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Share on Google+

据传,有的领导人杀气腾腾的抨击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抨击“资产阶级自由化”,提出“政治问题一旦出现,就要严厉打击”。他还谴责前苏联领导人“背离乃至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等等。

起先,我不相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中国人曾经寄以良好期望的领导人会讲出多年没有听到的“文革”语言。近来,中共中央宣传部规定了20几个“不准”,湖南长沙市国安局跨省拘捕了著名的网络作家师涛,北京市安全部门打击了更著名的作家刘晓波和余杰。看来,新一轮的大倒退,大镇压可能开始了。我才觉得我又犯了过分善良天真的错误。既然给人戴上了背叛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帽子,我就只好请马克思出来说话了。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开宗名义第一篇就是马克思《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那篇文章很长,我只摘引其中几段主要内容。

马克思引证了书报检查令中这样一条规定:

“但是对政府措施所发表的见解,其倾向首先必须是善意的,而不是敌对的和恶意的。”

马克思驳斥这条规定说:“反对倾向的法律,即没有规定客观标准的法律,乃是恐怖主义的法律。凡是不以行为本身,而以当事人的思想方式作为主要标准的法律,无非是对非法行为的公开认可。可是,在某一机关自诩国家的理性和道德的独占者的社会中,在和人民根本对立因而认为自己那一套反国家的思想方式就是普通而标准的思想方式的政府中,执政党的龌龊的良心却捏造了一套追究倾向的法律,报复的法律,来处罚思想方式,其实这种思想方式只是政府官员的思想方式。怎样才能使这种法律付诸实施呢?这要通过一种比法律本身更令人痛恨的工具——侦探。”

马克思还用诗一般的语言,描绘文化专制主义对人类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所造成的毁灭性的伤害。他说:“我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究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和紫罗兰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没有色彩就是这种自由唯一许可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阳,它无论照耀着多少个体,它无论照耀着什么事物,却只准产生一种色彩,就是官方的色彩。精神的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是欢乐光明,但你们却要使阴暗成为精神的唯一合法的表现形式,精神只准披着黑色的衣服,可是自然界却没有一支黑色的花朵。”

最后,马克思警告说:“如果一个专制国家想表现得忠诚,那它就会自取灭亡,每一点都会遭到同样的压制,并会显示出同样的反抗来。最高书报检查也要遭到检查。”

(以上引文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56年12月第一版第一篇)

我为什么要连篇累牍地摘录马克思的言论,因为现在那些强化文化专制的人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我不得不把他们的言行同马克思的思想作一番对照。

还需要追记一笔。1979年初,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宣传部部长胡耀邦同志,在一次文艺界座谈会上,向大家推荐马克思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他朗诵了其中的几段文字,并且说:“大家看马克思讲得多么好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第一篇就是反对文化专制主义。我们社会主义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为什么还要通过审查制度,让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艺术作品,只能表现一种色彩呢?”耀邦当场表示:“我们不搞审查,我们提倡文责自负,至于错误怎么究?大家可以讨论,我看可以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以及要作家加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去解决。”赵紫阳同志继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再次宣布不搞书报审查。在胡耀邦和赵紫阳手里,没有抓一个政治犯、思想犯,没有批判一个持有不同意见的公民。当时抓政治犯和批判学术文化界某些人士,都是别人越过他们去干的。

为什么现在一些宣传文化官员把马克思的思想,把实行正确路线的前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的正确指示和规定都丢到九宵云外去了呢?毛泽东说过:“倒退是没有出路的”。

这句话现在非常适时,非常有用,应该作为某些领导人的座右铭。

这篇短文很可能遭到“文化特务”们的封锁和打压,让他们进一步暴露自己吧,他们如果封锁和打压马克思的思想,还有什么资格再打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呢?

网路文摘——1331 Dec 18, 2004

阅读次数:3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