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尊敬的安南先生及其本届大会执行机构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罗宾逊女士及其同僚
尊敬的联合国世界首脑大会的来自民主自由国家的代表阁下:

当中国人大委员会李鹏委员长作为纸面上的中国最高权力机构的代表、出席世界议长会议的时候,作为中国公民,我们强烈感受到,没有世界公民大会将是联合国千禧系列活动的重大缺憾!尽管世界宗教会议、世界议长会议、联合国首脑大会,对于“联合国精神”的重申与宣扬,具有一定的意义,但是,特别对于没有民主自由制度的落后国家的民众来说,它们则只有观念的、象征的、甚至是纯粹仪式性的意义。中国老百姓对于各种劳民伤财的仪式庆典,已经有了越来越清醒的认知:那是慷民众公共财富之慨,来虚张民富国强的声势,彻底地滑稽、荒诞、无聊。这些不能带给老百姓任何实在利益的仪式,只是披上了当今文化外衣的现代巫术而已!

人民不需要巫术性的仪式!对于政教合一、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的民众来说,世界宗教会议最多只有心理的关联;对于没有议会民主制的一党独裁国家的民众来说,世界议长会议有着先天的外在性,相反却有着内在的羞辱性;对于没有民主自由的专制国家的民众来说,世界首脑会议无异于给一些当代酋长提供作公费旅游、肮脏的官方交易、表演说假话才能的机会。这样的一些会议,在给联合国带来声望的同时,也给联合国带来新的不光彩与耻辱!

我们作为现实的“中国臣民”与观念的“世界公民”,在早些时候已经通过充满艰难的途径,向安南先生、联合国大会、世界人权委员会,提交了关于改革联合国、普及人权教育的两项建议。在此,我们不得不感于应当以“爱因斯坦”命名的“世界公民良知”、以“罗斯福夫人”命名的“联合国精神”、以蔡元培、陈独秀、胡适、鲁迅等“中国自由知识份子”命名的“中国现代理性”,再一次向世人呼吁:应当、甚至必需召开“世界公民大会”!

具体建议如下:

(一)“世界公民大会”由安南先生及其联合国大会执行机构、世界人权委员会共同主持组织,设“世界公民大会”筹委会专门运作。

(二)“世界公民大会”的会议代表暂取一会员国一名代表的名额制。原则是:会议代表必须是世界舆论公认的现行本国政府的“反对派人士”,例如缅甸的昂山素姬女士就是。对于那些少数因舆论封锁,“反对派人士”不为外界所知的国家,筹委会须制定特别规则,聘请自由民主国家的民间资深研究专家代为出席。代表可以指派其委托人出席会议,以突破专制国家必定会有的重重阻挠!

(三)各联合国会员国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手段阻止代表赴会,并有责任负责、确保代表在到达会议报到地之前与会议结束代表离开会址之后的所有安全,否则国际社会有权视为“最高级恶性侵犯人权事件”以任何恰当形式对该国加以干预、施以惩罚,代表所属国首脑及其政府首先无条件辞职并接受国际法院的调查,同时,该国无条件实行联合国指令与监督下的民主自由政治制度。

(四)首届“世界公民大会”的会址同于联合国本次世界首脑大会的会址,时间定于2000年的最后一个月。

(五)除食、宿可适当降低消费标准外,代表须享有与世界议长会议代表同等规格的安全、保健、同步翻译等充分的大会服务,以昭示会议的“世界议院”地位。会议费用与代表费用可并采商业性广告赞助与道义性资助的办法解决。

(六)首届“世界公民大会”的议题建议定为:

A、讨论修改联合国宪章,责成联合国成立新型联合国宪章修宪小组,在适当期限内制定出新的联合国宪章;

B、讨论联合国改革,并责成联合国成立新型联合国改革方案制定小组,在适当的期限内,公布联合国改革实行方案;

C、讨论,特别是专制国家的民主化日程表,制定分阶段、分步骤的民主化方案,提交联合国相关机构,责成联合国大会通过实行;

D、讨论各国人权改善,特别是如何有效干预专制极权国家侵犯人权,责成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修改完善人权宪章的相关内容。

E、讨论人类社会“人本和谐新制度发展战略”,批判经济主义、消费主义、利润主义、权贵生活导向模式、高耗能增长模式。

F、讨论人类社会的安全,批判核扩张、核威慑暴力倾向。

G、讨论会议代表提出、会议表决确定的其它议题。

联合国再也不能停留在“国际官方组织”的状态了。它必须体现人类社会的主体性尊严,必须有来自世界民间的强大声音、活跃身影,必须有真实的日趋完整的世界政府效能。舍此,它无法维护人类社会的根本的长远利益。为此,联合国召开“世界公民大会”是太急需、太浅明的必须进行的事务了。

要结束“酋长作威作福”的时代,请自“世界公民大会”始!

请世界一切民间正义力量与我们一起呼吁吧!让我们从2000年开始站起来吧!

中国公民 林牧、樊百华
2000年9月8日

民主论坛2000.9.14 b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