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最完美的笔画出彼此。

你笔下如胶似漆的恋人,
似乎像我们海边清新爽洁之屋的靓丽锦绣。

当那腾沸的激情,
变成无艳无味无形的感觉令我寒心时,
从我的躯体扩散到我灵魂时,
我看到了自私和盲目爱人之间的鸿沟。

从此我明白,
给我眼中伟大的情人
当一个被遗忘的财富或者公主,
从未意味着灵魂的升华、
也未意味着活的炫丽。

而我也从未意识到,
你的画作从我脑海中浮现与沉淀的瞬间
如同鹰与苍蝇的翅膀。
或许我替你幻想这些是一种糊涂,
或许是用诗词铭刻着我在你心中印象。

我在自言自语,提醒自己,
原谅那时让你在我生命的画册中,
添画了最“不可原谅”的几页。

如同吸血鬼吸血续命,
我喃喃自语道,
或许最难忘的是那画作中
还未上了颜色的部分,
我们无法完成的画作,
或许上帝已经添了颜色,
永远的此刻在我身上。

注:玛丽亚·苏尔坦Meryem Sultan)——维吾尔青年作家、诗人、翻译(维-汉-英-土),维吾尔笔会会员;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语言文学系,现为土耳其安卡拉大学突厥语言文学系博士研究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