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1月11日-11月17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1月18日

编者:本周二香港警方与示威者和学生发生冲突,当日共发射1567枚催泪弹、1312发橡胶子弹、380枚布袋弹及126发海棉弹,这是反送中运动五个多月以来情况最严峻的时刻。香港九所大学校长本周五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港府必须牵头联合社会各界,以迅速具体的行动来化解政治僵局,恢复公共秩序和社会安宁。然而,港府和中共的态度更趋于强硬。5个多月以来,正是港府无视港人的合理诉求,完全漠视民意,过度的警察暴力及单方面声讨示威者暴力的做法,才令香港社会陷入无解的困境中。无疑,香港社会的严重撕裂港府负有无可推卸的责任,而进一步的镇压完全无利于香港社会的稳定。中共和港府如果真的爱香港,就给香港完全的自由和真正的民主。

本周再有大学教师牛杰及普通公民胡双庆因发布香港反送中的相关信息及发表自己的观点受到处罚。这表明中共正加紧钳制言论,以杜绝真相传播,防止大陆发生反抗运动潮。

本周龙克海和秦沪辉因言论被秘密审判,疫苗受害家长何方美出庭受审,三人都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自中共新的刑诉法实施以来,公民因维权、言论往往会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控罪,这顶扣在每一个公民头上的“口袋罪”成为中共打压一切反抗者“屡试不爽的法宝”。

本周重点关注的是良心犯余文生、戈觉平及王炳章,他们用自己的自由去捍卫中国的自由。今天,他们身陷囹圄,忍受着酷刑、疾病的折磨;被剥夺了律师、家属会见的权利;被剥夺了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申诉的权利。虽然我们无法和他们一起在牢房里并肩,但是我们已经担起他们的公民责任。

香港的局势令人焦虑,大陆的政治环境降至冰点,在如此的处境下,如果再一昧地退却或者消极等待,那么自由和民主永远也不会自动地降临,专制的束缚只会越来越紧。如何在保存力量的同时,重新构建公民社会,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还要有坚持不懈的恒心和透视大局的智慧。

一、南昌航空大学教师牛杰为香港示威学生发声遭打压被停课。香港反送中示威抗议引发的大规模民主运动持续进行,警方对抗议者的镇压不断升级,更有开枪射击示威学生并导致其重伤、以及全副武装冲击香港中文大学等恶性事件发生,一位来自中国内地江西省南昌航空大学教师牛杰,仅仅因为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段“所谓暴徒都是孩子,他们没有整死一个人”的文字,即遭到校方声称要严肃处理,并最终遭到停课处罚。

湖南籍维权人士胡双庆涉香港言论被行政拘留。湖南籍维权人士胡双庆自11月14日晚被警方传唤,随后被行政拘留13天,原因是胡双庆在微信群组里发表了“不当言论”,包括发布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信息及评论。这已经是自今年6月份以来胡双庆因言论第二次被行政拘留。

因声援香港受到行政处罚及刑事拘留的公民在中国内地并非个案。自2019年6月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抗议以来,中国大陆各地涌现出不少敢于发声的活动人士,以多种形式支持香港的抗争活动,因此遭到当局约谈、警告、拘留,而从不管是牛杰老师还是胡双庆,他们都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尤其是对一场运动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自香港反抗运动发生以来,中共封锁真相,对传播信息、声援香港的公民实施严厉打压,明显是惧怕香港抗争的态势会激起大陆民间社会的对专制的反抗。

二、戈觉平被羁押三年延审期满逾两个月未判 健康状况堪忧。苏州大抓捕距今逾三年,被羁押的戈觉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庭审逾半年,然而至今仍未宣判。戈觉平在看守所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近期经常出现心绞痛及不明原因的头晕。戈觉平入狱前患有腮腺癌,家属非常担心他会出现不测。

既然指控“事实清楚”为何还称“案情复杂”?一场场公民维权行动被认定为“犯罪”,逮捕、起诉、庭审之后,案件为何迟迟不宣判?拖延的目的是什么?

