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芬:马悦然先生葬礼公告

Share on Google+

亲爱的蔡楚

我的丈夫马悦然已于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半整在家仙逝,享年九十五岁。

悦然自从三年前害病,很少跟朋友联络,他珍惜最后在书桌前奋斗的时光,努力读书,翻译「庄子」。 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活着死」的生存状态,在家里圆寂而去,我们的大孙子、曾孙女得以搭乘当天的夜车从南方到首都,在第二天早晨到我的公寓全家人喝了咖啡,送悦然的大体离家时,太阳出来。 我们遵从中国的古礼,请四十岁的大孙子打了一把黑伞,护送爷爷的远行。

他生前的愿望是在我们家族常去的地区小教堂,已故亡妻宁祖的葬礼举行的相同的场地,只有六十席的小教堂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但两个儿子(老三已于三年前过世)愿意更多的朋友前来送别,刊登了广告,葬礼在星期四,十一月二十一日举行,最后登记有一百三十人。

我们家庭五世同堂包括姻亲约有五十人。 登记参加的朋友多为悦然的老学生、学院同事以及在地的中国友人。 牧师魏安妮女士,是悦然的学生,曾经在瑞典驻北京大使馆担任文化秘书,她是我们家庭珍贵的友人。

悦然三年前订立遗嘱为自己写下讣闻铭句,这句话非常不好翻译:「恩赐干活,日燃光芒。 」我只能勉强这么翻。 我犹记得他当年写这句话,跟我分享时开心自得的样子。

悦然最敬爱他的老师高本汉。

悦然过世,我的悲伤与痛苦难以言喻。 他以一生用功读书的方式来怀念老师,也为我的余生的前途指出了方向。

谨此。 祈安

文芬敬上
2019年11月18日

————————————————————

蔡楚回复:

尊敬的陈文芬女士:

祈愿马二哥安息,四川乡亲怀念他。

请节哀保重。

成都蔡楚

【 民主中国 】 时间: 11/18/2019

阅读次数:4,47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