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 Li【这是一篇二十多年前读到的文字,在德国留学生杂志上。谈西餐风习的一篇美文,嬉笑谐谑绘声绘色。作者牟雨,一位灵秀的江南女子,可惜缘悋一面,这篇喜爱的文字一直收藏着。原文一气呵成,小标题是我画蛇添足。23.10.2019】

德国真不是人待的地方(牟雨)

刚来德国时一点也不想家,这里玩玩,那里玩玩……大半年后开始想家。开始想家的原因是想吃中国菜了。在给父母的一封信中没良心的真情流露:”我想青菜豆腐的程度超过了想你们……”

这个鬼地方,居然没有小吃摊(节假日那几天除外),更别说宵夜了!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记得大学时,常与颖拉手上街吃煲仔饭、铁板烧、过桥米线……为尝遍文一路所有的小吃而奋斗。更多时候,夜完自修,趿着拖鞋到校门口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砂锅粉丝。赭红色的砂锅,翠绿的葱花,浅绯的香肠薄片,两个瓷白的鹌鹑蛋,看着就满心欢喜。挑起一撮软滑的粉丝,呲溜滑下肚,再回味那拖过舌尖时留下的烫意,一抹鼻尖渗出的汗珠,真是过瘾!忘不了路边摊,忘不了在那里曾趁着20瓦灯泡的昏黄,颤抖着把一张从给我做了一碗很好吃的水饺的大爷那里得来的5元假钞塞到了给我做了一碗很好吃的馄饨的大妈手里(如果不算上买盗版书和音像制品,那便是本人唯一一次扰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了)……忘不了在那里为了和苍蝇抢一口饭吃而无师自通的领悟了七十二路空明拳左右手互博的精妙……忘不了路边摊啊,想起大学生活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缕茶叶蛋的清香伴着锅贴的滋滋声飘来……

所以我无比的可怜、同情这里的德国人——先不去刺激他们无处宵夜的不幸了,看看他们能吃到的东西吧:早餐是面包加奶酪香肠,晚餐是奶酪香肠加面包,午餐是土豆加牛肉,撑死再多一盘色拉。一天吃上一顿热乎的就值得赞美上帝了。

有美食家说过,美国人是用脑吃饭,日本人是用眼吃饭,法国人是用心吃饭,中国人是用嘴吃饭。我实在想不出德国人是用什么吃饭的!好像什么都不用。于是写信告诉父母:“德国人吃的简直是‘饲料’!”于是一堆家乡小吃就会火急火燎的坐飞机赶来。当年方鸿渐留洋归来,方老太太亲手做了儿子爱吃的乡味,挑好的送到他饭碗上,”我想你在外国四年可怜,什么都没得吃!”,大家都笑说她又来了,在外国不吃东西,岂不饿死。她道:”我就不懂洋鬼子怎样活的!什么面包、牛奶,送给我都不要吃”。”为方老太太鼓掌。

“美食不如美器”—西人的餐具

“美食不如美器”——还是袁子才的这句话给老德捡了点面子回来。这里的餐具倒是考究的很,花头精很多。德国佬儿会点着蜡烛,插着玫瑰,穿着礼服,听着萨斯风,挥舞着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刀叉,在镀金镶银的盘子里与伴侣脉脉含情的分享着土豆。看看这些碗盆,再看看碗盆里的东西,谁还能说”买椟还珠”不是明智之举?去德国人家里吃饭,你就尽情欣赏 “秦伯嫁女”的排场吧,至于那个公主嘛~呵呵,反正吹了灯都一样,落到肚子里都是有机物一堆嘛。

不过我是用不惯这些美器的。尤其是刀叉。我喜欢筷子。

你想,一对筷子在手,夹、挑、扒、撕,随心所欲,何等灵巧!而且咱们的筷子大多为木制,使起来温婉谦和。岂是那切、扎、叉、戳的粗鲁刀叉所能同日而语的!人家罗兰•巴尔特都夸自从咱们用了筷子,”食物不再成为人们暴力之下的猎物,而是成为和谐地被传送的物质”。试问,用刀叉能吃出这等气质吗?再说了,张良可以借箸筹划天下,玄宗能够敕箸表忠直,洋刀叉,你能被用出这等深度吗?还有,小时候当我不好好吃饭时,老爸边训话边拿筷子把俺的头当木鱼敲,楞是把一很暴力的事件敲出了南无阿弥陀佛的慈悲。刀叉?有这本事吗!更有时在饭桌上升堂公审,俺爸一拍案,一支定罪”签”就粘着米粒激射了过来。以我当年练就的炉火纯青的接暗器水平,嘿嘿,小小的筷子是伤不到皮毛的。不过要是换成”小李飞刀”可就说不好喽!所以我从心底里热爱筷子的祥和,用刀叉绝对吃不香饭的。

小刀使不惯,大刀也用不爽。德国厨刀长得尖嘴猴腮,切切面包还凑合,要是剁起菜来真个别扭。没出国前就听前辈说过,记得来时带把菜刀。也不知这里不好使的菜刀是用啥作的,还奇贵无比。真想学牛二对着德国佬喝一声:”甚么鸟刀!要卖许多钱!我三十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你的鸟刀有甚好处,凭的这死贵?”奉劝即将赴德的同志们,经济条件许可的话,最好多捎上几把家乡的菜刀哟!

