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小石洞阴阳录(6)

Share on Google+

6

第二天去枯藤池,将宋思雨墓碑复原。在她旁边八座坟堆上各插小树枝,各念三遍“嗡齿临”。不知何意,道士朋友说,此咒乃诸咒中最大神咒王,文殊菩萨原创,一说释迦牟尼嫡传。能让厉鬼魂不守舍、头痛欲裂,有紧箍咒之效。要亲口念,不能用录音放,像念入党誓词那么认真、虔诚,还要有武松打虎的劲头。又叫我播放《大悲咒》,沿着坟堆转,一共放三遍。若第二天小树枝倒地,给它吃小灶,继续念咒、插小树枝,放《大悲咒》。如此反复三次,仅有靠近宋思雨的一座坟堆继续顽抗。加大力度,在它坟上插了三根小树枝,不仅念神咒,放《大悲咒》,而且放《南无阿弥陀佛》。终于挺不住,只倒了一根树枝。担心它对佛教有免疫力、抗药性,还用小树枝扎成十字架,插在它的坟堆上。我不相信此厉鬼经得起东西方两种宗教的夹击。这一招,我跟电影《激情四百年》学的。那僵尸专家念念有词,用十字架抵挡吸血僵尸的进攻。

这几天宋思雨没出现,坟墓保存完好,烧化给城隍的《告宝严土地疏》不知其结果。我想不管处理与否,都给城隍土地压力。至少土地索贿的热情会减退。

宝严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常在那儿转悠,有一次验了我园林卡。此外刨平三座无主坟,把墓碑转移到其它地方。靠近宋思雨的那坟墓不在其列,像有什么后台。我暗暗钦佩她的先见之明,还是苟藏于地下,低调做鬼为好。

最近微信上有位朋友发我短视频,内容是文革红卫兵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一边唱,一边跳忠字舞。此网友是男是女不晓得,其头像一朵玫瑰。微信题词:骚扰似洪水,堵都堵不住!爱情似艾滋,治都治不好!不知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要求加微信,说是我的粉丝,网名叫“雨点泪滴”,报了我几篇作品题目。加了之后,没动静,不点赞不跟帖,跟我没互动,是个坚定的潜水者。我不在意,像这类网友不少,既无社交来住,又无言语交流,赖在朋友圈,看你的洋相,听你的嚼蛆(废话),我都习惯了。该视频有个奇怪场景,唱到中途,有个女红卫兵走出舞蹈行列,双手卷喇叭状,大叫一声“毛主席万岁”,倒在地上不动了。舞台没引起混乱,不知突然发病倒下,还是节目的程式,表示爱领袖至昏厥的地步。我问该视频的出处,是记录,还是虛构,网友不作答复,表情符号也没发。

宋思雨又在我床边出现,白衬衣,灰长裤,脚上一双人字形夹拖,扎了两根长辨。哭丧着脸,欲言又止,像个苦逼,想坐床沿不敢坐。我都怕了。无事不上门,上门求我帮忙,仿佛付了保护费,前生欠她什么债。又流泪。知道我的软肋,见不得女人流泪。不说话,等我开口,希望请她就座。硬硬心肠不跟她搭理,不看她一眼。无趣走了。醒来发现房门敞开,于是多了心眼,门保险,睡觉开台灯,有时用手机低低放《云水禅心》。说真的,我愿意尽力帮助人家,但又害怕没完没了跟我粘乎。我是作家,现世记录者,不是伸张正义的佐罗。

尽管拒之却放不下,惦念她的处境,又去了那儿。墓还是老样子,盖的泥土过于新鲜,用枯枝落叶做了伪装。靠近她的那厉鬼坟墓有根树枝倒了,又扎了十字架插在墓上,念了神咒,放了三遍《大悲咒》。

此刻,一阵昏晕倒在地上,病状似中风,不过嘴里没吐白沫,脑子仍清醒。眼前一片血光,血光中还有豆腐样的脑浆跟着血水翻腾,红白相间,绚丽出彩,其中出现一位白发老人。白长衫,翘头官鞋,白官帽,拄龙头杖,驼着背,朝我傻笑,道:井水不犯河水,不要自讨苦吃。晓得宝严土地,我卷入阴间的鬼事纠纷,宋思雨半夜入梦,是为了通风报信。挣扎着爬起身来,按道士朋友吩咐,喊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朝他撒了尿。将生殖器撩得老高,加足马力朝天喷射。大概多吃了茶,尿势汹涌,在白日中闪着黄光,显现一条弧线。忍住头昏,步步进逼,脱了裤子,还将背包朝他头上砸去。他手一挡,背包掉进池塘。吃不消我的尿水与骚气,没命攻击,溜进池北的岩缝不见了。逃得太匆忙,岩缝扯住他的长衫。用水果刀割了他长衫一角,又在他的出入处吐了口水,拉了屎。拉了很长时间,试图将肚里的陈年积粪一次拉个够,全部送给这位热衷于索贿的宝严土地。还准备用黑漆在石壁上书写:打倒宝严土地!打倒阴间里的贪官污吏!不解恨,想把靠近宋思雨的厉鬼墓碑搬到池中,墓碑插得扎实,不能动它分毫,只得作罢。

请卢兄又誊抄了一遍《告宝严土地疏》,请画家章平兄画了幅《捉鬼图》,并将正波兄的大作《论厉鬼横行的不可行性》打印了一份,一并在昭文城隍庙遗址烧了。意犹未尽,还命题作文,请立平、瑞锋各写了首诗,诗名《厉鬼,等着你》,隔了一天去城隍庙烧了。

欣福寺拜了如来,将此情诉说,边诉说边流下委屈的泪滴。破天荒朝功德箱塞了十元钱,让和尚搨便宜。祈求观音保佑,转到殿后,郑重其事磕了三个头。

此外,连续三天,头上扎了红布条,在宝严土地家门口拉屎,念《告宝严土地疏》,用手机放《造.反有理》语录歌。又在两根红色登山杖塑料手柄上用洋钉刻了字,一根刻“干将”,一根刻“莫邪”。一根插在厉鬼的坟堆上,一根插在土地家门口的岩缝里。这种带有严打性质的镇压,具有摧枯拉朽的效果,赛似当今的扫黑除恶,先关了夜总会棋牌室再说,官方眼中的嫖客赌徒只好一哄而散。自此宋思雨没再出现,我用不着去宝严土地家门口大便。噢,忘了说,用镜子照了岩缝,买了老人帽,扔在他家门口,朝里面撒了一泡尿。道士朋友说,拉屎撒尿臭不可闻,让他走不出家门,没有面皮跟同伙来往,城隍召见,他都怕。还说,土地地头蛇,没啥法术,欺软怕硬,在他家门口放只煤、、气.甏,他也吃勿消。

江苏/陆文
2019、7、28

《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2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