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8-01-02

皮尔斯·布朗的《火星崛起》三部曲让人想起柏拉图的《理想国》:柏拉图把理想城邦中的人分为三个等级:统治者(哲人王)是黄金铸造的,护卫者(武士)是白银铸造的,劳动者(农民、工匠、商人等等)则是破铜烂铁制造的。其实柏拉图的设想与印度的种姓制十分相似:第一等级婆罗门是僧侣贵族,负责解释宗教经典、祭神和教育工作;第二等级刹帝利是军事贵族和行政贵族;第三等级吠舍从事商业活动;第四等级首陀罗由佣人和工匠组成。

不过,上述两种种姓制度都远远比不上《火星崛起》三部曲中的种姓制度。皮尔斯·布朗设想了一种横跨整个太阳系,包含数十个“色族”的种姓制度(毕竟太空时代的社会要复杂得多,三四个种姓根本不够用)。每个色族的人都有着相应颜色的皮肤、头发和虹膜,从事不同的职业:金种当然是统治者和军事指挥官,银种从事商业活动(银子就是钱嘛),赤铜种从事行政管理,白种是神职人员和哲学家,灰种和黑曜种是警察和士兵,红种是最低端的工人农民(无产阶级,你懂的),橙种是技师,黄种是医生,绿种和蓝种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码农属于蓝种),紫种是艺术家(媒体人也属于此类),粉种是性奴,棕种是仆人……

本书主人公名叫戴罗,是一名居住在火星地下的红种矿工。红色既象征火星和希腊神话中的战神阿瑞斯(本书大量使用希腊罗马神话中的元素),也象征革命和无产阶级。戴罗为了推翻残暴的种姓制度,带领红种发动了革命。这恰好符合马克思主义者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想象。

当然,如果就是太空版的无产阶级革命,也没多大意思。虽然革命主力是无产阶级,但革命队伍中其实各种色族的人都有,甚至包括“太阳系首富”银种商人贾王,而且革命组织“阿瑞斯之子”的发起人还是最高端的金种。在革命理念方面,主人公戴罗除了“打破枷锁”解放自己族人的愿望之外,并未明确表达过任何政治理念。对于民主和平等的理念,书中也没有什么正面描述,甚至对此颇多嘲讽——当然都是借反面人物之口。即使是在革命成功之后,革命者也没有搞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而只是把自己阵营中的金种推上最高统治者的位置,并且开始实施政治改革。书中最明确地阐述政治理念的内容,是贾王回答自己为什么要参加革命时的几段话:

“的确,我既不反政府,也对法西斯、财阀统治或民主没兴趣。年轻人,不要被学校洗脑了,政府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它还时常制造问题。我奉行资本主义,相信人类可以通过努力和才智获得进步,公平竞争可以促进演化。症结点出在金种社会拒绝前进,征伐成功以来,为了保护天堂般的生活,他们扼杀所有改变的可能,以神话包装自己,在海里放养怪兽当猎物,复制奥林匹斯山或幽暗密林;不过打造出能飞的盔甲,就以为真的成了神明。这些可笑的童话故事冻结了人类历史,阻碍创意、好奇心和社会阶层流动,不容任何改变。

“看看现在的人类。我们活在太空,居住在自己亲手改造的星球上,可是殖民地联合会还是不肯丢掉铜器时代那套恋童癖的习性。无谓的神话,不就是阿提卡农夫在过得不顺遂时发出的无病呻吟吗?

“金种还对黑曜种自称为‘神’——差得远了,真正的神要能够创造,金种充其量只是吸血鬼,是咬着我们喉咙的寄生虫。我不要法西斯主义金字塔,我认为应该开放财富和思想的利伯维尔场。明明可以用机器人挖矿,为什么要叫活人进去受苦?还有,我们为什么局限在这个太阳系?人类有能力继续扩展,条件是金种得垮台、杀掉最高统治者与胡狼。而你就是我期待已久的曙光,安德洛墨德斯先生。”

这样看来,革命最终还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

在手段方面,本书充斥着战争和杀戮,当然不是一本讲述非暴力斗争的书。不过我们也可以从中获得一些启发:首先,恐怖袭击平民和制造社会阶层之间的对立只会有利于统治者;其次,卷入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很可能会被出卖。革命出现转机,是在戴罗发现贾王属于自己阵营,从而掌握了大量的经济、技术和传播力量之后。然后,戴罗还与支持改革的金种,“分裂力量”,甚至自己的宿敌结盟,才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火星崛起》三部曲之中,戴罗经历了两次“死而复生”。第一次是被“绞死”之后从坟墓中重生。此次重生之后,他认识到了世界的真相:人类已经殖民整个太阳系,自己在火星地下的生活是一个谎言。这让人联想到柏拉图的“洞穴寓言”,也让人联想到前南斯拉夫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影片《地下》和菲利普·迪克的小说《倒数第二个真相》。第二次重生,是在他接受“雕刻”,伪装成金种,卷入金种家族之间的斗争,为金种火中取栗,希望把改革派扶上台,却遭到金种的背叛,被关在黑暗中九个月之后,被阿瑞斯之子解救(被关在黑暗中九个月,只能通过导管摄食,让人想起胎儿在母亲子宫中的情景)。此次重生令他抛弃了金种的面具,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主体性(接受“雕刻”伪装成金种,象征着青年进入社会时需要戴上人格面具,但是人的进一步成长却需要摘下人格面具)。这两次重生,让人联想到耶稣的死而复生。在《火星崛起》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晨色之星》中,戴罗被称为“黑暗中的晨星”,这更加让人联想到耶稣,因为在《启示录》二十二章十六节中,耶稣说:“我是明亮的晨星。”戴罗终于变成了推翻暴政,拯救人类的救世主。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