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军民:漏洞

Share on Google+

国与情 2019-10-01

五十周年校庆,母校邀请了建校以来培养出的近百名成功人士重返故地,举办庆典会、报告会、座谈会,师生们欢聚一堂,回忆过往,畅想未来。

老刘是这次庆典活动中五位做专题励志报告的代表之一,成就和地位在同窗好友中可见一斑。

他的励志演讲非常成功,赢得几千名师生和嘉宾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老刘在本市科技局下属的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勉强可以算作一个“准科学家”,平日里从不参加同学聚会和活动,最近他的一项科研成果在国际上获了大奖,不仅出国领了奖,为国争了光,而且还受到某主要领导的接见。有小道消息说,省委组织部门在本年度干部测评时,把他列为考核对象,据说有希望破格提拔,填补省科技厅副厅长的空缺。

和老刘一起参加校庆的同学中,有的是集团董事长,资产数亿;有的是政府官员,统管几十万人;有的是文体明星,身价几千万。老刘的演讲一结束,大家便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任副市长的李同学率先发出邀请,请老刘在下月开展的全市素质提升培训班上讲一课。某集团公司老总王同学也握着老刘的手,郑重其事地邀请他近期去给他们公司中层管理人员上一堂励志课,并开玩笑说,有丰厚报酬。紧接着,分散在不同市县负责不同领域工作的老同学也都纷纷发出邀请。

老刘被大家的真诚和热情深深感染,心潮澎湃,频频点头,一一应允。

自由活动时间,现任校长没有去陪各路领导,而是专门和老刘的一帮同学簇拥在老刘左右,一起兴致勃勃地参观学校建设成果。

很快到吃饭时间了,还有实验室没有去,校长征求老刘意见,问他用不用去。“去,当然得去!”老刘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己的科研成果,母校的实验室是自己发源的“襁褓”,怎能不去!

新实验室如一座现代化的科学城似的,一进楼门,老刘和大家一起脱掉皮鞋,换上门口摆放的拖鞋,一进到熟悉的环境,老刘物我两忘,无暇旁顾,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完全沉迷在实验室的环境之中。

伴随左右的同学,不知哪个眼尖的一低头,发现老刘一只脚上的黑袜子竟然破了一个洞,大脚趾很扎眼地露了出来——早上出门的时候,老刘患病在家的妻子把前两天为他专门买的西服给他穿上,还用擦鞋布把他的新皮鞋擦得锃亮。他没有打车,而是掐着点步行到了学校,袜子破损大概就是在这半小时路程里悄然发生的事情,而老刘自己全然不觉。

经那位同学指点,许多本来心不在焉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了老刘脚上,神情很复杂,有人想笑不敢笑,有人虽想提醒但又怕闹笑话。

参观活动就在这种既尴尬又和谐的氛围中进行完毕。

校庆结束,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老刘这人,一向无欲无求,倒也轻松自在,但是,校庆时应承下那么多演讲活动,他心里总觉得是个事情,必须认真对待。于是,工作闲暇,他就针对不同单位不同对象,有的放矢地详细撰写演讲提纲,以备到时尽情发挥。默默无闻这么多年,想到自己事业上小有成就,经济状况很快就有好转,或多或少能为患病的妻子和马上就要考大学的儿子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他心里就有了一丝安慰。

时间飞快,两个多月过去,省科技厅新任副厅长已经走马上任,老刘还窝在市里那家科研单位专心搞研究。那些计划邀请老刘去演讲的同学也通通没了下文。

盘算了多时的演讲报酬眼看就要化为泡影,想到妻子儿子,老刘纠结再三,最后鼓起勇气,分别给李副市长、王总打电话询问。

两位同学回答倒也干脆:根据目前形势,演讲与培训已不是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本市的两个同学已经爽约,外市县的同学更没必要联系了。

明明是约好的事情,最后为什么会是一场空呢?老刘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同学们在私下里传关于他在校庆上袜子破洞漏出脚趾的糗事儿,才恍然大悟。

老刘平日里都是穿旧布鞋,仅穿一次的那双新皮鞋早被扔在了床下。新鞋硌脚,校庆回来以后他就没再穿过。老刘把蒙了一层灰的皮鞋拿起,将塞在鞋里的袜子掏出来一看,果然发现袜子上破了一个洞。

老刘心情沮丧,拎起鞋子和袜子想往垃圾桶里丢,又寻思着,这双鞋都值他半个月工资了,就又将鞋子丢在了床底下。

阅读次数:4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