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耗”,就是打内战,“窝里斗”。这是坏事,应该加以反对。但是,有人认为这是中国人天生的劣根性,我不敢苟同。我以为“内耗”的主要原因在于:

一、落后的生产水平,封闭的农业社会和自然经济,以及由此产生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和不许别人冒尖的绝对平均主义思想。这种平均主义思想渗透在一切方面。在经济上,不去努力创造财富,使大家都能有先有后地富裕起来,而是围着一大锅清水汤你争我夺;在政治上和学术技术上不敢像李世民和卡内基等杰出的人物一样,敢于使用比自己强的人才,而是“武大郎开店”,不许别人比自己高;不是你追我赶,我赶你超,而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排斥和压垮竞争对手,自己取而代之。

二、我们的社会还没有为所有公民创造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和机制。工作能力相等的人,由于后台、关系、机遇和其他客观条件的不同,不论从政治学、办企业都不是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实行平等互助的竞争,这就不免会发生互相嫉妒、互相倾轧、互相拆台的现象。

三、我国传统观念之一是重视家庭、宗族、行帮、国家等群体,却忽视以至压抑个人的需求、才智和权利。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以后,僵化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左”倾指导思想,又促使这种传统观念在新的形势下滋长起来。一部分社会成员的需求、才智和权利受到很大压抑,产生了一种不顾群体利益与规范的逆反心理。

我们如果真心想解决“内耗”问题,就必须发展生产,反对平均主义,创造平等而无特权的竞争环境和机制,在维护人民的共同利益的前提下,尊重个人和团体的自主权,充分发挥其创造性。光靠批判和行政命令,解决不了“内耗”问题,甚至适得其反,会激起更大的逆反心理。

另外,在反对“内耗”时,必须分清是非,分清谁在搞“内耗”,不能各打四十大板;更不能颠倒是非,让那些主动、率先搞“内耗”的人拿起反对“内耗”的棍子来反对别人合理合法的反抗。有一段《寒江关》的京戏,演的是大元帅蒋仁贵的娇小姐薛金莲仗势欺人,一再向刚刚归顺唐朝的樊梨花挑战,她说什么“我骂你不许你还口,我打你不许你还手,我杀你不许你流血。”

令人费解的是:现在还有人奉行薛金莲那种不讲理的霸道哲学。自己或自己的亲朋故归首先搞“内耗”,打击了成千上万个有缺点和无重大缺点的好人,至今毫无悔改之意,不作任何自我批评,却倒打一耙,指责那些要求分清是非,彻底平反冤案、错案的受害者在搞“内耗”。请问这些人还有没有一点清醒的是非善恶观念?还有没有中国人民扶正祛邪的良知?恐怕很难说?!

当然,不应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应该提倡宽容,提倡“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是,率先搞“内耗”的人,必须承认错误和改正错误,必须率先“停战”,必须给受害者彻底地恢复名誉。决不能自命为“一贯正确”,却把整人的责任推给所谓“历史条件”,决不能要求别人“向前看”,而自己却在“向后看”,继续对持有不同意见的人加以排斥和打击。现在,有些高唱反对“内耗”的人实际上自己在大搞“内耗”,这是不公正的,是正直的中国人绝对不能接受的。

自由圣火10/28/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