上。我跟德肖维茨的性关系一直持续到我19岁。

另一位受害者也有类似指控。

德肖维茨一口否认所有的指控。德肖维茨作为一位技巧高超的辩护律师,拿手的策略是主动出击打击原告。他指责罗伯茨是谎言家,并发动一个团队调查被告的各种不良行为和品行缺陷。

德肖维茨

除了安德鲁王子和德肖维茨,爱泼斯坦一案还牵涉到其它许多大人物。

上周五,在爱泼斯坦“自杀“的前一天,纽约联邦法庭公开了爱泼斯坦一案的一些文件。文件透露了被指控性侵少女的若干人名,除了安德鲁王子和德肖维茨,还有:

前新墨西哥州长理查德森 (Bill Richardson)

前参议员缅因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治 · 米切尔 (George Mitchell)

华尔街著名投资家杜宾 (Glenn Durbin)

已故著名科学家,“人工智能支之父” 马文·闵斯基 (Marvin Minsky)

还有:“众多著名的美国政治家,大企业高管,外国总统、总理和其他世界领导人。“

文件公布几小时后,爱泼斯坦死于狱中。

他们比法律更强大

爱泼斯坦对未成年少女的性犯罪,时间之久和规模之大,在美国历史上似乎没有先例。依照法律,爱泼斯坦正常情况下至少会被判数十年监禁。

而2007年的第一次判决,爱泼斯坦只被判13个月监禁。

当时任美国联邦法院佛罗里达南区监察官的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与爱泼斯坦一方达成了“不起诉协议“。结果爱泼斯坦只坐了十三个月监禁。另外,阿科斯塔违规地对受害者一直隐瞒这项“不起诉协议“,这样她们无法在审判之前提出抗议。

阿科斯塔是美国律师、政治家、共和党人。曾在小布什内阁任职。后来被川普提名任美国劳工部长。2019年7月19日,爱泼斯坦第二次被捕后,阿科斯塔辞职。

阿科斯塔和川普

爱泼斯坦2007年被监禁前后,有很多大名鼎鼎的人物,为爱泼斯坦提供法律帮助,或在社会上为他的形象辩护。

当时爱泼斯坦的辩护团队有当年共和党调查克林顿拉链门事件的特殊检查官斯塔 (Kenneth Starr),及今天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的律师事务所。

此外,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克林顿时期美国财务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 许多著名科学家,都曾为爱泼斯坦的人品辩护。因为多年来爱泼斯坦不断地、上百万地捐助科学研究和大学,尤其哈佛大学。爱泼斯坦还主持召开各种著名科学家聚会,连当代最著名的科学家霍金,也在2006年被他接到加勒比海的私人小岛上聚会。

当然,谁也不知道爱泼斯坦捐助科学的大笔钱财从哪里来的。

爱泼斯坦还大量捐助以色列。爱泼斯坦与以色列前总理、国防部长埃胡德 · 巴拉克关系密切,曾投资巴拉克的公司百万美元。

当然,这里提到的,只是爱泼斯坦朋友圈的的一小部分。爱泼斯坦有着最强大的朋友圈。他的朋友圈,是美国以至世界权力、财富、和知名度的浓缩的最顶层。

美国抛弃了她的孩子

爱泼斯坦的受害人佛吉尼娅﹒罗伯茨,多年一直没有站出来发声,因为她害怕。直到她的女儿出生之后。有一天罗伯茨看着新生儿美丽纯洁的、无辜的小脸,突然意识到她必须发声 —— 为了女儿、还有和女儿一样许许多多无辜的女孩子再不受恶魔的残害。

数年后,在更多的证人勇敢地站出来之后,爱泼斯坦第二次被逮捕。但是,正义终于没有被伸张 —— 爱泼斯坦死了。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审判。

世界也许永远不会知道爱泼斯坦是怎么死的。爱泼斯坦和他的魔鬼圈的所有的恶行,很可能将永远地埋葬入黑暗。

……

一个星期前,美国发生了两起大枪杀。其中一起在德克萨斯州美墨边境的城市。凶手是白人至上极端分子:他特地驱车数百公里到那里去杀墨西哥裔。结果他杀死了22人。其中有一对夫妇。这对夫妇最小孩子只有两个月。当子弹飞来时,年轻的妈妈扑在婴儿身上,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这个来到这个世界不久的小生命。

无论墨西哥移民的婴儿还是爱泼斯坦的荼毒的少女们,他们都是孩子。他们是这个国家最需要保护的一群人。

保护我们的后代,应该是人类的本能;也是很多动物的本能。如果没有这个本能,地球上根本不会今天的人类。

然而,今天,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国家,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最先进的国家,忘记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在最强大权力财富和最嫩弱的孩子之间,美国选择了权力和财富,抛弃了她的孩子。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70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