三、江苏维权人士蒋湛春因祭奠杨佳已被关押60天。2019年9月26日,江苏籍上访维权人士、基督徒蒋湛春在北京被当地政府人员抓捕,押回当地后次日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10月25日被句容市公安局以相同罪名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近日律师在会见时得知,蒋湛春被控“寻衅滋事”的唯一理由是:为杨佳扫墓,祭奠杨佳。

江苏维权人士吴维新打出“官员公示财产”横幅被刑拘37天。2019年11月2日,江苏上访维权人士吴维新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后取保获释。此次被羁押的理由是吴继新等人在今年的2月9日,打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和解决他养老问题的横幅,并将照片上传至互联网。随后,因参与打横幅,沈丽秀、张翠磊、韩富英、王心灵等人被北京丰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后获取保释放。吴维新于9月24日被警方入户抓捕,羁押于丰台区看守所。

公民“为杨佳扫墓,祭奠杨佳”犯了什么罪?“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和解决养老问题”又何罪之有?难道公民的任何不符合“圣意”的言行都犯了“寻衅滋事罪”吗?

四、王炳章被单独关押逾17年,家属再获探视。中国民运先驱王炳章被以“从事间谍活动”及“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至今,已被单独囚禁逾17年,近日其亲属再次获准探视。虽然身体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非常见老! 王炳章获刑后一直被单独关押,狱方禁止任何人与他接触交流,看守人员每6个月换一次。关押期间王炳章中风多次。

王炳章被单独囚禁长达17年,这是最严重的酷刑,中国良心犯在狱中的生存状况应该引起外界足够的重视和关注。近几年来,外界很难及时地了解良心犯在狱中的真实现状,这也是彭明、刘晓波和杨天水相继在狱中患上不治之症被迫害致死的一个重要原因。

五、江西维权人士刘萍被关禁闭逾千天,出狱后陷入生存困境。被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六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的刘萍,于10月27日出狱后被送回新余的家中,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刘萍与年迈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刘萍曾被关押在禁闭室长达1700余天,被囚禁在无窗无床的禁闭室令刘萍的身体严重受损。长期关押造成的身体健康状况很糟糕但因为经济原因至今未做健康检查。

刘萍出狱后没有生活来源,无钱做必要的健康检查,尤其是在狱中遭受酷刑给身心都造成了无法预测的伤害。如何让获得自由后的同道得到及时的救助,抚慰他们身心的累累伤痕,也是民主事业重要的一部分。

六、上海公民张展被刑拘两个月获释后即遭驱逐。2019年9月9日,上海警方以张展几天前在南京东路携带的雨伞上书写“结束社会主义,共产党下台”的口号传唤,次日上海警方将张展刑事拘留,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罪”,羁押在上海市黄浦区看守所。张展被刑事拘留超过两个月后于11月13日晚获释,但立即遭到房东强制退房,张展面临无处可住的尴尬境地。

作为反抗者,除了时时被监控,投进监狱,常常还要面对的是,租房遭到驱赶,工作受到阻挠,家人被威胁。中国公民争取自由的过程,就是一个从大监狱到小监狱往复的过程。

七、余文生被羁押22个月无音讯。2018年1月18日,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因公开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建议国家主席实行差额选举,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等,次日被石景山区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2019年5月据传已秘密开庭,但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并未收到任何相关的通知,余文生律师被羁押至今,从未有家属为其聘请的律师获准会见。

禁止律师会见、秘密开庭已经越来越多地用在良心犯身上,一党之下没有公正的法庭,公检法公然违反法律剥夺余文生的所有权利,此违法的行为必将成为中共严重侵害人权的又一案例。

八、北京昌平万名业主签请愿书抗强拆保家园。11月9日,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业主发起万人签名请愿书,反对当局强拆小产权房。抗议现场悬挂“香堂居民要求政府保护合法家园万人请愿书”及众人签名。北京市政府将强拆昌平部分村镇的105个别墅区项目,涉及百善镇、北企公司、崔村镇、流村镇、南口镇、十三陵镇、小汤山镇、兴寿镇、延寿镇、阳坊镇。

公民在一个“天下姓党”的国度,哪里还能奢求个人财产权?人权不彰,没有家园!在一个没有民主和法治保障的社会制度下,哪怕是中共口口声声宣扬的“生存权”也不过是随时都会被惊醒的“中国梦”。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46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