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不到太鲁阁不知天下山——南台湾之行散记(三)

Share on Google+

不到太鲁阁,不见宝岛面。从东西横贯公路入口牌楼进入太鲁阁国家公园。图/作者提供

朋友驾车,带我们巡游中横公路,此乃台湾三大横贯公路之一。上路时,笔者还未十分动容与愉悦,只有耳闻奇险,尚不知太鲁阁国家公园有多美?有比较才有鉴定,有经历才会诧异。在此匆匆随笔简述一二……

天下名山不忘太鲁阁

不到太鲁阁,不见宝岛面。我们的行程是从台中上路,经过白冷、梨山、大禹岭之后,我们的车开始了一路盘旋,一路爬高,沿着立雾溪通往花莲太鲁阁行驶,其中经过了关原、慈恩、洛韶和天祥,全长180多公里。

笔者年轻时,曾游历过雁荡山、庐山与黄山等。对名山还是有所感觉的,人说雁荡山是中国十大名山之一,三山五岳之一,素有“海上名山”之誉,庐山更不用说了,有“匡庐奇秀甲天下”,据传司马迁、陶渊明、王羲之、白居易、李白、苏东坡等都为之动容落笔。而对于黄山,徐霞客就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盛誉,啥意思?就是:含括了泰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衡岳之烟云、匡庐之飞瀑、雁荡之巧石、峨嵋之清秀,并被世人誉为“天下第一奇山”。

可中横公路进入合欢山脉时,山路崎岖,群峰叠翠,清境海拔2000多米高,大禹岭已经是2500多米高,抵达合欢山昆阳太鲁阁公园界碑处,海拔是3070米,此时笔者顿感恍惚,步行蹒跚,朋友说是高山症,或者说是高山反应。庐山高度1475米,雁荡山高度1108米,黄山高度1864米,所以真还没有这样的经验与知识。

合欢山昆阳太鲁阁公园界碑处。图/作者提供

走进白杨步道,那景致非同一般,峡穀和断崖,崖壁峭立,清静幽婉,集雄伟、险峻、烟云、飞瀑、巧石、清秀于一身。从入口到水濂洞,短短2.1公里的路程就有七个隧道,整条步道沿溪而行,前段所遇立雾溪的支流瓦黑尔溪,后段则相遇立雾溪上游的塔次基里溪,一路奇景连连,陡崖峭壁,峡穀溪流,隧道中雨滴与水帘,嬉戏游客,山水相依,不胜惊艳。

漫山遍野绿色博物馆

太鲁阁白杨步道风光。图/作者提供

白杨步道的动植群,应有尽有,目不暇接,有岩生植物:台湾芦竹、万年松、车桑子等。缓坡处:覆着层次丰富的森林,山肉桂是常见的植物。伴依着溪穀边缘:向阳植物的山黄麻、构树、五节芒、山盐青等。

这些名目繁多的绿色植物,竞相生长、蔓延与开放,把山野中的每一寸土地都挤满了,就是那些石岩的缝隙中,也被绿色霸占了,一样的郁郁葱葱,一样枝叶茂盛。

还有台湾獮猴、灰喉山椒鸟、细蝶等的跳跃与欢舞,伴有虫鸟欢歌与溪流潺潺,汇聚成一幅多姿多彩的立体交响曲。

目睹这满眼的天地万物,想到了《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鲁迅情趣盎然地描述了百草园的丰富与奇趣,来贬低三味书屋的无趣与陈腐。笔者突发奇想,若鲁迅的三味书屋后墙外是白杨步道的景致,视角拓宽,笔触无界,这文章岂不壮观了?生趣了?百草园变成了绿色植物世界,岂不好玩,情趣一下升格为亢奋,三味书屋还不被鲁迅砸了……

白杨步道与三峡的不同命运

白杨步道是1984年台电为了开发“立雾溪水力发电计划”,所辟建的施工道路之一,当时台电陆续完成6条施工道路,引起学界、媒体、营建署关注,担心一旦计划完成,立雾溪中游的水皆被引用发电,下游河床将乾涸,靠立雾溪水切割所形成的太鲁阁峡穀,将无水而难以继续发育,峡谷景观将被破坏,台湾政府经汇集各方意见决定搁置“立雾溪水力发电计划”,才保住了今天盛况的太鲁阁国家公园美丽景致。

说利用水资源能量,应该还有九曲洞步道,是太鲁阁峡穀最精华景点之一。步道紧倚着高山深壑,峡谷锦麟,向下俯瞰则是急湍的立雾溪水,两岸山壁对峙,鬼斧神工与险峻的地势令人赞叹震慑。此外岩壁上的断层、节理、褶皱等地形,以及在峭壁上绝地逢生的岩生植物,都是夺人眼球的观赏美景。

不同的制度,这些天公美景的命运也不相同。美丽的三峡命运就惨了,虽然有黄万里等一百多位专家以科学论证,提出反对意见,但是李鹏政府一意孤行,下令建霸,百万移民,古文物建筑被淹没,生态被破坏,自然美景被阉割,多少水利专家与环保专家的反对,都敌不过李鹏手中的印章。如今事实证明,政府所说的发电和航运的经济效益远远名不符实,而三峡大坝如今不但是国家经济的负担,还是一个安全的隐忧。

笔者数十年生活在德国,被它的人文历史、古典建筑,及世界著名的童话王国所俘虏,总以为美不美,德国之最。

其实不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之美,独特之景,台湾的美,美在于人文与美景相融,美在于烹饪与天然交织,美在于休闲与农牧相容。

宝岛,宝岛,不到太鲁阁,不识宝岛真面目……

民报2019-10-08

阅读次数:1,5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