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先生生前最后一次学术活动

张曙光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2003年4月22日10时,李慎之先生与世长辞,享年80 岁。中国知识界失去了一位博学而又有良知的学者,一位受人敬重的老师。

80年代,先生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晚辈是社科院的一名普通研究人员。在先生担任院长期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接触。但是,在先生讲了“不在刺刀下做官”被免职以后,彼此之间有了较多的交往。特别是在先生去世前两个月,即今年2月21日,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举行第234次双周学术讨论会,先生应邀作了“中国现代化的目标是民主”的主题讲演,我作为天则所学术委员会主席,有幸安排和主持了这次论坛的报告和讨论。只是由于某些原因,这次讨论暂时还不能在报刊上发表。但先生的思想已经是广为传播。

先生多才博学,会通古今,会通中西,不愧有“南王(元化)北李(慎之)”之称。这次讲演,先生谈古论今,说东道西,旁征博引,主题鲜明,从秦始皇到毛泽东,从华盛顿到孙中山,从孔子、贾谊到严复、胡适、张光直等等。处处表露出一个学者忧国忧民的拳拳之心。与会五、六十人,座无虚席,走道和窗外也站了不少。大家都为先生率直、真诚的人品和深厚、广博的学识所激励。

在这次讲演中,先生首先做了两个界定和区分,一是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认为传统文化的范围很广,所有的思想、文化、价值观念、意识形态都是,一万句话也说不清楚,而文化传统则是指起决定作用的核心价值,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中国的文化传统就是文化专制主义。二是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政策,认为社会主义不是一种国家制度,而是一种社会政策,一种施政纲领,如北欧国家社会民主党人所为。接着,先生集中讨论了中国现代化的目标是民主化的问题,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是它的政治文化,特别是政治制度,中国文化传统与民主是不相容的,“百代皆信秦政治”。所谓民主就是主权在民,就必须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迁徙自由等等,就必须实行法治,真正树立宪法的权威,使权力特别是最高权力受到约束。先生的结论是,中国只有一条路,这就是民主化,中国现代化的最后标准也是民主化。先生的讲演引起了与会者的热烈讨论,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在与先生的交往中,我既为先生的学识和思想所折服,对先生的很多观点表示赞同,也与先生有过争论。记得在一次讨论会上,当谈到农村基层民主选举问题时,先生认为在现行体制下,基层民主选举除了粉饰太平以外,不会有什么积极作用,我则认为基层选举对于普及民主知识有重要作用,为什么农村村镇可以搞,而城市社区居委会搞不了,就是因为前者有利益需要保护;凡搞了基层民主选举的地方,直选海选、秘密投票间之类的东西不翼而飞,人人知晓,即使发生贿选,虽然违犯选举法,其作用也不完全是负面的,说明了选举的重要和价值。当然,仅有基层选举,其作用是有限的,关键还在高层的选举。不过,我们的讨论是友好的和认真的。就是这次讲演,有些问题还是可以讨论的。比如,两岸四地,文化传统相同,都是中华文化传统,但政治制度有别。我去年12月去台湾,当时正值台北、高雄两市市长直选,有幸亲眼目睹台湾的社会生态,颇有感触。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表明,中华文化与民主并不矛盾,大陆的民主化还是有希望的。

这次讲演是先生生前的最后一次公开学术活动,也是先生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遗产。愿先生的宏愿早日实现,以告慰为之奋斗过的志士人仁的在天之灵。我相信,民主化必将在中国大地上掀起高潮,其势将浩浩荡荡,顺之者存,逆之者亡。

安息吧,先生!

2003/04/25,于北京方庄芳城园寓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