还有一点遗憾,德国做饭不用火,用的是电磁灶。格外怀念那”吧嗒”一声就跳出一朵莲花宝座来的煤气灶。只有用明火烧出来的东西才香啊!唉,可惜,连原始人都懂的道理德国人却不明白。

和德国人吃饭,累死

这里吃饭还有一个很缺德的规矩呢:在公共场合不准发出咀嚼声,尤其喝汤时。不过梁实秋认为:”这规矩不算太苛刻,因为外国的汤盆很浅,好像都是狐狸请鹭鸶吃饭时所使用的器皿,一盆汤端到桌上不可能是烫嘴热的,慢一点灌进嘴里去就可以不至于出声”。注意听过几次,好像德国鬼子真是吃软吃硬都没声音的,真恐怖!要我们中国人吃饭没声音–可能吗?那简直是羞辱厨师,对不起一桌饭菜!划拳行令是不消说了,吃到兴头上,还要吼上一段卡拉OK呢!德国人哪里体会得到这番”吃饱了哼哼”的大乐趣呢!

还有,德国的饭桌是长方形的,吃菜是自助形式,各吃各的。不像我们的大圆桌,大家围成一圈”抢”着吃。虽然我们的吃法从卫生角度上看逊了人家一筹,但却胜在人气。坐在那种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的长条饭桌上,就算盘子再精美,蜡烛再亮堂,我们还是吃不爽的!

和德国人吃饭,累死。看德国人做饭呢?气死!

看德国人做饭,气死!

教条主义的德国佬会一板一眼的照着食谱,说是一克盐就决不放一点一克。一只我们十分钟搞定的菜,他们就是有水平做上两个小时。

“燕窝去毛,海参去泥,鱼翅去沙,鹿筋去臊……”好厨师做菜向来讲究。黄蓉做 “二十四桥明月夜”时,先把一只火腿剖了,挖出二十四个圆孔,将豆腐削成廿四个小球分别放入孔内,扎住火腿再蒸。等到火腿的鲜味全入了豆腐,就把火腿扔了。这道豆腐吃得七公屁巅巅的把那”降龙十八掌”押作了饭钱。

德国人做菜倒好,该扔的不扔,不该扔的倒扔了个精光!不去说这里卖的鸡统统是没头没爪没内脏的僵尸,恐怖的是德国人炖熟鸡后会把鸡汤给泼了!(说道这里,我忍不住学他们的样子耸耸肩,”哦,俺的上帝!”要是被七公知道了,一掌”坑龙有悔”劈死他们)举个例子证明德国厨子的水平吧:说是有个外国游客进了一家德国餐馆,吃了几口,忍不住叫过侍者,”我要见见你们的主厨!”侍者诚恳的回答,”这不可能。我们的主厨正在对面那家意大利餐馆用午餐呢!”

总结了一下,德国主厨做菜的手法无外忽蒸、烤、煎、煮几式文招。比起咱们炒、煸、爆、炸惊险刺激的武式真是差远了!我们随便颠锅抖勺的摆个架势,就能把那德国鬼子唬得一愣一愣的。每当我们中国人做菜时,德国人就大叫”魔术表演开始了!”他们中有的会向魔术师直舒胸臆”可以让我尝尝吗?”有的则等你开饭时坐在旁边盯着你”变”出来的东西看,一直看到你都觉得要是你在把这些东西变没之前不让他尝一口的话,还真是过意不去。唉,这些德国要饭的!说好听吧,很率真可爱,说难听点,他们的脸皮真和柏林墙一样厚啊。

有一次包了饺子请楼道里的德国人吃,这帮鬼子们举着刀叉,文雅娴熟的割开一只只饺子,皮一堆,肉一堆的摊派好,还不时抹上一点番茄酱。

自此我发誓再也不给他们变饺子这道魔术了。牛嚼牡丹——伤心啊。

你管我吃什么

这个鬼地方还少有海鲜。这对来自江南水乡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眼看又到”九月圆脐十月尖,持螯饮酒菊花天”吃大闸蟹的好时节了。怎么办?老办法–咽口水呗。听说德国也是有螃蟹的,德国人钓着玩,玩完了就半卖半送掉。据说一个马克就能买一公斤!乖乖!柏林的老友陈刚就曾有过这个福气。不过当他挥刀斩蟹时,厨房里所有的德国人都尖叫着逃之夭夭!还有个朋友一天炖猪尾巴吃,闻香而来的德国人好奇的掀开盖子,顿时脸都青了:”你~你~吃~吃这个~”哈哈,在他们的想象中,只有住在森林里的巫师、妖怪才吃这个东西的吼!三幼还告诉我,她那两个儿子经常受到土耳其小邻居的欺负,一次眼看又要吃亏,茜西跳出来喝道:”我是中国人!我什么都吃!我还要吃你!” ——不用枪不用炮,咚个隆冬锵!吓得敌人屁滚尿流而去!

德国人自己不会吃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对我们吃的东西指指点点。我不只一次听到德国人用讲吸血鬼吃人的口吻讲我们吃狗肉。

啊,吃狗肉怎么了!我们中国人四条腿的除了凳子,两条腿的除了父母,啥都吃!当心啊,德国佬儿,你们在我眼里也只有”熟”人和”生”人之分啊!我们有钱的吃利息,有能耐的吃回扣,倒霉的吃官司,最不济的吃枪子——总之,到死吃心不改!吃狗肉怎么了!”闻到狗肉香,佛爷也跳墙”!你们不吃狗肉,是因为你们有爱心?好,”德国人人均每年消耗65公斤猪肉,居世界首位”– 试问,猪儿们是招你们惹你们了?别xxxx假仁假义了,欺负猪不会说话不会告你们种族歧视啊?我们吃狗肉,是因为我们懂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道理!我们吃狗肉,是因为我们知道”犬肉,下元虚者,食之最宜”的医学常识!你们要是吃点狗肉,连伟哥钱都省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