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9-11-20

最近有一个叫卢克文的人忽然火了起来。本来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还以为是澳大利亚前总理呢,后来发现不过是个中专生……

当然,也不能因为人家是个中专生就认为人家一定水平低。这位没当过澳大利亚前总理的卢克文先生写了篇大作,题目叫做《XX问题与世界真相》。这篇大作一看标题就很牛逼: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世界的真相,只有他卢克文知道。这篇大作里面引用率最高的一段话是:

原本跟着苏联的一大票小弟比如东欧地区国家也跟着倒了,要挑选新的老大混世界,包括俄罗斯在内,都一边倒地亲美亲欧,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人家大腿就喊爸爸。这些国家都被西方世界给收拾惨了……

我想原来这就是世界真相,这算什么,我也知道啊。这些西方国家实在太坏了,不仅把抱他们大腿的东欧国家给收拾惨了,还把拒绝抱他们大腿的朝鲜古巴也给收拾惨了。万恶的西方世界收拾东欧国家的方法是跟他们做生意,收拾朝鲜古巴的方法是封锁他们,也就是不跟他们做生意。所以无论你跟不跟西方国家做生意,都难逃被他们收拾惨的下场。这西方国家也太坏了吧!

西方国家要收拾你,也不用光靠跟你做生意或者不跟你做生意。比如,还有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题为《为了让你喜欢娘炮,你知道美国中情局多努力吗?》。这篇文章写道:

这些战犯向美国建议:走民众路线,用娱乐新闻给日本老百姓洗脑,通过舆论宣传削弱日本整个社会的雄性气质,转为柔性气质,以此来减少日本的进攻性、革命性。渐渐让日本民众潜移默化对美国文化心生亲近,减少日本民众对美国的抗拒……

看过这篇文章之后,我恍然大悟:原来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红楼梦》、《西厢记》等等才子佳人小说,都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操纵下写出来的……

还有一段中国社科院教授程恩富先生说他没有说过的话:世界杯被西方操纵。所以国足进不去:

我作为一名专家,看问题肯定比一般人深刻。但我也希望普通人能够多思考考,为什么我们国家进不了世界杯?只有一种解释是合理的,那就是世界杯遭到了西方的操控,就是这么简单。

看了这段话之后我又恍然大悟:原来美国从来没拿过世界杯冠军,一定也是西方国家操纵的结果。这西方国家也真是,急了连自己都打。

还有一个名叫边芹的作者,写过一系列宏篇巨著,这里随便摘两段:

……以己度人的我们怎么能想到瑞典的汉学家、美国的“反叛”诗人、法、意、德、瑞的“国际”电影节、鹿特丹的诗歌大会、伦敦的创作奖、汉堡的书市、东京的国际基金会、纽约、日内瓦、柏林的画展……针对中国都有着坚定不移的共同使命?又哪里想像得到那群对中国作家和艺术家之“国际名声”握有生杀大权(掌握关键闸门而非一般爱好者和译介者)的西方作家学者、文化商人、艺术掮客看去不同国籍却代表着某个统治中枢的共同利益、针对中国目标一致地朝着同一方向努力?

比如“五四”、“新文化”后的“话语框架”催生了一大批反传统、反家庭(《雷雨》、《家、春、秋》)、反社会、反文化(《阿Q正传》、《祥林嫂》)的文学创作。我至今怀疑那个“话语框架”也非自然产生,而有蓄意策划的手将燥动起来的中国社会朝着需要的方向推引,能让既有文坛(新文化之前的文艺)轰然倒地的“话语框架”,不带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外力似不大可能,因为这是以往任何一个征服者即便狂杀乱斩夺去最高权力也没做到的事。常识告诉我们,当一个物体纹丝不动、重心很稳时,外力轻轻一推,是决定不了它的移动方向的;而当它剧烈动起来、重心不稳的时候,外力轻轻一点,就可能决定它的方向,而这看起来很像自发的。

这让我想起前苏联著名作家柯切托夫的小说《你到底要什么》。这本书写的是一个受美国中情局操纵的文化公司派了一小撮人来到苏联,以文化交流为名行和平XX之实。而这一小撮人干的最为大逆不道的事,就是他们竟然在一个苏联人家里跳脱X舞……这个故事足以说明,西方国家为了收拾苏联,真是无恶不作!

这还让我想起七十年代十分流行的儿童读物《新来的小石柱》。书里写的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就是破坏体操设备,让小运动员从单杠上摔下来。不用问,这肯定也是西方国家的阴谋。

我还看过一个资料,里面提到一个反XX案件,案中被告的罪行是在中学生杂志社刊登文章教怎么做汽水的时候,故意写错了配方,妄图让孩子们做不出汽水来……这实在是罪大恶极。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明白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了:西方国家为了“收拾你”,除了做生意(或者不跟你做生意)之外,还又是开办娱乐公司,又是举办世界杯,又是组织电影节、文学奖、书市、画展等等,甚至还要到你家去跳脱X舞,在杂志上刊登错误的汽水配方……实在是太辛苦了!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