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懿:从查理周刊事件看亵渎和吉哈德

Share on Google+

先知和伊斯兰都不需要子弹来捍卫。先知在传教时曾忍耐挖苦、侮辱和肉体上的攻击,也曾在麦地那友好接待争论者。《古兰经》反对宗教强迫(2:256),要求穆斯林用“祝你们平安”回答恶言 (28:52–55)。

中国媒体批评查理周刊说:言论自由应有界限。但言论自由最重要的恰恰是异端的自由。如果亵渎成为言论自由的界限,那么基督徒需要从圣经中删除宣称拜偶像者下地狱的章节,历史学家也不应该继续讨论毛泽东的私生活。

中国没有嬉笑怒骂的查理周刊,也罕见纵横洋溢的伊斯兰书籍——它们很难通过无神论者审查。清真寺外的崇拜属于非法,我因为参加学生信仰小组差点被捕。此外,中国伊协有一半的副会长是中共官员,南京伊协在招收研究员的时候竟然以不信伊斯兰为前提。

古懿

阅读次数:1,1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