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女人写诗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2-02

女人写诗如同女人作爱,四个字:没完没了。

男人写诗情到好处嘎然而止,女人则不然。女人床上后戏缠绵,笔下水儿潺潺。你看看该结束了吧,她又来了,你想想该是画龙点睛了吧,她给你画蛇添足,你觉得一剑定深湖可以刀枪入库了,她意犹未尽泊泊泉流不断。女人的一次高潮让你晃悠,二次高潮让你荡悠,三次高潮是你还不起的阎王债,让你心虚的千古悠悠。

读女人的诗你得有耐力,早泄的小帅哥别读,你都泄了春她正戏还没开场,你以为完事了她刚写到半山腰,你觉得一首诗写到昏昏欲睡的眼睛喜荣华正好,她又生出蝶儿满天飞让你流览她诱人的芳魂消耗。你觉得能闻到千里之外稻花香,点到即可,她带你实地考察把个香魂洒你一身,让你醉不卧芳草地晕不出百步遥热不了囫囵身。

女人写诗不唠叨不美,太唠叨了就是累赘。唠叨的恰到好处能成天生尤物风情千万里,唠叨过头就成了长舌妇。床上的女人什么都不要是性冷淡,什么都要是性饥渴,该要的时候坚决要,不该要的时候果断收住,收放自如的女人在床上让男人销魂,点到为止的女诗人在作品里让男人乐不思糟糠。

女人写诗也象女人打扮,不能没亮点也不能全身都是亮点,不能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能剥个一干二净。女人上床得留点风水给来日,为的是方长,女人写诗得给点余地于想象。男人惧怕不留余地的床第消耗,读者害怕满打满算的纸上风流。一次春洪爆发别急着来第二次,小鸟啾鸣一会待他血气渐升,给他打个飞机,再肌肤相亲二会,让他血脉畅通妳再撩撩惹惹弄弄,待他真正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趁他晕晕乎乎之时,及时出手打他个措手不及,让他只争朝夕梅举三度夜开你这彻夜不败野茶花。

能在床上玩转男人的女人,必定是上佳女诗人,能让男人夜夜齐眉三举的女人,她的诗让你读了必销魂,能抽干男人最后一滴血,让他轻装上贼船的女人,必定是个人见人爱的狐媚娘,她的诗也一定一读惊心,二读惊魂,三读立马焚香叩拜三呼皇后真美,此生非妳不娶。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

阅读次数:9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