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从“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说起

Share on Google+

昨天看了王功权先生写的“找个最贫困的地方”一文,第一个反应就是,拍案而起,喊一声:岂有此理!“国务院扶贫办公室”这样一个堂堂国务院常设机构的电话号码,在114查号台怎么会是“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那么国务院直属的其他机构呢?执政党、全国人大的领导机构呢?我拿起了电话机,拨打了114。结果是:

中央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国务院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全国人大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中央组织部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中组部的登记电话只有举报中心、招待所)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只有举报中心的号码);

……

一口气查了十几个中国最高层党政机关的电话号码,竟然大都是“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叹息。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政治体制改革,从十三大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方案”算起,也已经有20年了。每次党代会通过的政治报告,甚至每次人大会上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都要说上几句民主政治,说上几句政务公开,说上几句提高政治透明度,可时至今日,20年过去了,就连高层机关的电话号码都不能向社会公众公开,党政机关的“政务公开”何在?是的,应该承认,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社会政治生活的透明度有了相当的进步。但是,进步到底有多大?电话号码的“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不是可见一斑吗?

公开、公平、公正,是民主政治的基石。执政党的领导机关、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的活动公开,是民众,是纳税人对其政务活动进行监督的前提。无论这个民主是“社会主义”的,还是“资本主义”的,公开性原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社会主义国家的开山鼻祖列宁曾经说过:“完全的公开性”是实行“广泛民主原则”的必要条件。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的说法,社会主义民主是比资本主义民主“高上一万倍”的民主,纵然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也应该比资本主义国家做得更好吗?可是事实上,你连个电话号码都不能公开,如何做到比人家“高上一万倍”呢?

事实还不仅如此。走在北京的大街上,你会看到,许多机关大院,门口有警卫站岗,可是大门上却没有牌子,这其中,许多是中央、国务院的大机关。为什么不挂牌子?是为了保密吗?可这些机关在这里办公都有几十年了,早已经无密可保。问问北京人,有多少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机关呢?再说,为什么要保密?向谁保密?向广大公众?不应该吧,不是说,我们党是“三个代表”吗?不是说,我们政府是“人民政府”吗?不是说,要“政务公开”吗?党政机关的办公地点为什么要向公众保密?那么是要向国外“敌对势力”保密?也不对啊,现在的科技已经如此发达,天上有卫星,地上有各种侦察手段,你能保得住密吗?这些问题,让我等笨人想不通啊,真的想不通。

电话号码不能公开也好,机关大门不挂牌子也好,是党政高层机关的习惯性做法,建国快60年了,许多机关长期都没有改变。之所以如此,出发点都是一个“怕”字,怕民众上访,怕有人闹事,怕影响机关的安全,甚至是怕影响领导的安全。实质上,这是“阶级斗争”观念在作怪,是害怕民众的心理在作怪,是害怕民主监督,不能正确摆放执政党、政府与民众关系的表现。说句不算太尖刻的话,在几百年来的北京城里,明清王朝的六部衙门在哪条街上老百姓尚且能知道,现在共产党的政府机关在哪里办公,电话号码是多少,怎么反倒成了应该保密的事情了?!

看来,民主政治在中国,真的是步履维艰啊。

2007.03.10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

2008-11-02

阅读次数:1,48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